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网游竞技 > 誓约协奏曲 > 第六十八章 奴隶的交易
    奴隶是什么?

    在这个年代的人们眼里,奴隶是会说话的工具,是能够任意生杀予夺的私有财产,当你打上奴隶标签的时候,意味着你将不再是一个人,所谓的人权完全是一个笑话。

    即便林恩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可在根深蒂固的现代思想观念影响下,对于地窖里关押在铁笼中形同牲畜的女奴们他的内心只有深深的悲哀与愤怒。

    他不是道德高尚的圣人,虽然他拥有拯救这些女奴的力量,但他更加清楚,他拯救不了她们所有人,现在的他同样没有能力承受拯救她们的后果。

    人都是自私的,如今林恩都自身难保,纵然他能拯救得了她们一时,却无法一直庇护她们,一旦自己发生意外,她们迟早都会重新沦为奴隶。何况,这个世上还有更多比她们凄惨的奴隶,除非他能推翻这个世界的奴隶制度,否则永远都杜绝不了奴隶的存在。

    他的同情与怜悯是廉价的,或许,他悲哀愤怒的并非女奴们的遭遇,而是在残酷现实面前自身的无能与弱小。

    当林恩语气粗暴地表示愿意买下笼中的女奴后,维利恩似乎毫不在意他的态度,直接指使身边的手下帮忙“取货”,随即,两个身形精悍的男人打开铁笼,不顾笼内女奴们的哭喊挣扎强行生拉硬拽出来。

    这一下完全点燃了地窖内铁笼中女奴们的情绪,霎时间她们疯狂地扑到了笼前,朝着林恩一行人发出声嘶力竭地嚎叫咒骂。

    维利恩明显对女奴们的反抗流露出了怒意,不等他发号施令,几个手下便拿起结实的木棍朝着铁笼内疯狂的女奴们拼命敲打起来。

    “很抱歉发生了点意外打扰了你的兴致,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你上去稍等我们片刻,我们恐怕需要花费点时间处理一下。”

    维利恩见女奴们的失控场面依然没有得到有效的遏制,顿时有些咬牙切齿地朝林恩说道。

    “好!别忘了把她们收拾干净!”

    林恩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转身便向着楼梯走去。

    他不敢再待下去,因为他深怕自己控制不住压抑的愤怒情绪,藏在斗篷里的双手都开始微微颤抖,忍不住想要拔剑斩杀了维利恩他们。

    从暗门回到仓库,林恩直接走出了仓库门外,他抬头望向夜空深吸了口气,良久才平复了心中的躁动。

    “呵呵,我果然不该对这个令人作呕的世界抱有任何期望……”

    他下意识握住着腰间的短剑剑柄,嘴里自顾自地喃喃说道。

    “……我只是个苟且偷生的小人物罢了,我改变不了什么,我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如今光是活着我便已经用尽了所有力气,哪里还有多余的闲心去顾及到别人,林恩啊林恩,别天真了,好好正视现实吧……”

    不知过了多久,维利恩带着一众手下寻到仓库门外的林恩,同时命人将三个披裹着粗劣麻布,双手都用绳子捆绑的小女奴推到他的面前。

    “兄弟,你要的女奴我们帮你处理好了。”

    维利恩的脸上衣服都沾染了新鲜的血迹,一看便知道他在地窖里凶残镇压了女奴们的动乱。

    “价格呢?”

    林恩转过身子,先是看了眼面前浑身颤抖低头抽泣的女奴们,然后才将目光转移到皮笑肉不笑的维利恩。

    “60枚安芬金币。”维利恩似乎怕林恩在价格上有所误会,顺便解释了一句。“按照安芬奴隶市场的价格,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奴普遍价格在30枚安芬金币左右,换成伊修塔尔金币的话也要25枚,鉴于之前我们对兄弟你的冒犯,60枚安芬金币相当于我白赠送了你一个女奴作为补偿。”

    维利恩的确没有说谎,在安芬的奴隶市场里,女奴的价格普遍要比男奴高上三五倍左右,如果是健康漂亮的成年女奴,价格甚至能突破上百金币,问题在于维利恩这批女奴属于没有申报登记的黑货,根本不能用市场价来换算。

    当初铁钩威胁商船货主收购这批女奴的时候,说不定是按照男奴价格强买的,别看维利恩说得好听,实际上60枚安芬金币卖给林恩的话,他依然能够大赚一笔。

    “30枚。”

    自从与伊诺克合作以来,林恩确实无需再为金钱烦恼,但他不代表他愿意当一个冤大头。

    所以他朝维利恩伸出了三根手指,平淡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容讨价还价的强硬。

    “兄弟……这价格我可不好向铁钩交代啊!”

    维利恩瞬间紧皱眉头,一脸纠结地看向林恩道。

    “事实上30枚安芬金币已经是我最大的退步,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铁钩是用什么价格收购这批女奴的。”林恩收回手指,神色平静道。

    “好!成交!”维利恩犹疑半晌,最终咬牙道。

    林恩二话不说,掏出身上携带的钱袋清点出30枚安芬金币,随即交给了维利恩的人,等维利恩的人检查完到手的金币确认没有问题后,维利恩脸上又重新浮现了笑容。

    “她们是你的了,如果兄弟没有其他事情,我们便走了。”

    他指了指面前依偎在一起低泣的女奴们道。

    “你们走吧,她们我自会处理。”

    林恩沉声道。

    “兄弟们,回去吧。”

    维利恩笑了笑,朝着周围手下招呼了一声,不一会儿便全部都回到了仓库里。

    “你们和我走吧,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林恩看着面前不敢动弹的女奴们,脸上露出自认为温柔的笑容打算上前安抚她们,结果她们一见到林恩靠近,立刻吓得连连抱缩退后。

    “跟我来,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林恩深吸口气,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对待方式有问题,立刻冷下脸厉声道。

    “如果你们想冻死在这里的话尽可继续留在这里,又或者说,难道你们还想被抓回去吗?”

    说完,林恩转身便朝着缆绳酒馆的方向缓缓走去。

    身后,几个年幼的女奴互看一眼,其中年纪最大的女奴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仓库,稚嫩的脸容顿时狠下心来,伸手扯了扯同伴便朝林恩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