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134章 谁还不是个二百多月大的儿童了?
    #神奇男人我想有钱#

    神奇般的出现在的微博热搜榜第一。

    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热搜数值足有600万+,沸。

    比第二多出数百万。

    宁晏:“……”

    这就很过分了,我现在都成了神奇男人了?

    怎么不说是神奇男侠?

    想是这么想,宁晏还是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口茶,点开了词条。

    看到热门动态时,宁晏忍了忍,才没再次把茶喷出去。

    “神奇的男人,一个坐姿便让我感觉到了优秀是什么,爱了。”

    配图是一张半身照。

    宁晏的。

    下面的评论是清一色的——

    “爱了!”

    宁晏:“!!!”

    颜芷跟吴忧一块走上二楼露台的时候,宁晏正瞪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

    左手拿着茶杯颤抖,右手不动如山。

    像是得了单边帕金森。

    “茶杯烫手吗?”颜芷理智的问道。

    宁晏:“……”

    “不是,你看看微博吧……帮我查查,是谁在搞我心态。”

    颜芷随便看了几眼后:“……宁先生厉害了。”

    “独领风骚。”

    宁晏:“……”

    “冒昧问一下,颜秘书你这种幸灾乐祸的样子跟谁学的?”

    颜芷:“……”

    “也算是变相的给你C位出道的机会。”

    讲了几句后,宁晏最终还是摆摆手放弃了一查到底的操作……

    “小宁先生,不如你先说说,晚上聚会的感觉?”

    吴忧捻起小巧的象牙白茶杯,缓慢的转动在双手之间,看向宁晏说道。

    距离刚才已经过去三十分钟。

    宁晏‘激动’的心回复了平静。

    听到吴忧问起,宁晏微有愕然,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个人角度来说,我觉得算是成功的融入了这场聚会。”

    “也很适应这样的场合,严格来说,它才是距离我原有生活最近的点。”

    一堆富家子弟参与的酒会,跟一堆普通人参与的酒会,从本质上,是有一定的区别。

    在普通人众多的酒会上,哪怕完全不展现自己,也不会尴尬。

    即便有过不去的A6梗,宁晏依旧无动于衷。

    甚至还准备好了在线被打脸。

    只不过中间有个意外插曲。

    两个重量级大佬,薛凯与柳初筱,都认识他。

    自然而然的聚在了宁晏的身边。

    以至于主人短短跟呆霸王成为陪衬,重量级的薛凯跟柳初筱也是如此。

    在这样的状态下,不管有什么事情,宁晏都不会有不适应的感觉出现。

    吴忧道:“你觉得,晚上的酒会与你在香港参与过的那场由季婷促成的富家子弟酒会,有什么区别?”

    宁晏都没发现的是,吴忧开始慢慢的改变了方式。

    就像吴忧一开始说的那样,宁晏适应的,是与身份想匹配的生活,不是揉捏成一个任何人包括宁万强想要看到的模样。

    所以,在现在这样一个对比的时机上,吴忧便改变了方式。

    “表面上看,没什么区别,本质上区别很大。”宁晏想了想,“季婷促成的酒会,目的性较强,大家坐在一块,更多的是会为了利益交朋友。”

    “线下水友见面会,主旨是‘主播’这样一类公共幻想对象,或者更直接一点的说是公共恋爱对象,给对方发放福利,本质上,算是一种粉丝经济。”

    “目的性会弱,大家坐在一块,更多的是为了享受福利,而不是趋于实体利益。”

    “所以,不会着重经济地位。”

    “所以,即便我是开A6去的,我也能成为焦点,而香港的酒会,仅仅只是着装方面,就被部分不待见。”

    宁晏也不是傻子,这两天在家宅着,也不是白费的。

    站在事后的上帝角度来分析事情,并不困难。

    吴忧点点头:“你配合颜芷小姐完成最后一个真实身份的改变,不慌不忙,从容不迫,这一点上,很不错。”

    “我没什么需要多说的地方。”

    “虽然从你自己都能看出来的对比中,依旧存在你把外在放在较重要的一个角度,不过这一点,已经不太重要了。”

    这跟宁晏的生活经历有关系。

    应该说,这跟宁晏曾经的生活环境有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宁晏会在可以自由选择的前提下,第一个选择着装适应,迫不及待的想要改变外在的形象。

    因为在当今社会环境下,确实有很多场合,是纯粹通过外在来主观的将人分类。

    谁穿了名品,谁穿了地摊货,谁戴了贵重物品,谁什么都没有。

    都会被考虑进主观中。

    然后进行区别对待。

    宁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适应了自己想要的外在形象,也慢慢适应了不通过外在着装来看人的这一点非常浅薄的陋习。

    就像……

    穿个汗衫的老农宁万强,如果你真敢把他当老农,用好像是通俗的社会地位区分对待,马上你这个号就没了。

    虽然宁万强不一定会这么做。

    “适应学习中的很多内容,其实是以一种潜移默化的形式,让我主动去理解,并接受我愿意接受的……”

    宁晏笑着道。

    “我一直有的所谓自卑情绪,其实反过来讲,就是另一种的‘高高在上’,等于说是本身就承认这种带着有色的阶级眼光,自己当然也会自然而然的戴有色眼镜看人……”

    “……”

    吴忧放下手上的茶杯,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

    闻言,宁晏连忙喊道:“吴姨,这就完了?”

    “嗯。”

    吴忧点头,“完了,想听我夸两句?”

    宁晏:“……”

    吴姨,你就这么皮的吗?

    宁晏眼珠子一转,忽然开口道:“那,吴姨,你看,明天是六一儿童节了,晚上也有约了,算得上是已经被安排好了,不知道能不能放我去过个六一……”

    “你还是儿童吗?”颜芷撇嘴道,“自己大起一坨,还好意思过儿童节?”

    宁晏看都没看颜芷,直接道:“你别打岔,谁还不是个二百多个月大的儿童了?”

    接着看向吴忧,认真的补充说道:“我可以用一定的自由时间来换的。”

    本来已经起身准备离开的吴忧略作犹豫,复又转身坐下,沉吟着说道。

    “自由时间原则上是不允许被以这样的耍赖形式兑换支取的。”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两个适应学习阶段之间的间隔时间会越来越少,不足以被完全支取使用,宁总是不希望延迟你开始逐步接管宁事务管理所的时间的。”

    “如果打破原则,允许在适应学习时间内的随意支取,又会出现很多的弊端,比如会用作耍赖的用途。”

    “之前没有着重,是因为不太必要,但这是第二次了,所以我认为是时候启用综合学习计划中的预备预案了……”

    ======

    破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