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太子妃富可敌国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千金不卖
    “你看着给就好,不用问她的。”陆景烁一脸真诚的说道:

    “咱们又不是头一次打交道,何必如此见外?”

    “那我给你一千七百两银子,买走你的这两幅画,你可愿意?”掌柜的在说了这话后,欣赏的目光又落到了那幅《松鹤图》上,这画儿,确实是值一千多两银子啊。

    陆景烁听了,心里很是欣喜,不过还是忍住,没在脸上表现出来。淡淡的道:

    “看在您是真的喜欢这两幅画的份儿上,我就替她卖给你吧。”

    掌柜的拱手道谢,收了那两幅画,就装进一个古雅的木匣子里。在付钱给陆景烁之后,就搁放到里间去了。

    陆景烁从书铺里走出来,想起掌柜的说的那句话:

    “景六公子,还请您原谅我不大会说话,不要生气。但我这说的都是大实话,就您的亲戚画的这两幅画,你就是让我出十两银子一幅,我也不愿意买。”

    陆景烁眼神里不禁闪过一丝尴尬。

    虽说掌柜的说的是实话吧,但他的那个亲戚,毕竟是他家阿玥的舅父啊。

    掌柜的可能是觉察到了,他自己方才在说话时,说的不够委婉。就尴尬的看了陆景烁一眼,解释道:

    “你和我都相识这么久了,又不是才只认识了三两天。你自是知道,我这人并不算是个过于苛刻的人。而且我这人也不会为了哄谁高兴,就说违心的话。”

    “那是。”陆景烁会意的点了点头,道:

    “你当然不是那种人,你是很真诚的人。”

    掌柜的听了这话,轻松的笑了笑,道:

    “我想,你应该没去旁边的几家书铺里看,没问别的铺子里的掌柜的的意思。可见你是很信任我的。我说话直了些……”

    “就该这样的。”陆景烁只见掌柜的这么小心翼翼,自己反倒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就是两幅画吗?

    卖不到三十两银子一幅,那就卖不到呗。这真的没什么。

    这家铺子里的掌柜的都这么说了,另外几家铺子里的掌柜的,他问都不会去问。因为他知道,那边的几个掌柜的,更是不会给多高的价。

    他之前都去另外几家铺子里看过,也和那几家铺子里的掌柜的聊过天,也在那几家铺子里购过物。

    对于这几家铺子的掌柜的,他差不多都有点了解。算起来,在那几位掌柜的之中,就数这家铺子的掌柜的最为慷慨了。

    这家铺子的掌柜的都出不了高价,更何况那几家铺子里的掌柜的呢?

    陆景烁收好卢竣诚画的那两幅画,在心里想着一个问题:这两幅画,就没有哪一幅,是值三十两银子的。

    之前花三十两银子,买走了舅父的画儿的人,是欣赏水平有些与众不同呢?还是因为那人与舅父老早就相识,只是看舅父过的不易,才借着买画的机会,好多给点钱舅父的?

    陆景烁微微蹙了蹙眉。

    他最近太忙,也没多少时间去关心舅父他们的事。现在倒是能抽的出时间来关心了,却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有些事情,原本就不怎么简单。

    陆景烁听到了轻声的笑声,抬眼一瞧,只见有几位女子走到了书铺门口。

    为首的那位女子身穿深红色华服,戴着白色面纱。只把一双浓浓的眉毛,和一双深邃的大眼睛露在外面。

    女子在走进书铺之前,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妩媚与柔情。看的他心里直作呕!

    他并不认识那位女子,奈何人家太不矜持。

    陆景烁忍住心里的不适,从容走上前去,赶到他之前拴马儿的地方,好在那儿与林玥相见。

    戴着面纱的女子带了几位女子,在陆景烁离开了书铺门外之后,才走进书铺里。

    书铺的掌柜的一看又来了个戴着面纱的女子,是招呼都不想打了。

    女子却走到柜台边,直截了当的告诉掌柜的道:

    “……就把那位公子卖给你的字画,都卖给我好了。”

    掌柜的一听到女子的话语,不由得疑惑的看了女子一眼,问道:“这位客官……”

    女子说的皇城官话,可是夹杂着阙州话的口音的。看来,这位女子是阙州人。

    这俨州与阙州相距了至少有千里之遥,两地的人们的审美观,能是一样的么?

    俨州人喜欢松鹤之类的图画,因为松鹤延年,不仅吉祥,还可以作为长寿的象征。

    但他知道,阙州那边的人们,一般都喜欢鹰。阙州人都视鹰为神鹰,对其膜拜的程度都能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掌柜的并不想卖那两幅画,因为那两幅画,都是他花大价钱买的,买来收藏的。但在这位阙州女子面前,还是尽量的把话讲的委婉一些。

    女子听了,不悦的问道:

    “你不就是花一千七百两银子买的吗?我给你两千两金子,买那位公子带来卖给你的那两幅画。这总不会让你吃亏。”

    掌柜的听了这话,只感觉这屋子里的空气都变臭了,充满了铜臭味。于是有些嫌弃的蹙了蹙眉。

    戴着面纱的女子却不管掌柜的怎么想,只一心想着要买走那两幅画,于是转过身去,对着站在她身后的那几位女子挥了挥手。以此示意她们:

    还不快去把金子搬来!

    站在女子身后的其中两位女子,很快就明白了女子的意思。于是都快步走出铺子,出了大门就一阵小跑,跑到了马车边。

    打开马车的车厢,迅速上了马车,两人齐心协力的,就把一大箱金子抬了出来。

    很快的,那两位女子就抬着一箱子金子,走进了书铺。

    掌柜的都不多看那装了金子的箱子一眼,甚至有些漠视。那两箱金子,哪儿有他收藏的字画儿重要?

    他的思想境界,岂是她们那些个俗人能理解的?

    戴着面纱的女子只见掌柜的,在看到了她的这么个大箱子后,居然有些不为所动。在心里嘲笑掌柜的很没眼光的同时,还不忘问了掌柜的一句:

    “怎么,这么多金子,你还嫌不够?”

    掌柜的憋住心里的不快,解释给戴着面纱的女子听:

    “这位小娘子,我方才都解释过了,我找那位公子买来的那两幅字画,是我用来收藏的。我不卖!”

    女子听了,眼底划过一丝讥讽,随即狠挑起一双浓浓的眉毛,对掌柜的说道:

    “你把那幅画收藏着,收藏到等你死去的那天,只怕也值不了这么多金子。你为何开书铺,还不是为了赚钱?那你为何要跟钱过不去?”

    掌柜的冷冷的看了女子一眼,以眼神警告着对方:

    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

    爷开书铺,当真还不是为了来赚钱的。

    掌柜的以食指敲击了下柜台,道:

    “人各有志。开铺子的人都是为了赚钱的吗?当然不是。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小娘子,恕我不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