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徒 > 第0323章 钱的问题
    别人畏惧王皇后的名头,尚扬不畏惧。
    别人怕王熙爵,尚扬不怕!
    见到他真的跪下,磕了三个响头把刚才的赌注实现,倒是高看他一眼,只不过脸上仍然无悲无喜,矛盾越积越大,也就证明事情越来越激烈,尚扬有个预感,当下的一切还只是王皇后不知道的阶段,王熙爵应该是私自前来,否者出手的绝对不仅是吴兰一人。
    缓缓转过头,无视地上的王熙爵,对张了小声道:“带着他们熟悉环境,组织人尽快走上工作岗位,不能再有半点差池!”
    张了点点头,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
    “我跪了,也磕了,可又能怎么样,你得到什么?我又失去什么!”
    王熙爵高声吼道,事到如今该丢的脸已经丢尽、该受的指责已经受完,他也就不在乎任何,很光棍的冲地上站起来,裤子上满是灰尘,没有拍打,而是双手插到兜里,气势大盛的盯着。
    “这件事我认栽,确实,有个在化工厂当过领导的姥爷能让事情方便不少,朝中有人好办事嘛,但是你又能维持多久?难道靠爱发电?”
    他说着,盯向赵本忠:“我知道你,姓赵,老赵头,我还以为你们关系如之前一般水深火热,没想到今天居然打成一片,好、很好,能叫来这些人帮你外孙,也是废了很大的力”
    “但是,我想问问这些人能帮一天,能帮十天么?能帮十天,能帮一个月么?他们不需要养家,他们不需要糊口么!旅游景区的财务状况别人不知道,我很清楚,这里的流动资金不超过二百万,而这些员工的工资、加上景区日常的维护费用,每个月在一百五十万左右,他都开不出工资,你带来的这些人恨不恨你?找不找你?”
    “今天你们虽然把难关度过去,但这里就是个地雷阵,稍有不慎就会爆炸,你这把老骨头能不能把你炸的粉身碎骨!”
    话音落下,顿时让景区上空阴云密布。
    王熙爵不甘心输,也看出来自己的意图提前被尚扬知晓,所以今天认栽,但不认命!同时更不相信,没有任何经济支持的情况下,这些人能靠爱发电为尚扬工作,一个雷没捅破,那就捅另一个雷!
    “你给我住嘴!”
    赵本忠官位犹在,指着王熙爵。
    事实上,赵本忠真的不怎么了解景区情况,自从尚扬全款几百万买了大姨赵素梅公司之后,他就在一直关注,当得知尚扬变成周腾云集团的副总,他还一阵阵懊恼,当初是自己看错了亲外孙,想要冰释前嫌又放不下脸面。
    所以今天全力站台。
    尚扬重新站稳,又直面台下。
    王熙爵冷哼一声:“闭嘴?还不让我说话了?你也是当过领导的人,知道什么叫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很明确的告诉你,尚扬就是有一个空架子,一分钱都没有,对了,他确实有个破广告公司,每年能赚个一两百万,可广告公司有钱么?前一段时间要搞电梯传媒,公司都抵押给银行了,能有钱么?拿什么维持景区?”
    李念的心情简直是从天堂跌落到地狱。
    心里有变得紧张。
    当时她提出要做电梯传媒的时候,公司账户还有两千多万,是丁小年给尚扬的,后来尚扬为了公司副总,把这些钱又注入集团,她确定电梯传媒是好项目,所以把所有资金都投入进去,并且抵押公司带了款,目前账户里只有几十万,够维持她那个二十几人公司的资金,这几十万听起来很多,但对于景区而言太少了。
    “不说话了?不开口了?”
    王熙爵见他们终于被自己说的哑口无言,狂妄的笑出来,随后眼睛一眯,厉声道:“我告诉你,这还不是最恐怖的,你们现在面临的出境是,一分资金都没有!吴总,如果我没猜错目前景区的资金是集团的吧?你是不是应该让人把账目归拢一下?”
    之前账目没说的很清楚。
    因为论功行赏,吴兰不差这两百万。
    但现在不同,这笔钱能逼得尚扬陷入绝境。
    吴兰眼里闪过一道光,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天不一次性弄死尚扬,等他起来说不准咬自己一口,迅速道:“对,目前账上的资金属于公司,我立刻打电话让财务过来查看账目,最快速度把资金转回集团!”
