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蜀中龙庭传 > 第十三章 一盘棋(上)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古时名诗实在不假,陈石墨来白鹿书院读书求学已有两年之久。

    且不说陈世墨想把庐山逛一遍,谁知连白鹿书院门都没出就让那个古板腹黑的白发老头扯了回来,嘴里一句有的没的,说啥庐山外面都是神仙福地,冒昧过去冲撞了神仙,他都救不了。

    陈世墨觉得就是姓刘的老头想把他圈在白鹿书院里来找的奇奇怪怪的理由。

    白鹿书院里夫子,学生一只手数的过来。除去刘业空有书院院头衔,整天除了倒骑一头白鹿瞎闲逛,就没个正经活计了。书院的夫子,只有那位苦守书院,勉强收了几名学生的寒士陈平。

    刘业对这位叶宣吩咐他领教的小子,并非两手一撒,什么都不管。平时让陈世墨遇到问题都去问陈平,说是书上的知识还不足够让他讲解。

    彩云阁中,伏案歇息的陈世墨想到那老头就来气,不过老头有一点没骗人,彩云阁中的藏书数不胜数是真的。陈世墨看书不算快,记忆力尚可,可这两年读的书,加起来也不过百本。

    随意用了一条青巾绑住长发,出落的愈发俊朗的少年双手撑住脸,环顾四周密密麻麻的书籍,愁眉苦脸,手掌握住毛笔,在纸上点点,自语道:“师傅说要把这些书都读完才能出白鹿书院”

    少年叹息一声,“何时才是一个头呀?”,估摸小曲儿有这么高了吧,陈世墨在胸前比划,“嘶…,或许这么高?”他又将手往上移了移,这才满意。

    陈世墨转念想到大师兄徐扶苏,自顾自笑道:“大师兄呀,读了这么多书,能不能在北梁捞个大官玩玩?”

    说完,少年收回心思,捧起桌案上的书籍,全神贯注地倾心阅读注解这本由春秋南楚国棋诏所著的《南楚史》,自春秋初年至结束,南楚兴盛再灭亡。

    事事描绘巨细,行文通篇角度让陈世墨都不得不惊叹。也难怪那名棋诏著完《南楚史》后,愣是让南楚国的亡国大臣们不惜重金暗杀,唾弃无数。

    只是这棋诏文治武功都是天下顶尖,没见到这些亡国遗老把他怎么怎么样,数次袭杀皆是逃脱。

    不过自打骊阳现帝赵衡登位,他倒在江湖销声匿迹许久,或许已和随着南楚国淹没在那春秋的风沙中……

    “吱”,彩云阁的大门由人在外推开,坐在彩云阁居中书案前的陈世墨抬起眼帘,瞧向来人,正是书院最让陈世墨觉得深不可测又平易近人的夫子陈平。

    陈平走近,坐在陈世墨身边,瞅了眼案上的书籍,疑惑道:“怎么会突然想读这本书了?”

    “嘿,以史为鉴,能明人智。”陈世墨起身朝陈平作揖笑言。

    忽然记起一事的陈世墨偏头看向身披一袭红衫长袍的陈平,他挑眉一笑,开口道:“陈夫子,听刘老头说你也是南楚人,你看过这本书吗?”

    五官端正,面生胡须的陈平撩起袖子,罕见地摸了摸嘴边的胡须,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回答:“在南楚,没有人没读过这本书,哪怕是三岁稚童,都能说个一二。”

    “书中将南楚国春秋时期和各国征战,战法,谋划,治国,经略,句句俱细,句句白话。”

    陈平感慨一声:“这才有了南楚无人不识,众人皆知的评价。哪怕是放到至今,就连骊阳丞相李陆都对此文赞叹有加。”

    陈世墨附和地点头:“这个棋诏,了不得。”

    此言一出,陈平脸上的笑意更甚,接连是笑了几声。

    陈世墨罕见陈平微笑,方长片刻才觉得书院夫子陈平也的个有趣之人,就多问了一句:“夫子以后什么打算?”

    “致仕?”,陈世墨随口说了一句。

    陈平摇摇头,沉默一会,才缓缓道:“一些执念罢了,没有什么好说的。”说完,他起身离开彩云阁,“就不打扰你读书了。”身影落寞。

    桌案前的年轻少年善解人意,没有多说什么,将目光从夫子陈平上收回重新回到书上。

    烛光中,书生读书。

    ……

    --------------

    永嘉六年,北梁边境与北厥摩擦不断,小型战役不停,大战却没有踪迹。北梁骑军军阵大营,更是没有丝毫移动进退半里。

    北厥平阳州则不太平,光是昭阳城中暴命而死的北厥士卒,就达两百余名,皆是一技必杀。

    领着士卒大肆搜捕北厥境地骊阳人的百夫长死相尤为骇人,身首异处不说,全身经脉尽断,通体渗血。

    而北厥朝廷却对凶手何人并不上心,没有境内贴示不说,就连对昭阳城中发生的血案亦是闭口不谈,一番大事化了的态度。

    可暗中的门门道道,又岂是离朝堂八千里远的江湖市井能摸的明白?

    北厥自从一统以来,便学着中原的骊阳将领土按州命名,共分有十州领土,足足比骊阳还多有一州。北厥以位于十州正中的扶龙州为首,而让骊阳那位九龙至尊如哽在咽的北厥朝堂便位于此。

    扶龙州内,一处广袤的草原,一名身着青衫,头插竹簪的年轻书生伏在地上用笔记录着什么,定睛一看,草地上放着一张画有河流沟壑的宣纸。

    远处的小坡上放有书箱,书箱侧站有一位梳了羊角辫的少年,兴致勃勃地眺望离他百米的羊群。

    羊群声声咩叫,天高地阔,令这位穿着羊绒薄衣,穿草鞋的少年心情愉悦,已然没了数月前害怕遭到抓捕的恐慌感。

    即便如此,那番血腥景象和师傅叶宣的话语仍是在他脑海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他到底是谁?”,不经意回忆起青衫读书人的那声声:“太子”,实在吓的少年不轻。可赵晓不敢去问,对于一切未知,他都有莫名的恐惧。

    “算了算了,想什么奇奇怪怪的呢”,赵晓猛地摇头,当太子有什么好玩的,能在马上驰骋疆场,能去一趟江湖游历才是最有意思的!

    少年抛去那些烦人心事,小步跑下小坡,又嫌的慢,干脆直接滑下去。朝那位伏在地上不知在画什么的青衫读书人跑去。

    待到到了叶宣身边,赵晓小心翼翼地打量一处方向,跟着伏下身子,压低声线和叶宣说道:“师傅,师傅。”

    “嗯?”叶宣的画笔一顿,偏头看向他。

    赵晓小手指了指某处高坡,忧心忡忡道:“师傅,那边有个骑马的人盯我们好久了。不会是来抓我们的吧。”

    “哦。”叶宣放下画笔,竟然在收拾宣纸纸张,一边笑的回复,一边看向那人:“一个朋友罢了,不是来抓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