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124章 生活就像那什么
    “你想说会让人产生看法,比如那些故意直接叫我颜秘书,跟我说要干嘛干嘛的人?”

    颜芷看向宁晏,笑着开口说道。

    好好的一句话,宁晏怎么听怎么觉着有点不对味。

    盯着颜芷的大眼睛,缓慢且迟疑着说道:“感觉你好像是在拐着弯儿的骂我!”

    颜芷:“……”

    这是个傻子吧?!

    没搭理宁晏这茬,自顾自回答了自己提出来的问题。

    “本来,我就是秘书,他人要有看法,那是他人的事情,嘴长在他人身上,他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跟我没什么关系对不对?”

    接着分析道。

    “另外,你的确需要一个人来帮你把一些事务挡下。”

    “比如那个你明明不认识,但还不得不寒暄的女孩子,叫何意的。”

    “比如那些话里话外想要来跟你有点私交,探探口风,没资格还想知道你到底是谁的富家子弟们。”

    “这些,理应是秘书的职责。”

    “……”

    沉默片刻后,宁晏才开口道:“这几年大学没白上,做事情越来越条理分明,逻辑清晰了,最重要的是很了解我。”

    “深得有事秘书……的真谛。”

    颜芷说得都是事实。

    随着综合学习计划的深入,宁晏难免自然而然的走上接管宁事务管理所的道路。

    也不可避免的会在这个过程中跟更多形形色色的人产生交集。

    并不是每个会产生交集的事情宁晏都有精力去处理,所以,秘书的职责就凸显了出来。

    而一个很了解宁晏的秘书,毫无疑问会非常重要。

    颜芷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的后悔,当天什么都没跟爷爷谈,被卖了还帮他数钱。”宁晏叹了口气,小声说道。

    颜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早晚你是要接管宁事务管理所的,不管你是想当败家子也好。”

    这可真是个伤心的话题。

    前提条件就摆在了那里。

    宁晏砸吧嘴:“行吧,吴姨现在在哪?”

    颜芷努努嘴:“会议室整理资料。”

    宁晏点点头,做了个手势,起身向着会议室走去。

    对于吴忧的随时指点,宁晏还是很看重的。

    吴忧的做法很符合宁晏的倾向,就也不是说什么话不能说,或者什么事情不能做。

    只是会在事后告诉宁晏,她可能的选择。

    以及陈述。

    不会为了深刻而深刻。

    或者说,不是为了适应而适应。

    或许这才是吴忧选择言传身教的本义……

    “请稍等,还需要几分钟才能整理完。”

    见宁晏过来,吴忧连忙道。

    宁晏表示没关系,坐在会议室的老板椅上,安心等待。

    顺便回想晚上聚会上发生的一切。

    一个又一个名字从脑壳里面闪过……

    几分钟后,吴忧整理完手上的资料,沉吟着开口。

    “小宁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先说一下你参加的2018年方数年会。”

    宁晏做了个手势,示意不介意。

    “虽然方数的员工规模要远超晚上聚会的规模,不过形式类似,你跟大家也介于熟悉与陌生之间。。”

    “虽然是第二次参加方数的年会,不过你的角色依旧是一个不被重视的边缘人物。”

    “按照惯例,你跟上司、老总、同事分别喝了酒,一开始是啤酒,后来用雪碧代替了白酒。”

    宁晏:“……”

    不是,这件小事怎么会被知道的?

    吴忧自顾的继续说了下去。

    “即便是边缘人物,即便大多数是共事一年以上的同事,你仍旧融入不了这样一个场合。”

    “就像在观一场隔岸的热闹。”

    “你会羡慕那些能够轻松融入年会的同事们,比如李遇。”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忧停了下来,看向宁晏。

    宁晏点点头:“确实是这样,所以,我没认为基础场合的适应有浪费的地方。”

    “好,我们说回今天晚上的聚会。”

    吴忧没有点评,直接道。

    “今天你是绝对的主角,有提前量的情况下,你会主动的选择融入这个场合,总的来说,还不错。”

    宁晏认真倾听吴忧的点评。

    “我可能是习惯于让很多事情主动来。”

    “比如,李承泽主动来找我敬酒,不管当时有没有人注意到,本身这件事情,用常规认知来看,就是不失内涵的一种展现。”

    “因为李承泽的身份大家都清楚。”

    宁晏点点头。

    吴忧接着说道:“身为东道主,本身就不能是个完全被动型的展现自己,需要主动展现。”

    “……”

    “……在那个叫做何意的女孩子主动提出想要参观时,我会主动邀请另外的人。”

    “……不至于直接拒绝让人下不来台,也不会由于独处而尴尬。”

    “换句话说,同样的十七次赞美,在人多的时候,就是另一个人心甘情愿的来替你展现自己,不管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

    宁晏深以为然,既然是去装逼,结果当然不能是翻车。

    简短的说完后,吴忧没做总结,而是目光灼灼的看向宁晏,意思很明白。

    宁晏沉吟了片刻,说道:“其实综合学习计划也好,适应学习内容也好,并不是让我学会像个圣人一样绝对冷静,绝对自制,不能有不妥当的行为。”

    “而是让我一步一步了解自己要接管的是什么,适应身份的转变。”

    “就像颜芷说的那样,基础场合适应等于是让我去装逼。”

    “其实这些可能也无关紧要,是我自己给自己加了枷锁……”

    吴忧嗯的一声:“其实所有的综合学习计划就是你想的那样,让你一步步适应与身份相匹配的生活,接管财富。”

    “尽管你知道自己家里特别有钱,但你还是在乎看法,这没什么错,是人都有矛盾的地方,也都会在乎这样那样的眼光。”

    “不过你比较直接,因为我都在一旁看着,一开始给你钱,你想玩但玩不开,然后等你迫不及待的选了着装适应以后,你发现自己原来可以很有气质,立马不那么小意。”

    “意外接触了林眠他们这些富家子弟的圈子后,由此产生了落差。”

    “以至于今天迫不及待的跑去买了新的手表。”

    宁晏:“……”

    最终默默点头:“确实是这样的。”

    最后吴忧说道:“适应社会,社会才会适应你。”

    这是吴忧第二次说这样的话。

    良久,宁晏呼出一口气。

    吹起了轻松的口哨。

    “生活就像那****,既然没办法反抗,那就享受,反正……我是男的!”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