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 第403章 月圆迷情(下)
 春光乍泄,柳冰颜下意识猛然双手护胸,惊叫一声,半响,方才想起,旁边正是自己的男人。柳冰颜心中的惊慌立即消失,缓缓地一股羞涩之意,同时,也掺杂了几分窃喜,自己的男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难道不该值得自傲吗?

    柳冰颜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目光看了下窗外,脸庞露出了几分喜色,“到了?”柳冰颜立即推门走了出去,唐伯虎自然跟上,以他的脸皮厚度,偷窥被抓到,这实属小事一桩。

    山道虽然崎岖,但是山顶却是宛如一大型的平台一般,非常平坦,柳冰颜一脚踏上软绵绵的青草之上,美眸顾盼一眼四周的景色,不禁面容泛起了一丝陶醉之色。“

    好美。”柳冰颜喃喃声道。月

    光倾洒而下,在山顶的这片草坪之中,偶尔闪烁着的萤火虫点缀着夜色的美丽,月圆,光线宛若白天一般,不过多了几分纯白。树影婆娑,风拂过,沙沙作响。

    柳冰颜脸庞泛起着几分甜甜的笑容,脚步轻快起来,竟用手去追赶着那萤火虫,曼妙的身姿在草坪上不断地扭动,造就了又山顶是另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这

    一幕,让唐伯虎看得呆了!“

    真的好美。”唐

    伯虎的感觉与柳冰颜不同,柳冰颜赞叹的是大自然,而唐伯虎则是赞叹美人!其视线处,柳冰颜的身姿在风中摇晃,脸庞里的笑容宛如一天使一般,一颦一笑,皆是宛若勾魂使者一般,令人霎那间失神。“

    唐枫,过来啊!”柳冰颜朝着唐伯虎远远招手,旋即又再次扑向了一只萤火虫的方向,银铃般的笑声响彻不停。唐

    伯虎面容含笑走了过去,很快,两人十指相扣,草坪上留下了一串串欢乐的笑声。约

    莫半个小时之后,柳冰颜方才感觉一阵疲惫的感觉涌上心头,唐伯虎随即将之前来的时候准备的帐篷拿了出来,找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方将那帐篷搭好。

    一阵山风吹来,柳冰颜身子不禁打了个冷颤。“

    冰颜,赶快进去吧。”唐伯虎边将帐篷的最后一个角收拾一下,一边朝着柳冰颜含笑一声。柳

    冰颜点了点头走进去,突兀地,‘啊!’一声响起,唐伯虎心中一惊,急忙是走了进去,急问道,“冰颜,怎么了?”

    柳冰颜抬头看着上面,脸庞露出喜色,道,“这个帐篷上面竟然是透明的,你看,月亮在那!”明亮的月亮仿佛就在眼前一般,唾手可得。

    唐伯虎舒了口气,他还以为有什么蛇虫蚂蚁混了进来吓着了柳冰颜了。轻笑一声,“你喜欢就好。”唐伯虎目光不经意地扫过柳冰颜的身子,不禁浑身一股热气浮起。

    刚才的一番奔跑,柳冰颜的身子稍微露出了几分汗迹,将那如蝉翼般单薄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了身子上。此时,柳冰颜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唐伯虎的眼中显露无遗,顿时让唐伯虎眼眸明亮了几分。柳

    冰颜见唐伯虎的话突然戛然而止,不禁低头,视线离开明月,看向了唐伯虎,顺着唐伯虎的眼神,柳冰颜顿时是浑身略微轻颤,脸庞羞涩地低下头来,心里仿佛装了十几只兔子一般上下乱跳。柳

    冰颜心里明白,她今晚若与唐伯虎一起度过的话,恐怕免不了要……

    特别是此时,柳冰颜手心轻轻出了点汗,心中紧张不已,却有蕴含几分期待。唐伯虎是自己的男人,自己迟早是他的人,而且,在此月圆之夜,明月当空,岂不更有意义?“

    我在胡想什么?”柳冰颜心中暗自道了一声,双手捏着衣角。夜

    色迷人,月色迷人,美色更加怡人。此

    情此景之下,唐伯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那一片欲望,双手缓缓伸出,搭住了柳冰颜的肩膀,感觉到其身子明显一颤,半响,柳冰颜鼓起了勇气,缓缓抬起头来,轻踮起脚尖,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在唐伯虎的脸庞留下了一个唇印。这

    宛如是一根导火线一般,霎那让唐伯虎心中的欲火迸发出来,柳冰颜的脚尖刚刚落地,便是美眸猛然一睁,此时,唐伯虎的嘴唇已经重重地印在了其嘴唇之上,一股炽热的男性气息瞬间扑面而来,让柳冰颜迷醉了。唐

    伯虎双手搂着柳冰颜那宛若无骨的身子,感受着那一阵阵美妙的感觉,轻吻着,灵舌很快便撬开了柳冰颜的樱桃小嘴,如饥似渴地索取着那甘甜的芳香,柳冰颜双眸不知何时已经紧紧闭上。天使般的面容绽放在月亮之下,神采飞扬。片

    刻之后,柳冰颜蓦然感觉身子一凉,紫色的连衣裙子悄然滑落,曼妙的身姿丝毫没有一点遮盖地出现在了唐伯虎的眼前。唐伯虎的手在柳冰颜光滑的肌肤上游走,令其很快便再次炽热起来……两

    条身影忘情地缠绵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一切,只知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就够了。一

    夜缠绵,天空中的明月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羡慕下面的那一对鸳鸯了,不知何时悄悄溜走,东方一颗启明星缓缓升起。帐

    篷之内,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嗯,唐枫,你怎么穿了我的内衣?”一声娇.吟声音响起。“

    啊额……一时间忘记了,我还以为是我的,呵呵……”无耻的声音也随即而来。

    “坏人,你们男人有穿这个的吗?”娇滴滴的声音嗔怒道。

    “呃……”某男没有借口反驳了。“

    嗯,坏人,别摸了。”

    原来不说话竟然是动起手来了,真不是君子啊!令

    人听着血气喷张的声音不断地窸窣响起,一只刚刚钻出洞口的蟋蟀此时也是蒙住了双眼,大声道,“哎哎,实在太肉麻了,实在是俺这个善良的蟋蟀还是先回去躲躲吧。”片

    刻之后,柳冰颜的身子方才出现在帐篷之外,清晨的露珠让山顶上面多了几分凉气,柳冰颜此刻的衣冠不是很整,没办法,在里面那坏人总是毛手毛脚的,自己怎么能穿整齐衣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