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时空长河的旅者 > 第十七章 女术士互助会3
    “她好漂亮。”坐在旁边的梅丽莎喃喃道。

    范特辛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似乎是对这位伊妮德女士颇为忌惮的样子。

    苏子鱼的视线也落在了这位伊妮德阁下的身上,不得不说她的五官真的是非常精致,他还没见过几个五官如此精致的女人。这位女士看着有点娇小玲珑的感觉,可是身材却纤细修长,一头暗金色的顺滑长发垂落,细长的柳眉,小巧的琼鼻,嘴唇略薄,目光平静但却凌厉,眉心有一点红痣,胸前佩戴着一枚枫叶形状的坠饰,右手佩戴着三枚戒指,红黄绿三色,左手佩戴着两枚戒指,绿紫两种颜色。

    当她的身影出现后,便莫名的给人一种淡淡的压力。

    这位伊妮德阁下的视线在人群中一扫,很快便落在了苏子鱼的身上。

    她微微俯身示意,态度相当的谦和。

    随后她优雅地来到了宴席的首座,举起酒杯对着苏子鱼和范特辛道:“感谢两位阁下出手相助!”

    苏子鱼和范特辛站了起来举杯回礼。

    这段时间他了解了不少这位伊妮德阁下的事迹,据说她是南海岸地区最厉害的女术士之一,可以召唤出来一场可怕的风暴,并且是女术士互助会里面唯一一个精通传送法术的施法者。她此前离开就是为了追踪一些据说可以穿梭时空的人,女术士互助会认为就是他们带来了可怕的瘟疫。

    在这位伊妮德女士出现后,其他的女术士们顿时就老实了许多。

    苏子鱼大致看出来了这个女术士互助会里面有三个派系,其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肯定就是这位伊妮德女士。爱丽丝和黛西都是她的追随者,这两位女术士仔细观察可以看出来容貌跟其他人有一点细微的差别,似乎是拥有一小部分的精灵血脉。

    第二个就是以朱蒂为首的女术士小团体,她们应该是贵族出身,财力雄厚,非常富有。

    可能女术士互助会大部分的活动资金都是由她们所提供的。

    最后一个就是那位过来感谢苏子鱼的埃伦娜,在她的身边也聚集着数位女术士,应该都是一些平民出身的人。至于别的女术士,看着都稍微有点稚嫩,好似在这里并没有什么话语权,应该只是一些刚刚觉醒不久的学徒。

    “姐妹们。”

    在宴会进行到一半时,伊妮德女士站了起来道:“你们应该都知道我此前离开是为了什么。”

    “但是很可惜,我要告诉你们,我失败了。”

    “我并没有找到那些散布瘟疫的人,他们就好像是一群凭空出现的幽灵,根本无法追踪他们的踪迹。”

    “而且。”

    “那些世俗的贵族和教会的势力根本就不会听从我们的辩解,他们不会放弃对我们的迫害。我们已经有太多的姐妹丧生在他们的手中。”

    伊妮德的话让女术士们都不由沉默了下来,许多人的表情都有一丝惶恐不安。

    她们此前寄希望于找到那些散布瘟疫的源头,借此洗刷女巫身上的指控,但是此举在苏子鱼看来是有点幼稚的,哪怕是找到了那些散布瘟疫的人,世俗贵族和教会势力又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冤枉了这些女巫,那岂不是代表着过去被残害的数万女性都是无辜的?

    这对于他们的威信是非常可怕的打击!

    “我们别无选择。”伊妮德视线略过旁边的范特辛和苏子鱼,缓缓道:“我们只有离开这里,去寻找一片可以让我们自由生存的土地。”

    “我知道有些人还不愿意离开。”

    伊妮德的视线落在了以朱蒂为首的三位女术士身上,表情严肃道:“但是还留在这里会非常非常的危险!”

    “教会已经蛊惑了那些民众。”

    “一旦你们的身份暴露,面对的将会是永无止境的追捕。”

    似乎是以朱蒂为首的女术士们并不太愿意离开。

    她们在这里拥有着惊人的财富,而这些财富可能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土地,这些人并不太愿意放弃这一切前往不可知的未知远方。

    “南方的局势越来越紧张了。”

    伊妮德的表情有一丝悲伤,她缓缓道:“我今天刚刚得到消息,秘法会的伊登-科尔曼被女巫猎人给抓住,饱受折磨后被烧死在了科伦的广场上。”

    “我们会在五天后出发前往北大陆的自由之都。”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离开,你们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女术士们都拥有着非凡的美貌,她们如果落在教会的女巫猎人手中可能还会好一点,毕竟里面大部分都是狂信徒,他们只会直接处死这些女巫。最可怕的是落在那些世俗力量组织的女巫猎人手中,这些年许多的恶徒、强盗、溃兵都偷偷地加入了女巫猎人赚取赏金,落入他们手中的女巫往往会在饱受折磨和欺凌后才被处死,但是受害的绝大部分都是一些无辜的美丽女性。

    就连范特辛这种不插手世俗的猎魔人都非常痛恨女巫猎人,可想而知他们这些年的行为有多么令人发指。

    伊妮德女士在说完这些话后起身离开,在离开她在爱丽丝的耳旁低语了几句,随后望向了对面的苏子鱼微微点头示意。

    “伊妮德阁下想要单独跟你谈谈。”爱丽丝来到了苏子鱼的身边轻声道。

    苏子鱼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范特辛,在对方示意没什么问题后起身离开。

    在离开前,他注意到对面的朱蒂女术士一直在盯着他看,对方举起酒杯遥遥致敬,表情似乎是有些讨好。

    爱丽丝领着苏子鱼来到了一个房间外。

    当他推开门走进去时,便看到了神色颇为疲倦与慵懒,正在侧躺在柔软长椅上的伊妮德女士。

    “感谢你这次伸出援手。”伊妮德女士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苏子鱼,目光有些好奇道:“我以为猫学派的猎魔人都在当年的动乱中覆灭了,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传人出现。”

    苏子鱼摇摇头坐了下来,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道:“我不是猫学派。”

    “我只是一个漫无目的的旅人,偶尔接点任务赚取钱财。”

    这个世界的猎魔人普遍都缺钱,因为熬制魔药的花费有时候可能比任务的赏金还高,苏子鱼知道应该怎么维持目前的角色。

    “好吧。”伊妮德女士似乎也不想深究这个问题,迎着苏子鱼的视线问道:“那么我想委托你护送我们前往自由之都。”

    “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当然。”

    说到这眼前的伊妮德女士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我们给出的报酬也是非常丰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