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太平客栈 > 第九十四章 血刀血剑
    话音落下,已经变成白骨的百蛮王竟是仍旧不死,白骨上肉眼可见不断再生的血肉经络,那些残留的“太阴剑气”也如潮水一般迅速退去。
    李玄都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因为眼前这一幕已经超出了“百兽真经”的范畴,反而让他想到了无道宗的无上绝学“六合八荒不死身”。正所谓“旁日月,挟宇宙”。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以喻无穷。六合指天地四方,即上、下、左、右、前、后, 八荒指天地八个方向,即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北、西南。此法以六合八荒为名,寓意只要气机无穷不绝,则肉身不死。
    如今看来,百蛮王不仅学了这门大成之法,而且最起码是小成境界。
    李玄都毕竟只是归真境,用出“碧海潮月明”之后已是强弩之末,再无余力去消磨百蛮王的气机,而百蛮王却不一样,踏足天人境,沟通天人之桥,可以不断汲取天地元气化为己用,李玄都必不能胜。
    就在此时,天际尽头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红霞,如血一般,然后就见一道血光从天际尽头的出现,初时才是一抹流光,随后风驰电掣如长虹贯日,离得近了,却是一片血潮,好像是传说中的巨鸟伸展双翼,遮天蔽日,让每个人都被映照上了一层血光。
    百蛮王立时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清楚知道以自己目前状态断难硬抗,顾不得李玄都,转身一拳,直接就是无道宗的拳法绝学“大威德拳”。
    百蛮王不是纯粹武夫,但是不用兵刃,精研拳掌功夫,此拳打出,丝毫不逊于宋辅臣。
    强烈的拳劲震荡之下,原本来势汹汹的血潮立呈涣散之势,一气百里的迅猛来势更为之一顿,气势一落千丈,但是下一刻,从溃散的血潮中又生生翻起一个巨大浪头,使得血光再次布满整片天空,也让所有的事物都染上了一层血红。
    李玄都却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看这来势,是宁忆无疑了,也只有宁忆才有如此境界修为。
    可是如果有旁人看到这一幕,在不知“血刀”宁忆身份的前提下,哪怕是天人逍遥境的大宗师高手,也会为如此大肆挥霍气机而惋惜,大宗师交手对敌,不是以强凌弱,更不是肆意屠杀,要讲究蓄势内敛,含而不发,起势出手则力求一击建功,如宁忆这般交手之前就如此挥霍气机,委实太托大了。只有身临其境的百蛮王,才能看出来人不是故意示威之举,而是全力出手,已经无暇顾及气机外泄!
    在桃源县的时候,宁忆曾对萧时雨出刀,不过点到即止,与此时全力出手又是不同。
    正要彻底斩杀宋辅臣的七杀王立时察觉到此人是冲着百蛮王而来,百蛮王可不是什么能够随意舍弃的棋子之流,无论是放在哪个宗门,百蛮王这等境界的高手都是不容有失的,于是七杀王不得不暂时先舍弃宋辅臣,转而一剑迎上那滔天而来的刀势。
    这一刻,七杀王唯有出剑而已。虽然对手是高居太玄榜第十人的宁忆,但七杀王也不是什么无名小卒,纵使有所不如,也不会相差太多。
    宁忆的刀势如滚滚大潮,一浪接着一浪,绵绵不绝,而七杀王的剑势则是一往无前,呈现出一线之势。两者轰然相撞,滚滚气机炸裂开来,巨大的气机涟漪将天空中的云层撕裂,由忘尘先生造就的滚滚龙卷直接烟消云散,地面上更是开裂出一道宽三丈、深半丈的巨大沟壑。
    无数的刀气与剑气随着炸裂的余波四散而去,所过之处,沟壑纵横,支离破碎。
    如此惊天动地的旷世一击之后,在场的几名高手一瞬间的反应各有不同。
    忘尘先生夫妇二人见天人境大宗师一个接着一个登场,无一不是江湖中真正的大人物,心知此事已经闹大,涉及到正邪之争,不是他们这些江湖散人可以贸然参与其中的,于是二人力运劲护住周身,借着爆开的气劲狂澜化作一阵风沙,就此遁去。至于那笔丰厚赏钱,钱财虽好,可也得有命去花才行。
