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77章 大型装逼现场
    看着陈嘉文友善的打完招呼,礼貌伸出来的手,宁晏身体微微后仰摊着手尴尬道。

    “不好意思,长这么大没跟人握过手,不习惯。”

    陈嘉文一愣,微有难堪。

    一旁的李承泽瞧了眼,连忙开口:“陈老板搞这么正式做什么。”

    陈嘉文这才顺着台阶下来:“宁生不好意思,平常搞习惯了。”

    林眠略显诧异的看了眼宁晏。

    心里微微凛然,‘没想到宁晏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实际上还挺高冷的,要不是我之前无意中认识,怕现在也是这么尴尬的场景……’

    李承泽眼皮垂了下去,心中有些默然,即便他叼,但宁家他真的不敢惹。

    陈嘉文倒是不敢生气,只是有点后悔跟难堪。

    心里想着早知道上午就不应该那么随意了。

    一行四人被服务生礼貌的请进了酒店的大型宴会厅。

    宴会厅内有悠扬的钢琴曲轻摇慢晃。

    宁晏望了眼,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来回穿梭,三三两两凑在一块的年轻男女要么西装革履,要么盛装礼服。

    目光一怔,除了林眠、李承泽还有他,竟然没人打扮休闲。

    心中暗道:“反正……在座各位加一块可能都没我爷有钱!不怂!”

    便大步流星随着林眠几人走了进去。

    他们的到来引起了宴会现场的骚动,不少人目光看了过来。

    “林眠这个公子哥儿也有空来?”

    “那不是陈老板吗?”

    “哦豁,没想到季婷小姐这么有面子,居然把李先生给请了来。”

    “一会我们可得好好过去敬杯酒……”

    “咦……那个一身休闲的普通年轻人是谁?”

    “没见过,估计是跟林眠来看热闹的吧,林公子总有各种各样的朋友……”

    “……”

    宁晏不知道他才进场,就有人关注他,大多数是把他当跟班来看了。

    不多时,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走到了宴会厅正中心。

    “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时间赏脸莅临,季婷在此多谢各位。”

    “……”

    简单说了几句后,季婷从服务生手上拿过一杯酒,举起酒杯:“我先敬大家一杯,大家随意。”

    第一杯酒后,大家便开始三三两两的热闹了起来。

    “宁老弟,上午匆匆一见,没想到下午就能一块坐下喝酒,碰一个。”林眠端起酒杯笑呵呵的说道。

    宁晏笑了笑:“都是林老哥给面,这种高端场所,全是富家子弟,我可是荣幸了。”

    碰杯后,宁晏轻抿了口,舌尖微微一触,便咽了下去。

    对于红酒,他一向不是很感兴趣。

    李承泽也顺着话头举杯:“宁先生,走一个,认识就是缘分。”

    “敬缘分。”宁晏道。

    然后主动向着陈嘉文举了举杯:“陈总,抱歉,我有轻微洁癖,不习惯跟人握手。”

    “宁生客气!”陈嘉文这才反应过来。

    连忙笑着碰了碰杯。

    林眠三人这才明白过来,宁晏不是故意给陈嘉文难堪,纯粹是因为有轻微洁癖。

    宁晏也不想握手再偷偷摸摸擦手,这样无疑更令人下不来台。

    以前的工作中也没有需要握手的场合,这种社交礼仪,还是第一次发生在宁晏身上……

    “李先生,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顺着声音望去,季婷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

    李承泽笑了笑:“季小姐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季婷顺手从服务生的托盘上端过一杯酒:“我敬你一杯,感谢李先生赏脸。”

    李承泽就笑:“这就是季小姐的不对了,我们这么多人,光敬我,特立独行了。”

    季婷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不好意思。”

    “林先生、陈先生,这位……”

    “宁晏。”宁晏微笑点头。

    “宁先生……请多包涵,抱歉,我先干为敬,几位随意。”季婷微微一笑,仰头干杯。

    没有多做叨扰,寒暄了两句,做了个手势:“抱歉,失陪一下。”

    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宁晏,默默的记了下来。

    能被李承泽故意用话点出来的人,不会是表面上的这么普通。

    季婷是这个酒会的发起人,方方面面都需要去照顾一二……

    宁晏感觉到了季婷离开前的眼神,略有诧异,轻咳了两声,道:“几位老哥,冒昧的问一下,这位季小姐是什么人?”

    林眠笑道:“宁老弟不对季婷小姐有兴趣?”

    “没有,随便问问,反正都是跟你们一样的富家子第。”宁晏随口回答。

    林眠做了个手势:“要说富家子弟,咱们李先生可有话说。”

    听到林眠的调侃,李承泽撇撇嘴:“别听林老板瞎说,我就是个普通小老百姓。”

    “诶,对,又普通小老百姓李承泽!”林眠哈哈大笑。

    最后还是宁晏笑着开口:“几位老哥,咱们就别打哑谜了。”

    “你眼前这位普通小老百姓李先生,是华南一号的孙子。”林眠接过话头。

    这本来就没打算继续瞒着宁晏。

    李承泽翻了个白眼:“比不过你,天天说自己混吃等死,家里有钱得都快堆不下了,什么时候你家开新盘给我个内部名额,我转手一卖就发了!”

    林眠摊了摊手:“……都是家里的,不像陈老板,在香港这边有自己的事业。。”

    陈嘉文慌忙摆手:“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我顶多就是给人跑个盘……”

    宁晏这一听,哦豁,个顶个都是会装逼的富家子弟。

    林眠家里是鹏城地产大亨,数百亿资产,陈嘉文是香港金融界大佬,上百亿资产,李承泽是真叼,华南一号的孙子,在广东都能呼风唤雨了……

    “宁老弟,你该跟我们说句实话了吧?”林眠好整以暇的看向宁晏。

    宁晏双手一摊:“怎么搞得像是坦白局一样。”

    “你们这一个个都是那么大的富家子弟,我这边可能有点拿不出手,我吧……勉强算个拉网线的退役工程狗。”

    林眠一脸你继续吹,我听着的样子望向宁晏。

    宁晏就有些挠头,只得道:“我爷爷说他有个公司,叫宁事务管理所。”

    “我也不太懂,家里可能有点钱吧。”

    李承泽:“!!!”

    林眠:“???”

    陈嘉文:“……”

    “有一句卧槽我真的忍不住,宁大少爷,你这么装逼真的好吗?”林眠吐槽道。

    李承泽都没忍住,跟着吐槽道:“拉网线的?你可太真实了,你怕是不知道,宁事务管理所可以把在座所有人捆起来打着玩,这些人还会特别乐意!”

    “哈,你们聊什么呢……”

    忽然从背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宁晏最先回头望去……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