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119章 小打小闹,招待不周(求月票)
    回到别墅时不到下午五点,往返一趟香港,入手了第一款动心的手表,花费时间三小时不到。

    下车后,看到别墅庄园里里外外都有不少人在忙碌。

    有些事情宁晏只是需要开口,之后就会有人做好。

    比如晚上的暖房趴。

    “这么快就回来了?”

    颜芷走了过来,坐到宁晏的侧面。

    “以为你会掐着饭点才能回来,还心仪吗?”

    别墅二楼的大露台宁晏相当喜欢,上午就让人弄了沙发、茶几、遮阳伞这些东西。

    回来后,宁晏就坐在这里安心欣赏让他动心的这款表,看着秒针仿佛在星辰上转过每一个内圈的刻度。

    “有吴姨在,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起来。”宁晏头也没抬的回答道,“你觉得我的眼光怎么样?”

    颜芷看了好几眼后,认真道:“挺好。”

    “花了多少钱。”

    “原价合人民币四十七万多,不过吴姨是贵宾,有一定的优惠还是别的什么没注意,成交价刚好四十五万人民币整,海关申报税款是吴姨在办理,不算做消费项。”宁晏回答道。

    颜芷点点头:“我报给精算师,让她根据消费项目进行前期的简单核算分配。”

    “对了,吴姨让你有空的时候告诉她一声。”

    “我一直有空。”宁晏不解道。

    “行,我跟吴姨说,一会记得下来吃饭,我还得准备参加晚上的聚会。”

    接着颜芷噘嘴道,“早知道当你的秘书那么累,我当时是傻了才答应!”

    宁晏就笑:“也没后悔药啊!”

    颜芷:“……”

    小片刻后,吴忧出现在二楼露台上,坐在宁晏对面。

    “小宁先生觉得在AP house的购物算不算是一种基础场合?”吴忧看向宁晏直接问道。

    宁晏愣了下:“我还真没这个意识。”

    仔细想想,购物本就是一种基础场合,而且是一种普遍经历,所以理应归属于基础场合的范畴。

    “你对你的表现如何自我评价?”吴忧的问题接踵而来。

    语气波澜不惊,没有半点压力的样子。

    宁晏却有些沉默:“不算很好,有些急切。”

    “嗯。”吴忧嗯了声。

    “我可能不会在急切中直接表达自己的倾向。”

    “这样容易忽略其它的东西,比如当时顾客服务小姐有拿出一款市面很缺货的黑陶瓷,正常购买加上搭售会需要二百万人民币。”

    宁晏:“……”

    “有属于年轻人的朝气,喜欢就是喜欢,不纠结。”

    “第一次接触到品牌的门槛,没有太急切。”

    “虽然我可能至少会等顾客服务小姐主动提出解决办法。”

    “对这些国际品牌来说,顾客是被服务的一方,尤其是在AP house这种地方,更是体现爱彼公司文化的重点输出,所以顾客服务小姐会比顾客更愿意更主动寻找解决办法。”

    吴忧的表述不复杂。

    换句简单的话,宁晏还有需要改进的余地。

    与其依靠吴忧解决,不如像个真正的大佬一样,等对方上赶着给出令自己满意的解决方案来得‘沉着稳重’。

    基础场合适应的中心思想吴忧一早就说过,不失有内涵的装逼。

    整个阶段要达到的目的也是如此。

    场合适应,把场合放在前面,道理是显而易见的。

    所有的场合都是人跟人构成的,最终无论是什么场合,都可能是主动去适应宁晏。

    这才是本质。

    “能理解到你的意思,不过知易行难,还需要时间。”宁晏沉吟着回答。

    吴忧笑着点头:“不用着急,你有足够的时间,以及足够的资本。”

    这就是宁晏跟别人最大的不同。

    之所以安排了综合学习计划,再又分解成适应学习内容,最终的目的还是那句话,宁晏想要世界适应什么样的方式。

    宁晏点点头表示明白。

    与着装适应完全不同的地方就在,基础场合的适应,几乎是随时随地都在发生的。

    尤其是吴忧选择了言传身教的方式……

    总而言之,第一次对话,吴忧的陈述简单清晰,但完全没在宁晏的预料中。

    “小宁先生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吴忧道。

    宁晏点点头,没再说特地的说一句谢谢。

    吴忧走后,宁晏端着茶杯慢慢喝茶,数分钟后收回望天的目光,下楼用晚餐……

    晚上七点多,别墅庄园门口迎来了几辆各式各样的车。

    晚饭后上了二楼露台上的宁晏丢了个眼神过去。

    有辨识度很高的超跑法拉利跟兰博基尼,也有阿斯顿马丁、帕加尼、迈凯伦、西尔贝和Spyker(世爵)等。

    世爵这个品牌成立时间很早,最早是为荷兰皇家打造马车出身,中间几起几落,最近的一次是14年年底宣布破产,17年年底再次低调复产,在日内瓦车展上低调的展出了新车型。

    除了这些造型各异,个性张扬的超跑以外,还夹杂了几辆商务型的轿车。

    最低调的是一辆奥迪A6L,黑色的。

    这栋别墅庄园有很庞大的地面停车区域,地下也有十数个停车位,容纳这些一股脑赶过来的车自然不在话下。

    车门开关的声音砰砰的响起。

    宁晏也从二楼走了下来。

    最前面的是宁晏最熟悉的林眠跟文溪,还有开奥迪A6L过来的李承泽。

    另有几个上次在林眠组的海天趴上有过一面之缘,但不太熟悉的富家子弟。

    以及一堆陌生的莺莺燕燕。

    宁晏一身商务休闲的打扮,较以往更出众的站在人群前面,迎接着前来暖房的众人。

    “林老哥、李老哥、文溪小姐,感谢捧场。”

    宁晏笑着说道。

    林眠左右看了看:“难怪你不去香蜜湖那边的别墅,你在这居然有小城堡!前两天还听人说起过这栋别墅,讲占着最好的资源,一直空着不住,得是什么样的大佬,没想到是你宁老弟的。”

    宁晏连忙摆摆手:“见笑了。”

    “几天不见,宁老弟大不相同,你们都不知道宁老弟今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看到电话号码那一连串的重复数字,都惊呆了好吗!”

    李承泽还是那样,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由林眠跟文溪分别给宁晏介绍了这些宾客,各自寒暄过后,宁晏笑道。

    “欢迎各位,小打小闹,招待不周。”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