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33章 不声不响
    “不介意的话,我选地方?”谭雨秋很快回了消息过来。

    宁晏正准备回消息时,坐在一侧沙发椅上的吴忧忽然开口:“小宁先生晚上准备去酒吧等地吗?”

    “不如稍等一天?”

    宁晏微怔:“……”

    略作思考便点头同意了下来,删掉了消息框中已经敲出来的文字,重新敲到:

    “不知道可否赏脸,容我请你吃个便饭?”

    谭雨秋回:“好。”

    宁晏迅速发了消息过去:“那我订地方。”

    发完消息后,宁晏看向吴忧,道:“晚上要请一个以前的同事吃饭,吴姨,你帮我选个地方。”

    吴忧稍加思索,道:“就近有酒店内的扒房,以及谭家菜,还不错。”

    “谭家菜是北1京饭店那个?”宁晏刚一听到谭家菜这个名字,就想起了很多的传说。

    见吴忧点头,宁晏道:“那就订这个。”

    接着感慨:“听说是官府菜中最有名的,长于干货发制、精于高汤老火烹饪海八珍,很早的时候听说过,幻想什么时候去吃一次就好,听说很多菜都是要提前好几天预定才能吃到?”

    吴忧做了个手势:“我来安排。”

    宁晏很快发了定位消息给到谭雨秋,附言:“谭家菜不介意吧?”

    “没问题。”谭雨秋很快确认,“晚上六点左右到?”

    宁晏回了个??表情。

    晚上五点四十分,宁晏坐上酒店的礼宾车不慌不忙的赶了过去。

    两地距离约为一公里,走路稍远,自己开车嫌累,但坐车就很舒服。

    刚好掐着点在六点到了饭店C座的门前,谭家菜在C座的7层,还得再搭乘电梯上楼。

    刚下车就听到旁边有个声音:“宁晏。”

    宁晏回头才看到刚停好车从车窗探出来半个头的谭雨秋。

    一年多的时间仿佛没能在谭雨秋的身上留下痕迹,约莫是三十来岁的人了,竟也能驾驭现在的轻熟少女风。

    脸上洋溢着开朗的笑容,用文艺的说法是——总是充满对生活的希望。

    站在台阶上的宁晏侧身看过去,笑着打了个招呼:“谭雨秋,好久不见。”

    与一年多前,宁晏也是完全不同的光景,那时他不满于现状希望换个环境工作,生活在大城市的压力以及过分年轻的样子,显得有些落魄。

    “好久不见,你的变化很大。”谭雨秋下车走上前来。

    说起来曾经共事了半年之久,这才是第一次私下见面,彼时谭雨秋只给宁晏留下了一个感觉——游刃有余、有条不紊。

    现在很明显有多了一层向阳的希望。

    心里赞了声:“这才是厉害的人,总是在不断的变得更优秀。”

    “走吧。”谭雨秋做了个手势。

    一同搭乘电梯上到七楼后,宁晏看了眼古色古香的饭店,跟迎接的服务员小姐说道:“宁先生订的包厢。”

    “您好,这边请。”服务员小姐点头微笑着说道。

    时间尚早,店内没有坐多少人,跟着服务员小姐穿过大堂,走进老式厅堂格局的包厢,室雅花香,古朴典雅,就好像置身于古代帝王人家的豪华饭厅。

    谭家菜经常迎来送往,宁晏跟谭雨秋的过路倒也不起眼。

    服务员小姐礼貌道:“先生,您订好的餐点大约还需要十五分钟才能送上来,请稍等。”

    等服务员走后,谭雨秋笑着吐槽了一句:“看网上的评论说这家国营老字号的服务有些跟不上了,完全没感觉出来啊。”

    宁晏笑笑:“可能是人总有心情不顺的时候。”

    接着感叹道:“没想到在帝都摇人,会碰到你,也没想到你还会记得我这样无关轻重的人。”

    谭雨秋沉吟着开口:“你这么说不对,共事的时候,你的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客户的反馈也很好,除了年轻稍显经验不足以外,没什么可以说道的地方。”

    接着解释了一句:“离职后我就来了帝都,也没想到会碰到你,宁老板这一年多变化很大,怎么样,现在在做什么?”

    “我看你朋友圈最近很活跃,从鹏城到魔都再到了帝都。”

    宁晏挠了挠头:“我现在是无业游民,月初离职了,趁着这时间,到处不务正业。”

    见宁晏不愿意多谈,谭雨秋也没追着不放,顺手转移了话题。

    “对帝都的感觉怎么样?我看你好像来两天了。”

    宁晏苦笑了声:“水土不服,身体上的。”

    “好点了?”谭雨秋问。

    “来得快,去得也快。”宁晏做了个手势。

    在两人说话间,服务员们鱼贯而入,将各式餐点端上了桌。

    “先生、女士,请慢用。”

    服务员小姐做了个礼貌的姿势后,迅速鱼贯而出,并带上了老式的包间门。

    “提前三天预约居然还是吃不上鱼翅!”

    “包厢里面是什么人……这么霸气?”

    “我不管,得给我个说法!”

    “……好吧,这回就算了……”

    “……”

    也把门外隐约的吵闹声给关住了。

    一盅一盅的餐点在揭开盖后,露出了内里的面貌。

    谭家菜最出色的便是燕窝、鱼翅。

    偏就是这两种出色都是需要慢火细作,所以宁晏才提前跟吴忧感叹说要提前几天预订才能吃到。

    好在吴忧帮忙安排,没有漫长的等待和插队,便能如愿以偿!

    “有点夸张了,没想到能吃到传说中的黄焖鱼翅、清汤燕菜跟佛跳墙。”

    谭雨秋很识货,惊讶道。

    对于外面的声音,她当然也听到了,但不会随意置喙。

    这些菜品不是菜单上那些平常可以吃到的迷你系列,光是那道清汤燕菜,就得正儿八经的吊汤熬几日。

    官府菜的讲究,可见一斑。

    宁晏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来,听说在王府井这一块请客人吃饭,首选还是要在谭家菜,在谭家菜首选自然是最招牌的,好在能安排上。”

    “这可不是今天预定就能吃到的餐点,一盅八味的佛跳墙,吊汤数日的燕菜……哪一样都得提前三五天预定才能吃上!”谭雨秋故意瞪大眼睛道。

    “宁老板果然是不显山不露水就给了我一个大意外。”

    宁晏摆摆手:“尝尝看吧,刚才看店里人不多,以为真已经彻底没落了……”

    因为有水土不服的缘故,所有的餐点宁晏都是浅尝即止,哪怕是对他来说最好吃的黄焖鱼翅。

    谭家菜有个讲究,尤其是招牌类的,全是按人头上。

    倒不用客人自己来衡量多寡。

    “不错,确实有老字号的功底。”宁晏点赞道。

    那边的谭雨秋吃得很慢条斯理,也跟着点评道:“百闻不如一见,要不是宁老板你带着来,我可能都难尝到这种美味。”

    菜过五味之后,谭雨秋看向宁晏似笑非笑道:“不想跟我说说你吗?”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