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145章 宁!
    连绵的手机铃声响得乱七八糟,盖过了悠扬的音乐。

    闹腾的喧嚣与各人面面相觑的冷寂,像是一出巨幕闹哑戏剧。

    赌厅的性感荷官们很识趣的悄然离开。

    宁晏靠坐在沙发上,两耳不闻。

    率先打破冷寂的是林眠,他的语气有些诧异。

    “……我的手机也响起来了。”

    他明明早跟家里说过的。

    文溪、柳初筱、季婷等人也纷纷从兜里摸出手机。

    这一刻,掏手机的动作有一种怪异的默契感。

    不知道是谁最先接听了电话,一眨眼,在场富家子弟们各自找安静的地方去听电话。

    本来很有些意气风发的钱明忽然沉默了下去。

    脸色逐渐变得僵硬。

    他看到了自己手机屏幕上跳跃的那个电话号码的备注。

    是自己父亲打过来的电话。

    喉咙悄然滚动,心中一抖。

    拼命在心底里安慰自己可能是有别的事情,屏住呼吸,手细微颤抖着接听了电话。

    “爸?”

    电话中传来声音。

    “小明,主动道歉,试试看能不能有回旋的余地。”

    以前说话总是中气十足的父亲,声音中尽显疲惫。

    钱明慌张的问道:“家里发生了什么?!”

    “我跟谁去道歉?!”

    这个瞬间,钱明心中想起的是刚刚自己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说过的话。

    “你之前一直不认识我,是我的错,没让你知道我钱明是谁。”

    “我愿意跟你赌,是给你面子……”

    “……”

    “呵呵……居然连个身份都不愿意跟你说,宁事务管理所的继承人果然是那样的高高在上。”

    钱明父亲的语气很苦涩。

    “怪我,觉得你在国外接受过良好的精英教育,回国后的表现比很多同龄人要优秀,你处理过的一些事务也很到位。”

    “认为你跟文家的文溪走到一块算得上门当户对,甚至是高攀。”

    “我也没想到,你会因为文溪,去触碰到一个绝对不能招惹的人……”

    钱明懵了:“爸,您说的宁事务管理所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听过有这样一个名词。”

    这一刻,他的虚弱,无比可怜。

    钱明的父亲叹了口气,苦笑道:“是一个财富帝国。”

    “连我以前也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根本没有接触的机会。”

    “我真的没想过,我正式接触到这个帝国,竟然是通知我,我所有产业消失了……”

    “两分钟前,我接到了宁事务管理所代言人吴忧女士的电话,她通知我,我全部的产业都没了,我可能比你现在都懵,接下来的事情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事实。”

    “吴忧女士告诉我,说,你有些过分放肆。”

    钱明大惊失色,惶恐的问道:“就一句话?”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们家有那么多的产业,地产、酒店、贸易、……就算是官方出手,也不可能三分钟这么快!”

    “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存在!”

    钱明的父亲落寞道:“是,我也想不到我一手继承发扬光大的钱家,居然连三分钟……不!是一分钟都没有就消失了。”

    “没有对峙,没有所谓陨落,一切都太快,太悄无声息。”

    “儿子,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公平可言。”

    “比如你面对一个普通家庭的漂亮女孩子,你可以强强,然后随便扔几万块了事,比如你路过一窝蚂蚁,你可以一脚踩平……这些都是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而你面对的那位宁先生,不……他在面对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人的时候,都可以随意了事。”

    “不会比你踩死一只蚂蚁更难。”

    “只因为,他姓宁!”

    或许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钱明的父亲醒悟过来,所以哪怕只是在电话里,他也不惜敦敦教诲,言传又身教。

    他希望,一切还能有一点点回旋的余地。

    他希望,钱明还有未来可言。

    只有当真正面对宁事务管理所的时候,他才知道,宁,代表着什么!

    “……”

    钱明失魂落魄的挂断了电话,手机掉地上都没管。

    “我等着你让我当不成富家子弟的那一天!”

    三四分钟以前说过的话,忽然刺耳得令钱明感觉到呼吸不能。

    他想起了今天上午听到的一些传言,讲昨天晚上柳初筱去参加一个什么主播组织的见面会,碰到了那个说是让阿里马董删微博的人。

    语焉不详的没说是谁。

    现在。

    他知道了答案……

    文溪第一个听完电话回来,凑到宁晏身边,苦笑着摊手:“这下可好,连我那说不管事的爷爷都叮嘱我,要好好招待宁先生。”

    宁晏:“……”

    “抱歉,破坏了你组的局。”

    文溪就笑:“没关系,本来你也是为了维护我们之间的友情。”

    说着指了指宁晏手上佩戴的那款5520。

    林眠也走了过来:“宁……先生,你这次生气有点影响力,这条游艇上所有人都会收到来自家里的警告、忠告、教诲。”

    “用不用这么夸张,林老哥?”宁晏翻了个白眼。

    林眠:“……”

    “好吧,我是奉命来交好宁先生的,不过……我混吃等死的林眠,从来不听家里的话……”

    接着林眠眉毛一挑,压低声音道:“宁老弟,咱要不趁这个机会,先把平安金融中心观光层给买下来?”

    “想想,将来……那日子……”

    宁晏:“……”

    这尼玛是个演员吧?

    这种时候,第一时间居然想的是这个?

    刚好这时柳初筱拿着手机走了过来:“宁先生,我是真的没想到你是那个宁!”

    “早知道昨天晚上我就应该好好想办法舔到你。”

    文溪接过话头:“然后好滚上床是吧?”

    柳初筱哼的一声:“啧啧啧……”

    最后一个熟人季婷也走了过来:“宁先生的影响力有点大,上次我见过宁先生后,特地跟家父报备过,没想到这次还是被千叮咛万嘱咐。”

    “让季小姐见笑了。”宁晏笑了下。

    跟宁晏不太熟的人,就只好站在外圈,脸上堆着笑容,说着些场面的奉承话。

    “宁先生,有机会请赏脸喝茶。”

    “宁先生……”

    “宁先生……”

    “……”

    有些年纪比较小的富家千金腼腆的跟宁晏打着招呼。

    羞红姣好的脸上,洋溢着舔狗的气息。

    若是有一天13价格上涨,必有宁晏一份功劳。

    同样,在场的每一条舔狗都不是无辜的。

    宁晏笑着寒暄几句。

    与刚才的冷声冷调似乎判若两人。

    回过神来的钱明穿过人群,脸色苍白像一摊软泥一样走到了宁晏跟前。

    “宁先生,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打扰您的雅兴,是我……”

    “……”

    “求您能高抬贵手,放过我们钱家……”

    每说一句,钱明就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更加困难。

    每一句话都是对自己狂妄自打的冷嘲。

    脸伸过去让人打一巴掌,再缩回来,再伸出去。

    想当个黄盖。

    前后不过数分钟,场面已截然不同,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默不作声,目光不可避免的看向坐在沙发椅上跷着二郎腿,脸色平淡的宁晏。

    视线焦点中的宁晏看着眼前这个似乎下一秒就要瘫成一团软泥的钱明,缓缓开口:“……”

    ======

    破碗,求月票。

    PS:今天努力一下,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