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唐末大军阀 > 307章 魏博牙军,确实能打,那又如何?
    倘若能从天空中鸟瞰下去,就会望见张归霸、罗绍威排兵布阵、频频指挥,义成、魏博两军派出数队方阵不断的向前开拨,扬起滚滚烟尘,愈发临近。

    首当其冲的,彼此共计四拨步阵已经有所触及。随即由双方将士所组成的长方形阵列便开始顶撞起来,互不相让,势必要继续向前行进,直到把对方的阵列彻底冲垮。

    其他几队步阵,也在各自主将的指挥下或是直行、或是迂回。方块阵列不断的迫近,好像是战场沙盘上标示着敌我双方的棋子,还需要不断的试探,而试图与同袍部众进行连携夹攻,直到在整个战局上渐渐对敌军形成压制。

    然而把视角迅速拉近,激荡的喊杀声贯入耳中,也直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双方步军怒目相对、嘶声咒骂,紧绰着军械翻飞挥舞。利刃破甲时发出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旋即便是血肉被切割的噗噗闷响,步阵前列不断的有兵卒扑倒在地,然而后方的阵列还在不断的往前涌去,这也使得将厮杀的战团变得愈发密集拥挤。

    然而魏博军方面,一排排整齐的重甲战士向前踏步,最前列俱是手持长大兵刃的雄壮锐士。他们各持兵刃狠狠招呼过去,对面步卒身上的铠甲竟然也犹如纸糊的一般,寒芒成排卷动劈落,激起一阵阵金属破碎的震响声,中招的义成军将士当即扑倒,鲜血也如喷泉一般从他们身上溅射出来!

    一片片血光随着魏博军重甲锐士挥落的兵器迸溅,而义成军大批步卒仍咬着牙擎起兵器奋力搠去,然而军械锋刃似乎也很难撕裂开那些身体壮实的魏博军步卒所披覆的重铠甲胄,兵刃撞在铠甲上火星四溅,然而兵器长杆纷纷折断,两相比较,也实在很难对那些棘手的敌军造成对等的伤害!

    如此下去,最先与魏博军步阵对抗的义成步军将士承受莫大的压力,尽管他们在所部将官的喝令下,仍然尽可能结成密集的阵势。但是在魏博军咄咄逼人的攻势下,已经有两个步阵已显露出崩散之势。

    当初的魏博军藩镇,忌惮更为强势霸道,且麾下多有来去如风的轻重骑兵,野战中似乎也时常会造成兵种相克的李克用。但是与其他藩镇势力对比,魏博步军剽悍勇武之名也绝对不可小觑。而眼见得己方军旅暂时占了上风,魏博步阵当中一名牙将面色贪猥狞恶,也立刻挥刀大吼道:

    “弟兄们,再加把劲!杀溃了这干碍眼的蠢汉!听闻滑州白马被治理得繁盛富庶,什么金帛女子尽要由咱们所取,可不能让梁军占了便宜!”

    然而那牙将嚣张跋扈的大声嚷罢,忽的却听得从斜侧又是一阵喧嚣声传来,当他惊觉转头望去,顿时厉声喝骂道:

    “囚攮的,入他娘!范老六是干什么吃的,竟然又放一拨敌军合围过来,老子砍了他!”

    原来杀阵当中,另有一拨义成军步阵迂回包抄,开拨而至,眼见便要从后方杀来,而对魏博军这一拨步阵形成夹击之势!

    张归霸坐镇中军,关注着战局的走向,渐渐的,他脸上也露出一抹傲然笑意,并暗付道:果然魏博军虽骁勇,但难以节制,我以三万五千兵马对你罗绍威两万,非只是兵力上的优势,布设阵势,轮转调派部曲,你又应付得了么?

    战场交锋,单兵作战能力固然很重要,但那也不过是沙场决胜的因素之一。而李天衢想要打造的衙内亲兵,与罗弘信、罗绍威父子统领的魏博牙军,也完全走的是两个极端。

    魏博军藩镇,在长达两百多年的时间里一直属于军户世袭,代代相传,所以军中子弟固然更为善战,可是做为特殊的利益集团内部关系盘根错节,节度使在他们眼中更无权威可言。当一支军队愈发骄纵跋扈,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也就不能指望他们能维持铁一般的军纪,真要是与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军队交战,就算能占得一时上风,可是随着战局的愈发胶着,这样的军旅所见显露出来的弊端,也会越来越多。

    按李天衢想来,魏博牙军,差不多可以说是一群很能打的**。

    更何况,无论是沙场上调兵遣将的才能,还是战争中临阵指挥的阅历,罗绍威比起张归霸,也还算不上是能斗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张归霸又接连下令,所下达的军令既不花哨也不繁缛,就是要各部步军方阵尽可能保持完整的阵列,在行进时各司其责,或是进攻、或是阻拦,尽可能策应同僚部曲能够对敌军形成夹击之势,以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反观腹背受敌的魏博军方阵,由于前后受到敌军夹攻,愈发混乱的阵型中也已开始有人推搡着嘶嚎喝骂,也根本无法灵活的变阵去应对步步紧攻上来的敌军部众!

    终于也有成批的魏博重甲步兵成批的倒在血泊当中,结成突进的义成军步卒直扑上去,挺起手中长短兵刃,便朝着甲胄缝隙间狠狠刺入。魏博步军头戴的浑铁兜鍪被狠狠扫落,顶翻撞到,也终究不免在阵列更为密集的敌军强攻下倒亡了大片!

    魏博牙军悍兵,固然可以凭着一时剽悍血勇,对于同他们最先交锋的敌军部众造成一定伤亡。然而放眼整个战场,各个方针犹如一枚枚棋子,明显也是由张归霸落到棋盘上的棋子更为灵活多变,义成军不但渐渐的扳回了局面,魏博军倘若不做出任何改变,恐怕投入战场中的几拨步军方阵也有可能要被先后吃掉。

    只不过从眼下的战局看来,就算张归霸指挥部署能渐渐战局上风,可是义成军、魏博军双方倘若都是抱着破釜沉舟的打算,而势必要彻底击溃对方的军旅,所将付出的代价也必然会十分惨重。

    在另一面的中阵当中,罗绍威也已察觉战势对于己方渐渐不利,他脸上神情愈发的凝重,也不禁暗念道:

    李天衢麾下大将张归霸,果然是名不虚传!也难怪他会被钦点为义成军节度使留后而统掌一镇牙军了。再磨耗下去,我军恐怕难免要落败。但是敌军既无破绽,我又当如何应对?

    罗绍威的目光,又飘向军阵一侧蓄势待发的骑军。张归霸所处的中阵周围,尚还有诸部马步军坐镇,调遣骑兵部众直捣他中军本阵,恐怕也难以成效...若是凭我魏博步军骁勇,将各部曲集结成大阵,孤注一掷的与张归霸要立决胜负,这也未免太过冒险了......

    刚要举起的手,又缓缓的放了下来。本来神情踌躇不决的罗绍威脸上又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就算我魏博军只得仰仗梁王,可义成军郑、滑二州终究要为他所占,我军只是偏师,协同梁王占取连同河朔的要隘藩镇,他既然亲自统领十万大军前来,我又何必非要与张归霸拼到玉石俱摧?

    已经拿定了主意,罗绍威遂又高声疾呼道:

    “传我军令,各部兵马,接应出战部众回归本阵。重整阵列,徐徐后撤。由我亲自压阵殿后,也切不可给敌军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