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走后那些看戏的人也散了,毕竟今天他们的帝王被气得不轻,如果被抓住把柄一定会很惨,所以今天一定要小心。+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雅风寻视了一圈球场都没有看到她最想看到的那个人。

    “侑士哥哥,慈郎呢?”

    “应该在哪睡觉吧,你在这等一下我去找他。”

    “恩恩。”雅风很兴奋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忍足去找我们可爱的小绵羊了,雅风没什么事做就走到迹部和日吉打球的球场边看他们打球。

    迹部自然是看到了雅风过来,他故意挑起日吉打了一个高吊球。

    “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美技下吧。”随声而至的就是他那华丽的破灭的圆舞曲。

    雅风不禁扶额,不愧是水仙花兼孔雀,真是自恋到无可救『药』了。[]网王之那些年那些人那8

    “女人,你那是什么不华丽的表情,啊嗯。”

    迹部本是想看到雅风崇拜的眼神可是没想到看到的却是雅风那无语的嫌弃。

    “水仙花大爷,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的华丽啊,我们这些普通人承受不起啊。”

    “本大爷一向是最华丽的,是吧,桦地?”

    “是。”某大叔回答。

    这下雅风就不只是扶额了,她就差没吐了。

    “怎么,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不这么认为?啊嗯。”

    “额,虽然我觉得弦一郎哥哥比你帅,但是确实华丽的水仙花大爷更适合手冢冰山。”某人很“认真的”说。

    “你...。”某水仙花再次败北。

    “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到底是为什么来冰帝的?不会就是为了来向本大爷来展示你的口才的吧?”某人明智的转移了话题。

    “怎么可能,我才没那么无聊呢,我是来看可爱的慈郎的。”雅风就差没眼冒红心了。

    “慈郎?”

    “是啊,慈郎那么可爱,当然要亲身来虐虐咯。”某花痴快流口水了。

    “真是不华丽的审美啊。”

    “说谁的审美不华丽啊?我们家慈郎哪不华丽啦?他是你儿子,貌似最宠慈郎的就是你吧,那是不是你大爷的审美也不华丽啊。”雅风炸『毛』了。[]网王之那些年那些人那8

    “什么慈郎是本大爷的儿子啊?什么最宠慈郎的是本大爷啊?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在胡言『乱』语什么?”好吧,迹部大爷也炸『毛』了。

    本来还在看戏的众人,见这两人快要打起来了连忙来劝架。

    就在这边一片混『乱』的时候忍足带着睡眼朦胧的慈郎走了过来。

    “咦,今天好热闹哦。”某不知状况的绵羊兴奋的说。

    一听到慈郎的声音,刚刚还在和迹部大眼瞪小眼的雅风一下就到了慈郎面前,只见她双管齐下捏着慈郎的脸摩挲,嘴里还念念有词:“好软好滑哦,不亏是我最喜欢的慈郎,真是太可爱了,真想把他打包回家啊。”

    众人面对反差如此之大的雅风都凌『乱』了,迹部大爷嘴角抽搐,没想到他这个最华丽的大爷居然有一天会输给慈郎那个一点都不华丽的家伙。慈郎则是呆住了,谁能告诉他眼前这个看着他流口水一直在虐待他的脸的女生是谁啊,他们网球场不是不让女生进来吗?忍足则是十分尽责的当个观众。

    “那个,你是谁啊,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慈郎终于从呆愣中缓过神来,一把拉下女孩在他脸上肆虐的手两眼亮晶晶的问。

    “额,好萌啊!”某人口水流的更欢了。

    众人眼角抽搐,这还是刚刚那个『逼』得迹部发飙的女孩吗?

    “咳咳。”忍足假咳两声,拉过现在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某女,对慈郎说:“她是真田雅风。”然后又对雅风说:“雅风,你再这样会把慈郎吓跑哦。”

    只见雅风一下就恢复了淑女状,规规矩矩的站着,嘴边带着淡淡疏离的微笑。

    “你好,我是真田雅风,刚刚失礼了。”

    雅风心里也在反省自己,自己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没有防备的『露』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呢,不论是对刚刚的慈郎还是之前的迹部,难道真的是因为今天被忍足爸爸感动到了,让自己把隐藏了那么久的本『性』展现出来了?还有忍足,虽然才见到,他也没有像忍足爸爸那样流『露』那么浓的宠爱,为什么在他面前自己会觉得那么的轻松,那么的依赖呢?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前世自己是独生女,没有哥哥姐姐可以依赖,而在这里对弦一郎和宗一郎都没有这种感觉,在宗一郎面前会被照顾得很好,在弦一郎面前会很有安全感但同时也很有压迫感。

    就在雅风在这天人交战的时候,慈郎突然睁开眼睛大叫到:“啊,你就是侑士的未婚妻?”

    这一喊不但把雅风飞走的思绪叫了回来,也顺带着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叫了过来。

    “什么,她是侑士的未婚妻?”向日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

    “真是不华丽呢,是吧,桦地?”迹部不满的说,可是他到底在不满什么呢?

    “是。”

    “忍足前辈,真田桑,真是恭喜两位呢。”凤宝宝反应过来说。

    “切,忍足,你真是逊毙了。”额,宍户,这哪就逊毙了呢?

    “前辈,以下克上。”这,这话这是能说吗?

    “额,慈郎,为什么你会说我是侑士哥哥的未婚妻呢?”雅风听着那些话早就嘴角抽的不行了,但是她还决定问清楚。

    “额,是侑士出去之前跟我说的,他说他要去相亲,你又是他带回来的,那你不就是他的未婚妻吗?”慈郎很无辜的说。

    雅风很无辜的转向忍足问:“侑士哥哥,为什么要说是去相亲呢?”

    “我爸爸刚刚安排咱们见面不就是想让咱们相亲吗?”虽然后面的发展有点意外搞得你变成了我的妹妹。当然后面那一句忍足没有说出来。

    “额,好像是的。”

    哎,少根茎的雅风就这么被关西狼给带进沟里了,众人一下子明了了,原来这位是忍足的未婚妻啊,怪不得忍足对她这么好,可是忍足又会对她好多久呢?

    “你是我们学校的吗?”慈郎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一脸好奇地拉着雅风聊天。

    “不是,我是立海大的。”

    “立海大?”慈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睁大他那双本来就不小眼睛问:“你就是文太说的那个会做好吃的的真田的妹妹?”

    “嗯,应该是,弦一郎哥哥好像没有别的妹妹了。”雅风带着几分好笑的说。

    “真的啊,那你能不能做给我吃啊?文太说你做的超好吃的说。”慈郎两眼放光。

    “好啊,我下次来的时候给你带过来。”

    “太好了,雅风你真好。”某只高兴的蹦了起来。

    “那雅风不给我做吗?”忍足很‘伤心’的问。

    “额,怎么会,肯定会有侑士哥哥的。”

    “呵呵,果然雅风是很疼我的呢。”

    “额。”雅风挂了一头的黑线。

    就在这时候雅风的电话响了,是宗一郎,说是要回去了。

    “那,冰帝的各位,我要告辞咯,今天打扰了。”

    雅风很淑女的告辞,之后就随忍足离开了。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