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太子妃富可敌国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福运相随
    卢竣诚拿着他的两幅画走到院子里,递给了林玥,道:

    “两幅都是竹子,但是一幅是雨后的,一幅是……”

    林玥伸出双手接过画儿,随后从包袱里找了件华服出来,把画儿卷在里面,背在身上。

    这么做,为的只是让她舅父在见到了后,对她感到放心。

    卢竣诚只见林玥很重视他作的画儿,脸上露出了欣慰笑容,便没再交代什么了,目送着林玥和陆景烁骑马走出院子。

    等着那阵儿马蹄声变小,直至小的令卢竣诚不能听到了,他才返回到马厩里,继续为马儿梳理鬃毛。

    林玥和陆景烁一路骑马往城里赶,路上也不敢骑马跑的太快,不然会被沿路在看守着的那些将士们发现。

    一旦被发现,就要受罚。轻则关到牢里反省几天,出来后还得把生活费和培训费给补上。

    村子里有个人的亲戚,就是因为骑马跑快了,在还没进城之时,就被在路上巡逻的几位将士给抓了。

    在里面关了两天,还没被放出来。

    但是家里人在找亲戚借钱,说凑钱是为了交罚款……

    林玥一路上都在注意这个问题,看着陆景烁骑马跑快了,就要赶紧叫住他,提醒他一句:“咱家欠着那么多的债,你要再一惹事儿,咱可就没钱买米了……”

    陆景烁听了这话,倒也没感到反感。

    娘子关心郎君,这么勤俭持家,他能娶到这么好的一位娘子,心里自是乐呵的。

    不管林玥说几次,陆景烁都会很有耐心,也很虚心的答一句:

    “好的,娘子。”

    林玥每每听到了陆景烁的回答,心里就会莫名的感到欣喜。今天才打的欠条呢,从今天起,阿景就归她所有了。

    真没想到,阿景还是蛮听话的。她怎么说,他就怎么答,这很不错。

    在即将要骑马进城之前,林玥让马儿又放慢了速度,走在陆景烁后面,轻声问道:“哎,郎君,一会儿进城了,你想买些什么?”

    站在一旁的几位城门守I将听了,只在心里想着:有娘子的男子就是好,走哪儿都有人关心。

    可不像他们,在大太阳底下一站就是几个时辰,回去之后,还得自个儿照顾自个儿。

    为他们煮饭的厨娘可不会问他们,“想吃点儿啥?我好给你们做。”

    只知道早上吃面食,中午吃米饭加肉汤,晚上吃米饭加鱼汤……

    在陆景烁递上鱼符给城门守I将之时,那人没有多问什么,看过了,就打开城门为陆景烁他们放行。

    不过在陆景烁他们骑马进城之前,还特意的提醒了他们一句:

    “西郊那边在进行蹴鞠大赛,你们骑马进城,务必遵守纪律……”

    “好的,军I爷,我们记住了,一定会老老实实的遵守纪律的。”林玥微笑着对那位城门守I将说道。

    陆景烁骑马前行了几步,就离林玥更近了些,悄声说道:

    “娘子,不知你发现没有,刚才那位将士很是羡慕我呢。”

    羡慕他有人关心,有人陪伴。

    林玥自信的笑笑,道:“那是。我可是在马球大赛中赢得了第一的人,我能委身嫁给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谁不羡慕你?”

    陆景烁唇角勾起一抹痞笑,道:

    “是我有旺妇运。在你嫁给我之后,事事顺意,心想事成。你能赢得第一,我也有一多半的功劳。”

    两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骑着马儿慢慢的前行,直到他俩都赶到云府了,才下马去找云锦。

    云锦这会儿并没在家,而是在球场上挥汗I如雨,和陆景烁的大伯父他们在一起踢球,忙的跟什么似的。

    人家玥儿和烁儿,都给他凑了近一万三千两银子,还说其中的五千两银子,是他们帮欣宁郡主给的。

    到时,那五千两银子的本钱和分红的钱,直接分给欣宁郡主就是了。

    烁儿特意跟他说,在分红之前,这事儿,就先不要跟欣宁郡主提及了。

    云锦听了,就照办了。

    云锦忙着踢球,积极配合他的师兄薛笙他们参加比赛,为的就是要赢得第一,要得奖。

    忙活了大半天,在中午吃饭了休息时,云锦只见家里的一位随从找过去了。

    当时感到有些错愕,不知道他还得休息一会儿的吗?天都还没黑,过来找他做甚?

    “……”云锦挑眉问道。

    随从附在云锦耳边说道:“……这事儿,就是这样的。老爷你可是说过的,只要是六公子他们的事,不管事情大小,只要他们来找你了,就都得及时的跟你说。所以,小的这就来了。”

    云锦满意的笑笑,伸手一拍随从的肩膀,道:

    “你做的不错。那你去跟他们说,让他们坐在雅间里吃些糕点,品品茶,等我忙完后就回去找他们。”

    “诺。”随从应了声儿,忙退出房间,好让云锦歇息一会儿。

    随从回到云府,把云锦对他说过的话,转告给陆景烁和林玥了。

    陆景烁一听随从说,云锦要过一会儿才会回来,便告诉林玥道:“要不,咱们先去港口那边逛逛,看看那边的人多不多。要是逛的人还多,就帮舅父把字画儿卖了。”

    “好。”

    林玥应了声儿,和陆景烁一起离开云府,骑马往港口那边赶去。对云府的随从只是说,会在一个时辰之后赶回来。

    没一会儿,林玥和陆景烁骑马赶到港口,找地方拴了马儿,就一起去逛街。

    在港口附近的一条古街那边,至少都有十多家卖古董的店铺,以及好几家很有名气的书铺。一些文人雅士们,会在闲暇之余逛到那边,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字画。遇到喜欢的,就会买下来。

    陆景烁带着卢竣诚的字画走进一家店铺,想着铺子里的掌柜的,定然是识货的人。

    反正是要卖字画儿,不如就先让掌柜的帮忙看看。也好知道卢竣诚的画儿,在掌柜的的眼里,能值多少钱。

    陆景烁走进店铺内,只见掌柜的站在柜台前,正在给一位讲着阙州话的顾客,介绍俨州籍一位画家画的画。

    那幅画,正好也是一幅山水画,和他手里拿的两幅画一样,都是画的竹子。

    遇到了,就用心的听了下。

    陆景烁只听到店铺的掌柜的说道:

    “在咱们俨州,一直以来,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见字如见人,见画识大神。’这话怎么讲呢?这就是说……”

    那位顾客用阙州话问道:

    “掌柜的,可我瞧着这幅竹子,与其他大师们画的竹子相比的话,也并没多少特别之处。您若是愿意,可以为在下说说这其中缘由么?除了作画的人,生前是一代名相而外,还有没有其他特别之处?”

    掌柜的微微一笑,道:

    “只这一点,就足够了。我向来如此,只会买自己很欣赏的字画,买来了,才会推荐给来我店里的顾客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