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143章 海上宫殿里的浪
    这集宁晏看过。

    只见颜芷左胳膊支棱着下巴,右手握着钓竿不慌不忙的游弋着这尾鱼。

    调皮的鱼总也远远近近的不松钩。

    “哇,你们两个大男人,啧啧啧……”柳初筱意犹未尽的叫嚣道。

    文溪笑嘻嘻的跟着:“啧啧啧……”

    林眠那小暴脾气,当时就忍不了:“我竿没下水呢……”

    “做那么多准备工作有用吗?钓上鱼才是正儿八经的事。”柳初筱小嘴叭叭的挤兑道。

    林眠:“……你说得好有道理,我都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等着!”

    宁晏望了眼优哉游哉游弋着一尾活泼的鱼的颜芷,问:“你这次还是只钓一条?”

    “嗯。”颜芷嗯的一声,“我钓着玩,放足了鱼饵,鱼不会松钩的。”

    宁晏:“……”

    “羡慕,但我不说。”

    瞅这委屈巴拉的样子,文溪跟柳初筱都笑出了声。

    “宁先生就比较真实,不像某些人,光想要找回场子什么的,一点都不绅士,不优雅……”柳初筱不遗余力的挤兑着林眠。

    文溪跟一旁搭腔:“筱筱说得真好。”

    林眠忽然赞同道:“说得对。”

    柳初筱:“……”

    黄昏下,宁晏跟林眠收拾了钓具,最后成果是林眠更胜一筹。

    宁晏飞快的钓上了两尾,之后缓慢的钓上来几尾,一共数尾,便再怎么也没有鱼儿咬钩了。

    林眠提前做的准备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很迅速的钓上了十数尾之后,便就飞快的分出了胜负。

    打酱油的柳初筱一尾都没钓上来。

    有鱼儿稍一咬钩,柳初筱就急忙提竿,鱼儿便跑了,来回数次之后,打酱油的她便没了兴致。

    傍晚六点多,文溪邀请的客人都通过小游艇到齐。

    因为有足够多的用餐区域,以及为了暂时不打扰大家玩得正热闹的雅兴,晚餐只是让服务人员分别送上。

    尽管游艇上的厨师团队擅长中国各大菜系与西餐中的法餐、意餐以及日料等等,但都不怎么合宁晏的口味。

    宁晏只是浅尝辄止。

    倒是文溪特别准备的一瓶95年的罗曼尼康帝,宁晏品尝到了一点点惊喜。

    这个年份展现出的是罗曼尼·康帝女性化的一面,芬芳优雅的美妙香气,带着玫瑰、皮革和香料的气息,在宽松中自如地发展……

    这款佳酿将强劲和饱满隐藏在细致和所有我们能体会到的美妙感受后面。

    在最顶峰的饮用年限里,有着更加难以想象的回味,尤其是有专业的侍酒师进行保存、醒酒,完美的开启了这瓶酒。

    “康帝的年产量不多,这个年份的约为6000瓶,我爸爸喜欢喝,当年存了数百瓶。”

    见宁晏点赞,文溪笑着解释道。

    “宁先生喜欢的话,我从我爸的酒窖中拿一箱给你。”

    宁晏摆摆手,笑道:“不用不用,我对红酒的爱好度比较低……”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柳初筱给打断了:“宁先生喜欢的是吕萨吕斯滴金。”

    “哦豁?原来如此,那筱筱你特别让人采购一柜不同经典年份的吕萨吕斯窖存,是给宁先生准备的?”文溪眼睛一眨。

    柳初筱:“……”

    “……”

    晚上八点左右,这场在游艇上的party正式开始,文溪邀请的客人不多,加上各自带的同伴也不到四十位。

    文溪换下了紧身裙装,换上淑女裙,走到中层大宴会厅的中心。

    宁晏跟颜芷低调的出现在宴会厅一角,不引人注目。

    看着视线焦点的文溪笑着开口。

    “女士们、先生们,感谢各位百忙之中莅临,文溪谨敬各位一杯。”

    “愿各位度过一个美好的儿童节夜晚,开启崭新的六月。”

    “……”

    “让我们嗨起来。”

    “……”

    说着,文溪举起酒杯,遥敬了大家一杯。

    这次的party什么都有准备,文溪说完后,音乐与人潮一并喧嚣了起来。

    “嗨,宁先生,好久不见。”

    宁晏的身后响起一道女声。

    回头一看,竟是在香港认识的季婷女士,宁晏便笑:“季小姐好,我们几天才见过的,如何有好久。”

    “对宁先生来说是几天前,对我来说,已经过了数个春秋。”季婷笑眯眯的说道。

    宁晏:“……”

    原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也可以被这么优雅的说出来?

    “宁先生,晚好。”

    香港的陈嘉文也走过来主动打了个招呼。

    还有宁晏在香港认识的一两个富家子弟,他都不太熟了。

    不片刻后,文溪脱身走了过来,笑着吐槽道:“宁先生你有点过分呀,到哪都抢我风头,不熟悉你的人都以为今天的party主人是你呢。”

    “哈哈哈……”

    众人便和善的笑了起来。

    也有不认识宁晏的,比如一开始到的十来个人中就有部分不认识宁晏的。

    这时忙向旁人打听。

    却也只能知道宁晏的姓名,更多的信息暂时不知道。

    事实上,拢共也没几个人真的知道宁晏的身份。

    因为……

    包括知道宁晏身份的季婷、林眠、文溪等几人,有时都会觉得,宁晏这样的人,怎么会真的跟他们一块玩。

    所以,更多的人是不敢想象宁晏居然会是宁事务管理所的接班人。

    知道宁事务管理所的,都知道它代表的含义。

    不知道宁事务管理所的……

    只能说他或者他家排面太低,就不只是不会产生交集了。

    “这位宁先生到底是谁?”

    “不知道,我也不认识。”

    “总之别问,问就是惹不起的人。”

    “说得有点道理……”

    “……”

    寒暄了小片刻后,文溪主动邀请道:“宁先生,不如我们移步隔壁的小赌厅,稍微玩玩CRAPS什么的。”

    这条游艇上的赌厅是有在澳门合法注册过的。

    游艇宴会厅的豪奢让宁晏暗自感慨富家子弟们就是会玩,海上宫殿上的浪,着实不一样。

    文溪嘴里的隔壁赌厅,也让从未去过赌场的宁晏眼前一亮。

    有全套的赌博方式,完全是澳门赌场里的缩影,赌场的计算机直接通过卫星链路等联线了全世界。

    想玩什么,都是实时在线的。

    而且……

    有性感荷官,现场发牌。

    “来,请宁先生给我们打个样。”文溪将两颗骰子放到宁晏手上。

    跟着过来的人也有不少,目光都转向了宁晏。

    宁晏做了个手势:“盛情难却……走你……”

    顺手一扔,两颗骰子滑滚了出去,party正式开始……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