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唐末大军阀 > 308章 临阵倒戈,理念不同,老子反了!
    罗绍威那边有了出工不出力的心思,张归霸这边也有保留实力的打算。所以双方除了第一轮交锋厮杀的较为激烈,随后几日大小战事,几乎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由罗绍威统领的魏博军且战且退,又撤到了北往连通自家藩镇的白马津一带。张归霸也指挥义成军搂住了火,没有再试图把南下犯境的敌军再往黄河里赶。

    毕竟魏博牙军,结合主将的指挥能力、军队的军纪素养等方面虽然战力名过其实,但也的确是一块难以啃动的硬骨头,真要是把罗绍威给逼急了非要拼得个鱼死网破,也难免会被他麾下杀到眼红的骄兵悍将给死死缠住。

    所以张归霸按先前李天衢的吩咐,已经开始计划率领麾下军旅往东面撤退。然而也正因为如此,义成军牙兵部众,才没有落入朱全忠设下的陷阱当中。

    十万梁军,一面加紧要攻占郑、滑二州治下各处城郭,一面又派出朱珍、李唐宾这对正偏组合,统领精锐骑众星夜疾驰,趁着张归霸挥军出兵,与魏博军罗绍威交锋之际要切断敌军后路。而且从滑州南面宣武军方面,也有一路军旅骤然北上,而要对张归霸所部军旅形成三面夹击之势。

    毕竟朱温并不晓得李天衢可不想挡他与李克用之间承受战事的压力最大,而打算战略性放弃义成军一段时日。既要出手,则务必要下狠手。不但要速取郑、滑二州,更要试图重挫张归霸所统领的义成军部众。奉命疾行突进的梁军大将朱珍,也更是急不可待的要与李天衢麾下军旅大战一场。

    滑州瓦岗故址以西二十里,扎下的营盘周围仍有游弋巡视的夜哨轻骑,更有一队斥候催马驶进就地营建的简易营寨,报说所探知的敌军动向。一刻功夫过后,营寨内大帐当中,官居宣武诸军都指挥使,而仍在朱温帐下位列首席将领的朱珍用力的一挥拳头,便奋声道:

    “好!那张归霸也不愿坐以待毙,遂挥军出城意图先击退魏博军罗绍威。殊不知我与主公早已议定,趁机统领锐骑速来截断他撤返回滑州白马的归路!而义成军领地狭小,南面又毗邻于我宣武军,丁会也按主公钧旨,统领所部兵马断绝张归霸再东往去投天平军的道路。届时三面遭受夹攻,张归霸焉有不败之理?

    就算罗绍威那小儿不肯死战,他魏博军也只能仰我梁军鼻息,账以后再与他慢慢算...估算时日,丁会想必也快拦截杀住张归霸所部兵马。我军稍作休整,旋即进发,再不出半日的功夫,便能与丁会会师,将张归霸杀个措手不及!这些年来李天衢威风的很呐...我也早就想会会他手下那些人物了!”

    朱珍跃跃欲试,忽的又大声吆喝道:“唉!李唐宾,你我再争得大功的时候也到了。还是按老规矩,听老子军令行事,你也莫要有半点怠惰!”

    而性情直莽的朱珍平素言语趾高气扬惯了,也浑然没有注意到与他一正一副在军中搭档的同袍李唐宾闻言,脸上又掠过一抹恚怒之色。

    朱温帐下主将,朱珍长于统军治兵、临阵指挥,而李唐宾更擅长冲锋陷阵,他们两个搭档出征累建战功,也是出尽风头。然而旁人却不知道,李唐宾与朱珍却是性情不合,起初还尚还能共事,可是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久,彼此间的积怨也就越深......

    不过李唐宾脸上的怒意稍显既逝,他领命称是,阴测测的目光偷瞄向朱珍,也没再多言语。因为李唐宾可还记得,前些时日自家主公朱温曾嘱咐自己的言语:

    “朱珍固然追随孤时日最久,早年选将练兵有法,而宣武军制也由他所建,而朱珍功冠诸将,却也愈发放浪形骸,也让孤不由猜忌他有异志,唯恐野心也是与日俱增啊...是以孤委你于朱珍军中辅佐,倘若发现他有任何异动,便速速报与孤知晓......”

    如此朱珍、李唐宾各怀心思,可只眼下而言,彼此也还要召集军马,整装待发,准备追击张归霸所部军旅。可是又过了一刻功夫,有斥候小校急忙来报,所带回来的消息,却使得朱珍、李唐宾等一众梁军将领又惊又怒,而愣在当场:

    “报!丁会率领所部兵马,已与义成军张归霸相遇。可是丁会...竟然临阵倒戈,而投从李天衢去了!”

    ※※※※※※※※※※※※※※※※※

    张归霸面对亲自前来表说愿意投从自家主公的丁会,也着实感到出乎于意料之外。

    本来按李天衢事先发书信知会,倘若朱温大军犯境,天平军葛从周这边也将与贺瑰、柳存等牙将立刻发兵驰援接应。所以南面宣武军就算会有敌军前来截道,张归霸也已做好准备与朱温麾下的猛将强兵厮杀上几阵。

    而本来官居宣武军都押衙,论功也足以授任一方节度使的朱温帐下大将丁会果然率兵赶来。张归霸抖擞精神,正打算号令麾下诸部兵马奋力效死,以争取在己方势力与朱温之间打响的头一战争抢得头功。结果...丁会却是单人匹马,前来阵前,表说愿意归从于李天衢...张归霸就好像运足了浑身力气,正要挥拳抡去,结果似是一下打在了棉花上,浑然不着力道。

    “在下丁会,早年虽然与张将军都曾投从黄巢,也算做过袍泽同僚。虽曾失身贼党,痛定思痛,留得有用之身,也只愿当真能为有匡扶社稷雄才的明主所用。可丁某旧主朱全忠,当真无忠君救民之心,非但劫夺国柄、弑主屠臣,到底做下这等大逆不道的恶行!

    而朱全忠更是藏弓烹狗,欲盖弥彰弑杀氏叔琮、朱友恭等有功之臣,意欲欺瞒天下,可世人如何不知他薄性寡恩!?也早令我心灰齿冷,虽是背主,可丁某也断然无法再为朱全忠效死竭力!当初却也有幸拜识得李节帅,曾并肩厮杀,共破贼首孙儒,感念节帅雄才伟略,也实教丁某受益良多。

    自朱全忠弑帝伊始,丁某便已打算另投明主,与国贼决裂,只是先前苦无机缘。而如今朱全忠果然是欲壑难填,又要兴兵前来侵害李节帅治下疆土。丁某却得机缘,领兵前来,故特弃朱全忠而投李节帅。麾下心腹部众,不愿与丁某归从的,也尽数让他们各返本乡,其余将士一万两千余人,都愿随丁某投从明主!却是心诚来投,万望张将军勿疑,乞请带丁某前去拜见李节帅!”

    大帐当中,就见丁会只身一个,在众目睽睽下慷慨激昂的侃侃而谈,张归霸也听得愣怔,寻思着早年他兄弟三个与葛从周、霍存还随着黄巢造反那时,倒也知道反军中也有丁会这么号人物。

    可是这丁会在黄巢败亡之前,可就随着朱温一并倒戈接受朝廷招降,比他们几人走投无路时接受李天衢招募的时候可还要早上很多。而且丁会官居宣武军都押衙,无论战功与名望,在朱温帐下也是能排进前十的宿将,由此可见他本来倍受信任重用......

    然而这刚要与朱温开打,他麾下心腹爱将,便带着一万两千兵马主动前来投从...当真还有这等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