    此时此刻,轮不到下面人骂王熙爵和吴兰是小人,但没有人离开,全都兴致勃勃的在看戏。
    唐悠悠最清楚这里每年维护需要多少资金,能让惠东市最大的集团肉疼,让那些股东不惜与周腾云撕破脸皮,数字已经在八位以上,而且不是一开头,当初要不是周腾一味的坚持,这里早就经营不下去。
    看向尚扬,很想帮他,可又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不是几十、几百、现在距离旅游旺季还有两个半月时间,维护景区开支,至少需要三百万!
    这笔钱去哪弄?
    尚扬平静道:“你还不死心,非得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个问题?”
    他本来已经打算安排工作,不再与他计较,当下最紧急任务是,如何安抚游客情绪,让他们迅速遗忘这件事,没想到他又跳出来。
    “怎么,不敢说?担心被你姥爷骗来救场的人听到你没钱,连水电费都交不起,他们现在就罢工不干了?”
    王熙爵咬定他!
    人可以有感情,可以帮忙。
    但是钱没有,从来不会平白无故飞到自己兜里。
    脸上越发自信、越来越生机勃勃。
    尚扬见到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又看了看身边站的一群人,笑道:“朋友们、上帝们,大家已经在外面站了很长时间,虽说天已经不是很冷,但时间长了对身体没有好处,餐厅已经有特色菜出锅,酒店也有厨师就位,需要用餐的顾客可以去就餐…”
    “尚扬!”
    王熙爵没让他说完,开口打断,气势十足道:“你不要转移话题,请你正面回答!”
    看戏是国人自古以来的脾气秉性。
    哪怕现在的事情不关己,没有发言权,也愿意看看热闹。
    只有少数几位离开,剩下的多数人不开口、保持沉默,却还是看戏…
    尚扬皱了皱眉。
    他看出王熙爵已经没有底线,就是一条疯狗。
    而人与狗遇上,给狗让条路不丢人。
    正色道:“财务状况如何,是景区自己的问题,也是一个公司最核心的秘密,没有必要对你说、也没必要对你解释!”
    他说完,准备离开。
    赵本忠瞪一眼,跟在旁边。
    “你给我站住!”
    任何人都小瞧了王熙爵的决心,见尚扬要走,在众目睽睽之下冲上来,他不能让尚扬走,经济是命脉,今天就要顺着这条命脉摁死尚扬,抬手抓住肩膀,吼道:“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
    “唰”
    尚扬猛然回头,有些被激怒:“松开!”
    “松开可以,但你必须得解释清楚!”
    王熙爵眼里满是阴翳,不再看尚扬,转过头煽动道:“朋友们,兄弟们,我提出一个问题大家可以试想一下,你们能来,都是因为财务比较自由,而财务自由,就证明有经济来源,断了你们的经济来源,你们会怎么样?”
    下面交头接耳。
    没人回应,可在他们心里都已经埋下种子。
    断了经济来源的后果很简单,所有人都会慌,会崩溃。
    尚扬几人都停住脚步,怒视着。
    王熙爵继续煽动道:“没了钱,没有人会靠爱发电,我更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旅游景区账上一分钱都没有,那些人还不知道,一旦知道了,一定会罢工,而罢工的最常见一种方式,就是聚众讨要工钱,你们可以想想,一旦他们闹起来,后果会怎么样!会不会有极端分子伤到你们!”
    声嘶力竭,情感真挚。
    不得不承认,他把矛头掌握的很好,瞬间转移到这些顾客身上。
    “朋友们,打砸抢烧虽然犯法,但这世界上没发生过么?没有么?他拖欠工资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几百人!这些人闹起来,谁敢保证一点意外不出!”
    吴兰顺势喊道:“一定会出意外!我要代表这些辛辛苦苦打工的工人,让尚总提前给出保障!也给广大游客们一个保障,不能因为你的经营不善,给大家带来风险!”
    “哗啦啦”
    下面议论声变得越来越大,很显然,一些人已经开始思考风险。
    “尚扬…”
    “尚扬…”
    李念和唐悠悠同时担忧道。
    尚扬深吸一口气,下面满是人,要控制脾气,平和开口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钱?给不了他们保障?”
    “你有钱?”
    王熙爵蔑视的转过头。
    “有钱拿出来,用嘴说谁都会!”
    吴兰被逼得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尚扬盯着他们两人:“王总、吴总,你们恶意来扰乱景区秩序,煽动群众情绪,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但我大度,不计较,也希望合理解决让顾客们安心,刚才让你磕三个头不长记性,那好…”
    他声音陡然提高几度:“如果我拿出钱,你们要付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