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56章 宁愿自己当个败家子
    “所以,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背后帮忙解决了问题……”

    宁晏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不过说真的,方数的事情太解气了,之前听过一嘴,方数可能接触到的融资应该在2亿人民币左右,某大型项目的总报价应该会超过六千万,试点项目报价二百万,这么算下来,差不多。”

    这对方数来说算是大动干戈,约等于宁晏在方数经历的大动干戈。

    吴忧回答:“是,经过精确核算,几乎等同于方数这家公司让你无偿付出劳动力所带来的‘债务’。”

    “那么徐杰呢?”宁晏又问。

    吴忧道:“徐杰目前工作不太稳定,没能如愿获得想要的工作待遇与条件。”

    这句话就很有意思。

    宁晏‘哦’的一声:“那我大概知道了,难怪会在飞机上碰到徐杰,这样算的话,王泽生的下一份求职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所以说,我还是很辣鸡。”

    这句话吴忧就不好接,便当做没听到的样子。

    “小宁先生对于这十五天里发生的事情还有别的疑惑吗?”吴忧问道。

    宁晏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我对爷爷掌控的财富好奇,包括我爸我妈的一些事情。”

    宁万强插了句话:“你爸你妈的事情,你得自己去问他们,尤其是你爸,就知道开小号!”

    表达了对宁平远同志的不满。

    宁晏:“……”

    吴忧一丝不苟的回答道:“小宁先生,宁总是在1976年开始创业,名字叫做‘强宁’,那时候不算公司,只是有时代特色的公有下属个体,1988年更名为强宁公司,低调的注册成为企业。”

    “千禧年后,强宁公司进行了重大的拆分重组,最终更名为宁事务管理所,总领所有属于宁总的财富、事务,包括监督投资方向、管理持有股份、财务统计、……”

    吴忧说了一大串的名词。

    没等宁晏反应过来,吴忧接着说道。

    “因为资产过于分散的缘故,很难计算出一个准确的价值,简单的说,出于风险考虑,约十五年前开始,宁事务管理所交替持有全球五百强企业其中部分企业的很小一部分股份等……

    名下有数十家全权全资子公司,涵盖不同行业,交叉持股百分百……”

    “具体持股了哪些公司,有一个统计表格,你可以看看……”

    “……”

    宁晏:“……”

    看着庞大的电子表格,好片刻后,宁晏突然脱口而出:“666!”

    打完call后,宁晏的思绪渐渐清晰,突突突的说道。

    “到了这种地步,金钱早就只是一个数字了,就算我败家,我的后代败家,连续三代五代的败家,有家族信托在,福祉百年都不会有问题!”

    “总不能突然之间全球五百强全部倒闭破产。”

    “所以,我想好了,我只想败家,不要跟我说别的了!”

    宁晏还以为宁万强的江山是个国内五百强的水准,可能会有个数百亿资产。

    但现在吴忧告诉宁晏,抱歉,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你的爷爷,宁万强先生比你想象中的可能要牛批一万倍!

    难怪宁万强会说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说什么他爸爸宁平远没能达到预期的高度。

    就宁晏现在知道的,估计换成阿里那位马董,腾讯那位小马哥也没能力撑起来啊!

    这是一个真正的江山。

    说句夸张的话,视线所及之处,皆是我家的。

    吴忧缓缓道:“小宁先生,我还没说完……”

    宁晏:“……”

    这还没完,要上天吗?

    对不起,我的心脏可能不是很好,得去医院做个检查看看。

    吴忧犹豫了下,简单说了两句,直接总结道:“……大概就是这样,综合来说,其实商业版图不算很大。”

    宁晏满脑子都是各种数字,一个头得有平常三个那么大了。

    “现在直接跟你谈安排,你可能满脑子都是要败家,你先去冷静冷静,好好看看周围的一切,再想想曾经是什么让你忽略了身边的东西。”

    见宁晏依旧一脸震惊的样子,宁万强着重强调:“我是你爷爷。”

    宁晏点点头,之后跟在吴忧的身后,走进了很熟悉的老宅。

    “吴姨……”

    一开口,吴忧就知道宁晏想问的是什么:“宁总的意思是,其实真相一直在你的眼皮下,你自己没发现,比如这栋宅子大概花了十个亿。”

    宁晏:“……”

    也不是才村通网,往前数六七年,宁晏就有了手机,还是安卓智能机,3G网来着,打开网页搜JPG可快了!

    “难怪总感觉在这边坐着都舒服,吃饭也更香……”

    宁晏小声自语道。

    “经过设计师们精心搭配的名贵木材,有一定的凝神静气效果,算是一种自然生态……”

    吴忧解释道,“大多数的食材是宁事务管理所旗下的农林业集团自产特销的,院子里的瓜果蔬菜都是优良品种,土壤也是特地搭配的。”

    “……”

    宁晏摸了摸客厅中的沙发,笑了笑:“这木制沙发椅黯淡无光的,怎么也不应该是名贵木材了吧?”

    “紫檀木,年份应该有900年。”吴忧微一思索,回答道。

    宁晏:“……”

    “我可真的是被贫穷限制了见识!”

    随便一摸,可能就是数十万的东西。

    了解了背后的真相,宁晏反而完全想不明白宁万强这么安排的意义。

    放任宁晏普通成长,放任宁晏不去接受高等教育,放任宁晏成为穷叼等等……

    突然又让已经习惯了普通生活二十二年的宁晏接受安排,又说不看重财富,又说不想江山衰落……

    怎么看都是矛盾的。

    宁晏心里觉得,光是他普通生活了二十年所习惯的行为模式就会让一些人产生排斥了吧?

    怎么会做这样的安排?!

    数十分钟后,宁晏再度坐回大门旁,斟酌了数分钟后,缓缓开口。

    “爷爷,从小我在普通农村长大,从未接触哲学、历史、文学、数学等通用知识,没有大局的视野,基本上也穷习惯了。”

    “二十二年中,我很清楚自己没突出的能力,您让我接受安排成为掌控您财富江山的人,我认为,我除了会膨胀一点去当个沙雕网友,不会有令人满意的表现。”

    “刚才我仔细想过,越想越宁愿自己能当个败家子……”

    “……”

    说着,宁晏充满期待的望向宁万强。

    宁万强平静的道:“你拿过难以想象的财富,也没看出来你多膨胀。”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