    脱开身来的颜飞卿和苏云媗来到宋辅臣身边,由颜飞卿祭出“不动金钟”抵御逸散余波,以免伤及宋辅臣性命。
    李玄都和百蛮王则是各自退出战场,虽然两人是仅次于七杀王和宁忆的高手,但是先前两人一番激斗,都已是强弩之末,此时就算想要援手,也是有心无力,只能暂且退让,以求自保。
    至于白凌云,他在血虹出现之时,就已经遁走,没有丝毫犹豫,而且临走前还不忘带上谷逸的尸身,对于他来说,就算这次刺杀失败,拿不到万笃门的赏钱,又折损了一件中品宝物“百步飞剑”,可是有了谷逸留下的那份家当,也算是一笔横财,最起码可以保证不亏。
    狂乱的余波整整持续了小半柱香的时间才缓缓停歇,方圆百丈之内的地面上都是一条条深达数尺的刀剑痕迹,就像是满是黄土的乌金原地貌,越是靠近交手的中心,这些刀剑痕迹就愈发密集深刻,可到了两人立足所在时,却是没有任何刀削斧刻的痕迹,反而是呈现出一个碗状的向下凹陷,表面极为平滑,如同瓷器一般,皆是被剑气和刀气削切所致。
    此时两人显出身形,分别站在碗状凹陷的两侧边缘,都是好姿容。一人身着玉白长袍,手持长刀“清寒”,如俊逸儒生手握一弯清月。另一人身着黑红长袍,手持长剑“血饮”,似公子提剑血犹腥。
    方才的交手,算是平分秋色。毕竟宁忆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生生跨越三百里的距离,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了九成九的天人境大宗师,宁忆需要耗费的精气神,不可以道里计。 哪怕宁忆是太玄榜第十人,天人无量境,可是这次以一气一刀之势跨越三百里,是个人都知道宁忆的艰辛。所以此时宁忆再对上七杀王,哪怕是全力出手,也如劳师远征的疲敝之兵,难以尽功。
    不过话又说回来,七杀王挡得并不轻松,此时握剑的右手仍旧在微微颤抖,甚至藏在宽大袍袖下的整条手臂也在以一种细微的幅度轻轻颤动,就像痉挛抽筋。只是七杀王的面上丝毫不显,他也不以为意,他杀人从来都是暗中偷袭,这次为了救人,被逼得不得不正面抗衡,赢了也好,输了也罢,都无甚所谓。唯一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这次刺杀竟是如此棘手,包括适逢其会的牝女宗冷夫人在内,地师这边已经足足出动了将近两手之数的天人境大宗师,仍是不能克敌制胜,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来宋辅臣这边,而是去冷夫人那边,一点点蚕食,最后再决胜一击,这次的安排实在太过贪心,想要一口吞下,变成了现在如鲠在喉的境地,进退为难。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把重心放在冷夫人那边,若是出现什么变故,一时半会儿取之不下,被反应过来的李玄都、宁忆等人从后面合围过来,立时就要损失惨重,同样有极大的危险。
    七杀王身为地位最高之人,立时有了决断:“退。”
    此时百蛮王使用“六合八荒不死身”之后,已经散去“白虎凶煞法身”,神智渐复,听到七杀王此言,毫不犹豫地向后退去。
    宁忆淡然道:“走得了吗?”
    话音未落,宁忆已是出刀。
    不过七杀王也不会坐视宁忆斩杀百蛮王,再度出剑,挡下宁忆的一刀,又是大喝一声:“走!”
    百蛮王再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一掠而去。
    宁忆的脸上涌起一抹血红,怒喝一声,瞬间连出九刀, 每一刀都变化不定,各不相同,就算是七杀王,也只能勉强挡下其中六刀,其余三道刀芒绕过七杀王之后,归于一体,变成朴实无华的一刀,没有任何花哨,瞬间跨越近百丈的距离,径直刺入百蛮王的后心位置。
    百蛮王虽然有“六合八荒不死身”,不至于被一刀毙命,但是这一刀造成的伤势之重,却让百蛮王的气机消耗一空,甚至连御风而行都难以维持,直接跌落地面。
    李玄都见此情景,心领神会,伸手摄回“白骨流光”,向百蛮王追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