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万道成神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旃檀殿下

    “这评价是不是高了?”青帝端着茶杯的手停顿了一下。



    “不高,现在的九重楼上下一心,如果谁要攻打九重楼,想要拿下,那只能杀的九重楼没活人。”夏城开口说道。



    “陛下的青帝卫和你的城卫禁军这么快被拿下?被收服收买了?”玄道子也有些愣。



    “不是,是因为殿下心中的理念,殿下的理念是若干年后回回身,兄弟姐妹都在。曾经的他做到了,九域世界跟他征战的队伍,就无一人陨落。不只是在九重楼,在雷霆军团屠神领,殿下威望也是极高,每战必上、每战必前,他说了只要冲锋,大家就能看到他的背影,后退的时候回头就能看见他,他可以给大家一个踏实。”夏城开口说道。



    “人格魅力!实力可以提升,权利可以争取,就是这个人格魅力是天生的,谁也学不来,跟本皇当年很像,只是本皇没有他做得好,牛二是本皇心里的痛。”青帝开口说道。



    青帝口里的牛二,是跟玄道子、上官泓、左腾云和夏城是一样的,都是青帝的老部下,只是被赤皇国度的人围杀了,所以多年来青帝皇朝和赤皇国度势不两立。这也是青帝心中的遗憾。



    “能力确实很强悍,可他为什么没有组建军团?”玄道子开口问道。



    “他说了不想陛下失望、难过,他是不愿意陛下看到他与陛下的儿女有冲突。”夏城开口说道。



    青帝点点头,他知道这个弟子没收错,心性是他最喜欢的。反观一干皇子包括太子和公主的功利心就太强。



    “不组建军团,那个人功勋获得少,在成长上会有些慢。”玄道子开口说道。



    “夏城请陛下敲打一下太子和公主两位殿下,夜殇殿下是不争不抢,但是如果威胁到了他身边人,他也会做出反击,他是有原则,但不是好脾气的人,这样不利于青帝皇朝的安稳。”夏城开口说道。



    “争就争!没有竞争就没有动力,他们几个还动摇不了皇朝的安稳,失败者本皇会保住性命,不过退出权力核心,就这么简单!夏城不要有顾虑,活得年月久,本皇也看开了,儿女们能活着,想看一眼的时候看一眼,其他的就不重要了!扶持旃檀和夜殇还不是为了青帝皇朝后续有人,还不是为了他们能顺利的生存。”青帝说出了他的心声。



    夏城点点头,接着提出了城卫军要卸任交接。



    不过青帝拒绝了,他最信任的就是玄道子和夏城,所以一直留在身边,他的意思夏城没事可以到城卫军看看就行,反正有很多统领。



    点点头后夏城领命了,这是青帝的信任,当时将上官泓和左腾云都派出去,还留下他和玄道子两人,就说明了对两人的看重。



    夏城欠身离开了,他来就是汇报一下,现在已经汇报完毕。



    夏城走了,青帝陷入了沉思,这次不只是夜殇、青麟与青鸾等人斗,也是夏城、上官泓和左腾云的斗法。



    让夏城去辅佐夜殇,而不是玄道子,青帝是有理由的。



    上官泓和左腾云两人性格阴柔,多数是软刀子出手,夏城的性格就是直来直往,惹我就收拾你,这就是他的风格。



    青帝希望夜殇这边刚硬一点,这样才能立足,夏城辅佐正合适。



    “陛下,左腾云还好,上官泓和夏城不是很对付,目前算是一个争锋。”玄道子开口说道。



    “几位老兄弟,夏城的性格跟本皇最接近,不喜欢什么迂回,有仇能报都不会过夜,论自身战力上官泓不如他,如果拼谋略,那夜殇可是此道高手,纵观他的过去,策略高还有底线,咱们拭目以待。”青帝喝了一壶茶说道。



    看到夏城回来,研读青帝手札的夜殇抬起头,“夏叔,我想去看看那位师兄,这个师尊会允许么?”



    “旃檀?(zhantan)他已经疯魔,关押他的地方在锁魔塔的地宫,看到是可以看,殿下怎么会想到这个?”夏城开口问道。



    看c正版章.节,k上h酷h匠;网'



    “不管状况多么不好,怎么也是我的师兄,去看看吧!或许有我能帮助他的地方。”夜殇开口说道。



    随后夏城告诉夜殇,只有每天戌时旃檀能安静一会。



    傍晚的时候夏城提醒了夜殇时间到了,随后在夏城的带领下,两人到了青帝城西部的锁魔塔,那是关押重犯的地方,是青帝卫看守。



    见到夏城,青帝卫就放行了。



    深入地下,一层层内都是关押着囚犯。



    “旃檀在第九层也是镇压最强烈的地方,一代天才的陨落,可惜可叹。”夏城有些感慨。



    到了第九层,只有一个牢房,牢房内盘膝坐着一个看不见脸的黑衣人。



    黑衣人双臂、脖颈都有黑色的金属锁扣。



    “殿下!”夏城低声打了一个招呼。



    “夏叔,夏叔来了!”黑衣人抬起头来,在蓬乱的头发下是一张刚毅的脸。



    “你还好么?”夏城开口问道。



    “好么……一天也就这半个时辰的安静时间。”黑衣男子的话语中带着一些沧桑。



    “夜殇见过师兄!”夜殇对着黑衣男子也就是旃檀拱拱手。



    “师兄……”旃檀的眼神有着迷惑。



    “陛下再次收徒,这位是除去旃檀殿下之后唯一的亲传弟子夜殇殿下,他要来看看你。”夏城开口说道。



    “很好!夜师弟,师兄让师尊失望了,你千万要走对路。”旃檀站起身后说道。△△



    “打开门!”夜殇对着青帝卫开口说道。



    知道夜殇的身份,青帝卫打开了牢门,夜殇和夏城就走了进去。



    “师兄,天无绝人之路,路会走出来的,你只是暂时走入了迷途。”夜殇走到旃檀身前说道。



    旃檀看着夜殇,突然笑了,“所有人都认为我不行了,但我没放弃,师弟是除了为兄自己,还能了解为兄的人。”



    夜殇拿出了一套自己没穿过的衣袍给旃檀披上了,他知道或许旃檀曾经辉煌过,但现在是一个可怜人。



    “多谢师弟,走吧!发作时间要到了,每天只有短暂的半个时辰。”旃檀对着夜殇摇摇头。



    夜殇手臂一挥,拿出了茶桌,接着开始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