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万古第一帝 > 第749章 天巨后山
    第五天的竞争相当的激烈,大批高手纷纷出世,里面甚至不缺乏一些隐世不出的绝世存在。

    因为第五天若是再不去争,那么就再也没有机会去争了。

    席千夜面临的挑战不小,因为属于年轻人,众人都下意识的会认为他底蕴浅好欺负,所以挑战他的人格外的多。当然,因为有着金丝罗凰冥鸟的八根冥皇尸纹加持,席千夜在半帝境里面已经相当的强大,根本不惧于挑战,最终的结果也是如此,所有竞争对手都以失败而告终,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朱百河、画心仙子、彩鳞公主也坚持到最后。

    看来,几人果然都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夜幕降临,黄昏的晚霞照亮整个天巨山脉,半随着一声悠长的钟声响起,竞争大会终于彻底结束,所有尚且占据着悬空岛屿的人,便是最终的胜利者。

    席千夜粗略的扫了一眼,果然大多数都是年龄很高的老一辈修士,年轻修士只占据很少的一部分。

    万道彩霞从云端天宫里亮起,紧接着三百束光柱迸射而出,横过天地,顷刻间便落入三百座悬空岛屿里。

    席千夜伸手一招,一道光束便乖巧地落在他的手心里,光芒散去,出现在他手里的乃是一块寒铁令牌,上面雕刻着复杂而精美的图案,如果所料不差,此物应该便是木真灵土的入场凭证。

    “聂天老哥,恭喜了,果然虎父无犬子啊。”

    “哈哈,聂天兄,贵子之天赋,着实令老夫惊叹,恭喜恭喜。”

    “聂天帝主,聂太子才华横溢,为紫霄王朝争取到一个木真灵土的名额,真是可喜可贺啊。本座那犬子若是有如此能耐,即使让本座立刻坐化都心甘情愿了。”

    ……

    云端天宫里,一群帝者围在聂天帝主周围,全部都是热切的道贺声。

    聂人雄在天巨山的表现,即使在一群帝者眼里都惊艳无比,此时天宫里的帝者们,不知有多少都羡慕聂天帝主生了一个好儿子。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聂人雄已经真龙在天,假以时日,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如此惊才绝艳的天赋,怕是主宰未来的紫霄王朝都不是没有可能。

    故此,帝者也不能免俗,前来结交与攀关系的人一大堆。

    聂天帝主笑呵呵地,满面红光,见到谁都是一副和善的表情。儿子有出息了,做老爹的自然最为高兴。

    上元宗主抚着胡须,甚是欣慰的点点头。当初把女儿嫁给聂天,果然没有嫁错。

    ……

    “所有具备令牌的人都到天巨峰后山来集合。”

    一个时辰后,一股恢弘而庄严的声音从云端天宫里响起,瞬息间便覆盖整个天巨山脉。

    此言一出,整个天巨山脉都震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能猜到,怕是与木真灵土的开启有关。

    而且根据散士联盟提前透露出来的消息,木真灵土的开启时间就在这两天了。

    很多修士都羡慕无比的望着那些手里有着令牌的人,因为只有那些有着令牌的人,才有资格踏入木真灵土。至于其他人,只能看着凑凑热闹而已。

    所谓机缘就是如此,得不到就是得不到。

    很快,一大群人就腾空而起,纷纷向着天巨峰的后山飞去。

    席千夜亦是踏空而行,随着人群往那边汇聚而去。一路上,他发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生物,有的身上笼罩着浓郁的魔气,有的则妖气冲天,还有的奇形怪状,不知什么生灵。

    “叶兄,此次木真灵土之行,妖魔鬼怪皆尽出世,高手甚多,应该多加当心啊。”

    一股熟悉的声音响起,只见不知何时,朱百河已经出现在席千夜的背后,三两步间就与席千夜并肩而行。

    “应该多加当心的人,乃是朱兄吧。”席千夜瞥了朱百河一眼,似有深意的道。

    朱百河闻言瞳孔一缩,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表情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淡淡一笑,接着席千夜的话道:“不错,我倒是忘了,聂兄乃是紫霄王朝的太子,在木真灵土里面的帮手自然不会少,与我这等散修不同。”

    朱百河摇头晃脑,仿佛在掩饰着什么,不知从何处变出一把折扇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很快,两人就跨越虚空,出现在天巨峰里天宫指定的一处空地上。

    此刻空地上已经汇聚满了人群,一眼望去怕是有着几千之数。

    “人真多。”席千夜道。

    “每一届木真灵土开启都会有三千个名额,结果那些统治者却只拿出三百个名额来竞争,心可相当的黑。”朱百河面无表情的道。

    “朱兄怎么知晓每一届木真灵土开启都会有三千个名额?”席千夜笑着道。

    朱百河闻言一愣,意识到自己又失言了,她摇摇头,镇定自若的道:“聂兄不爱打探那些个消息,自然不知晓,其实名额有多少也不是什么秘密。”

    席千夜目光望向那些黑压压的人群,汇聚在天巨峰后山有着几千人,不过丝毫不杂乱,相当的泾渭分明。一眼望去,大致分为四个大区域,分别代表着四大圣城。而且四个大区域里面也三五成群的汇聚着一些小团体,显然都是一些利益与关系上都相当亲近的人。

    “太子殿下。”

    远处,有几道人影行走过来,里面有两人席千夜都认识,一个便是他的贴身侍女兼护卫玉珠,另一个则是佰行武。

    几人来到席千夜面前,全部都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眼眸里有着几分崇敬,不是曾经那种看待主子的恭敬,而是面对强者的崇敬。

    此刻的聂人雄虽然依旧乃是紫霄王朝的聂太子,但在那些属下与仆从眼里,代表的意义已经截然不同。

    “你们手里都有令牌?”席千夜惊讶的望着眼前的十人。

    此十人有席千夜认识的,也有席千夜不认识的,看起来应该全部都是聂天帝主的属下心腹。

    “承蒙帝主抬爱,我们几人皆被赐予了名额。”

    佰行武颇为有些惭愧的道,他原本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去争取到一个资格,但最终却以失败而告终。说起来,最后他反而不如自家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