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唐末大军阀 > 309章 白马银枪,你终于来了
    李天衢却知道,还真就有这等天大的好事落到自己头上。

    因为丁会的的确确就是在朱温动手弑杀唐昭宗李晔之后,最先跳出来与他翻脸决裂的功勋宿将。

    何况朱温弑杀皇帝,比原本的轨迹提前了数年,所以他还没有趁着晋军李克用另一个白眼狼所引发的内乱,而轻易占取昭义军藩镇。丁会本来论功应会被封作昭义军节度使,所以当他决定背反朱温之时,李克用近水楼台先得月,顺势又收回昭义军,并且对丁会格外重视,赐赏他上等府第,位列于诸将之上。

    可如今丁会尚还没有成为昭义军节度,他便没法率领三军当即为唐昭宗发哀,而就地易帜改投李克用。按史载,丁会本来眼见朱温愈发的猜忌阴毒,心中早已有诸多不满了,却也只是常年装病,迟疑是否要与旧主彻底决裂。

    可是朱温真走到弑杀皇帝这一步,他却没料到是触犯了自己本来这员心腹爱将的最大忌讳,丁会立刻就要背反,而且一刻都不想多等。结果李天衢心说我与丁会以往相处关系还算不错,现在好歹也是为数不多能与朱温争霸抗衡的强藩雄主,结果你朱温派遣丁会前来协同攻打我治下领地...这不就是给我送将送兵呢么?

    而且李天衢大致也能确定只要安抚任用得法,而且自己在众人眼里会是个值得卖命效忠的明主,那么丁会与朱温反目之后,几乎也不会再有背叛的可能。

    张归霸虽然不似自家主公那般,能够揣度他们这些史载人物的秉性与意向。可是敌军上将,率领大批兵马倒戈投从,如此意外之喜自然也须谨慎对待。一番安抚寒暄下来,丁会答应的也十分痛快,表态愿意命令归从兵马暂时交出军械,与张归霸一道东迁。

    之后倍感诧异的,则是统领郓、濮、曹三州牙军前来接应张归霸的天平军节度使留后葛从周。他见过丁会,彼此攀谈一阵,放从张归霸所部同袍军旅以及丁会率领的归从兵马东行,又分拨部曲把守住藩镇治下各处道路要隘。

    自此天平军与泰宁、徐泗互为倚仗,不似义成军那般领土多半被梁军、魏博军掌控的领土包围,朱温也就无法再趁着猝然发兵偷袭而占得先机。

    “吾辈武人,择主而事,可叹末将愚钝,错投邪佞,不但蹉跎岁月,更恨曾助纣为虐帮衬朱全忠阴谋得逞!而末将生平志愿,非只是封土受爵,亦图身后能留个好名,而朱全忠倒施逆行,犯下弑逆大恶,也绝非末将值得投效的君主!

    李节帅知睿英武、豁达待人,末将曾拜会得各处据地一方之主,便未有如节帅者。若蒙收录,方才称末将平生所愿,自此纵然鞍前马后、出生入死,亦无恨矣!”

    与李天衢再度相会,丁会便立刻上前纳拜施礼,直表忠心。李天衢自然也是立刻上前搀扶,并回言道:

    “我初见将军,便甚感意兴相投,今幸得将军肯来投从,我军亦是如虎添翼”。

    这也终于算是达偿所愿,丁会也终于能安下心来。然而自从随着张归霸进入泰宁军地界,他便已惊喜的发现瑕丘城墙大军云集,甲仗整齐、旌旗林立,诸部牙兵部众队列整齐,汇聚成一座座大阵气壮如山,就连丁会这个久经沙场的将官,见了也不由变色动容......

    原来这个自己情愿阵前倒戈、前来投从的主公早已做好了备战布署。而且李天衢随即便对丁会表明,晋王李克用、淄青王师范、皖地杨行密先前也都有使者往来,明确表态愿意一并举兵,共讨朱温。

    甚至远在蜀地的王建,也已遣使臣前去知会,虽然眼下尚还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复,王建眼见有机可乘,也很有可能会兴兵攻打朱温的后方藩镇。

    而且与朱温大战在即,李天衢方面新添的军旅,也不只是丁会这一路临阵归降的兵马。

    自卢龙军蓟州口岸启程,出渤海,途径王师范统掌的淄青军治下登州海港,终于抵达密州板桥镇市舶司船坞...由李天衢派发海舶船只,接引北地四千锐骑,也已抵达己方所掌控的领土。

    李克用为人痛快,他倒也还记得当初李天衢交出李存孝之时,所提出确信我会联合起兵共讨朱温,那又能否借出高思继等马军骁将助我军作战的请求。

    只要你小子肯随我一起打朱温,那什么都好说。何况李克用还真就听取了郭崇韬的建议:高思继虽由我军任用,可留于燕云实难节制,倘若他当真不愿顺服,久后必成大患。而李天衢如果与我晋军誓师联手,共同讨伐朱全忠那国贼,不妨便调动高思继率领所部军马前去襄助李天衢。

    如此一来高思继离了燕云之地,便无法因其在当地的威望而势倾一方,主公也不必因擅杀大将而遭人非议;

    二来既然要与李天衢同仇敌忾,这也是还了他过往的一桩人情;

    三来朱全忠是我晋军的切齿大恨,主公既曾说为除此贼,劳师动众,也是在所不惜。而卢龙军节度使刘仁恭不敢违抗主公旨意,那高思继又确有勇名,与其让其在北地闲赋,也莫不如给李天衢做个顺水人情,而多了分助力共讨朱全忠。

    临了郭崇韬还向李克用补充了句:如此也可试探高思继如今的心思,他们兄弟几人到底在我晋军中挂职,倘若不肯奉令,则立杀之!以免除后患!而高思继倘若肯奉令率部南下,日后却仍不受节制的话...那就是他李天衢御下不力了,与我晋军又有何干?

    李克用略一寻思,也的确是这个理。而高思继固然骁勇善战,可是李天衢却也知道,强势霸道的李克用爱惜将才,但是更护犊子,按史载只是因高思继只是依军法纠治惩处戍守卢龙军的河东部众,便激得他大怒而将高家兄弟几个尽数处死。所以向李克用以借将的名义要来高思继等几人,他也绝不会有半点不舍。

    而且李天衢心里估计,李克用也未尝不是在想:呐,你小子的要求我也已经满足了,可不要再以为老子还欠你什么!

    如此这般,自打确定李天衢也即将起兵,共发檄文以征讨朱温之时,李克用便立刻发一纸调令往卢龙军,强行征命高思继举家亲族,以及所以四千燕云骑军走海路南下赶赴泰宁军。而李天衢大军启程前夕,高思继一行人马,也已抵至兖州瑕丘,再度前来拜会。

    只不过比起先前上前持重拘礼的态度,今番再度与李天衢会面,以高思继为首的几员将官脸却拉得老长。而高思继更是面带忿意,上前胡乱一施礼,便对李天衢沉声说道:

    “末将听闻,是李节帅亲口向晋王要求,调令末将举家前来暂时为贵镇效力?嘿嘿...承蒙李节帅错爱,可是末将好歹自问堂堂一男儿,投军从戎、沙场搏命,效力于一方节度,也须当有始有终。

    可是在节帅看来,只因您轻飘飘一句话,我等便要奉令在诸处藩镇之间调来转去,这却与走商贩卖的牛羊家畜又有何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