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湾区之王 > 1032 技高一筹
    凯姆-钱塞勒的注意力保持了高度集中,其他队友都各司其职,而他作为相对自由的强卫则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四分卫的一举一动,他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陆恪试图传球给马库斯的动作,但钱塞勒却没有莽撞地冲上前防守。

    西雅图海鹰防守组本赛季之所以能够扬名,就在于他们的前线防守和二线防守分工明确。

    不同于新英格兰爱国者之前对阵旧金山49人的临时防守战术变化,西雅图海鹰将防守组的任务真正地分化开来,为每一位球员减少了相对应的多余任务,这使得他们可以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看似简单的战术却因为休赛季、季前赛和常规赛的不断磨合,渐渐培养出了威力。

    跑卫变身成为外接手从槽位出发完成接球的战术,经过几个赛季的发展,现在已经成为联盟进攻组战术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海鹰队防守组怎么可能没有相对应的准备功课呢?

    不需要钱塞勒上前,外线卫K-J-莱特和替补上场的新秀防守端锋布鲁斯-厄文,他们将见机行事完成前线的拦截;如果陆恪真的传球给了马库斯,而莱特和厄文还出现了漏人,那么负责防守这一侧的谢尔曼和钱塞勒也会立刻上前补防。

    钱塞勒依旧在调整自己的脚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陆恪的动作。

    陆恪没有传球。

    这是一次假动作,钱塞勒的身体重心稍稍往前冲了一小步,因为陆恪持续朝着右侧横向移动了些许,眼看着就要离开口袋保护——站在这一次的防守端锋厄文已经提前移动了重心,却发现自己被陆恪欺骗了,于是干脆放弃了马库斯,顺势朝着陆恪所在的方向冲刺了过去,突如其来地执行擒杀战术。

    电光火石之间,陆恪第二次抬起了手臂,似乎正准备传球,但眼看着注意到了厄文的动作,被迫收回了动作,及时收住了脚步,重新退回了口袋保护范围之内。

    同时,陆恪持续朝着左侧横向移动,眼看着自己的进攻截锋艾利克斯-布恩主动迎前对上了厄文的冲击,陆恪的口袋脚步却依旧没有停歇,沉稳而快速,瞬间就拉开了与厄文之间的距离,视线还在持续不断地寻找着接球目标。

    钱塞勒立刻就调整了重心,没有跟随陆恪的脚步移动,但上半身却直立了起来,一旦陆恪完成传球,他就随时都可以做出防守动作。

    陆恪大步大步地移动着,转眼之间就离开了左侧进攻截锋乔-斯坦利的保护范围,暴露在了口袋之外。问题就在于,西雅图海鹰这一侧的防守锋线球员雷德-布莱恩特足足有323磅,就如同笨重的推土机一般,根本不具备突袭四分卫的能力。

    此时,旧金山49人的左侧、也就是西雅图海鹰的右侧,莫斯和洛根两名球员的推进脚步都已经离开了短传区域——

    莫斯正在内切进入中央地带,而洛根则持续前进直线推进。从开球到现在也就是两秒到三秒左右的时间,他们的推进脚步还没有完全打开局面,却已经开始形成威胁,角卫和外线卫已经分别开始跟随着两名球员贴身防守,钱塞勒依旧没有轻举妄动。

    就在此时,陆恪抬手传球了。

    从手部的弧度和身体的扭动来看,这是一记长传。

    当机立断,钱塞勒没有任何迟疑就做出了判断和反应——显然,陆恪的传球目标就是洛根,而他们之间的连线已经成为了整个联盟最具危险的搭档组合,无论是默契还是能力,从路线到卡位再到深远打击,可以说是全场覆盖无一死角。如果钱塞勒不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那么洛根就很有可能甩开外线卫希尔的贴身盯防。

    观察,再观察。钱塞勒一直到确定了陆恪的进攻战术之后,这才开始移动脚步,他竭尽全力地开始朝着洛根的所在方位冲刺。

    冲出去七码、八码左右的距离之后,下意识地回头瞥了一眼,钱塞勒需要对橄榄球的弧线和高度做出一个预判,不仅仅是为了抄截,同时也是为了防守卡位,当接球球员停下脚步准备完成接球的空档,这就是防守球员扭转被动的时刻,所以他们必须掌握更多的情况和细节。

    但这一瞥却让钱塞勒愣住了:橄榄球呢?

    虽然钱塞勒依旧保持了高速推进的脚步,但注意力还是难免有些走神,下意识地开始在天空之中寻找橄榄球的轨迹。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传球不是朝着洛根这一侧,而是朝着另一侧的吉恩?陆恪的传球手法十分细腻,往往能够通过手腕的瞬间爆发完成改变传球路线,经常让防守组的球员出现判断失误,可是整个天空之上都没有看到橄榄球,这也太奇怪了吧?

    钱塞勒的视线终于移动了下来,然后就看到了慌手慌脚的布莱恩特、竭力冲刺的瓦格纳,还有一往无前的陆恪!

    什么?这居然是一次跑球战术?而且还是陆恪的亲自跑球?

    草!

    ……

    从左侧横向移动脚步开始,到抬手传球寻找洛根为止,陆恪始终在制造烟雾弹。

    这本来的确是一次快速开球、快速出手的战术,马库斯就是传球目标,但随即陆恪就注意到了钱塞勒以及莱特的站位,立刻就做出了判断,且不说是否可能导致抄截,即使马库斯成功地完成了接球,这也最多只是一次四码、五码的推进。

    迟疑之间,陆恪就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传球的最佳良机——

    快速出手的奥义就需要在思考发生之前完成出手,稍纵即逝,现在既然错过了,陆恪干脆就快速横扫了一遍整个后场,将进攻球员和防守球员的位置在脑海里建立一个三维立体模型,此前反反复复的录像研究立刻就可以看出成效,当机立断就做出了第二次的战术拟定,针对西雅图海鹰防守战术的应对战术。

    包括旧金山49人的联盟大部分球队展开防守时,他们都是以前线防守球员进行突袭以及冲传的骚扰,尽可能压缩四分卫的出球时间,打乱四分卫的传球节奏和空间,即使是汤姆-布雷迪这样以短传快速出手著名的四分卫,往往也需要面临巨大压力;继而为自己队友们后续的传球防守赢得更多空间。

    但西雅图海鹰的防守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以二线防守和地面防守为主,给予了四分卫足够多的时间与空间传球,却让四分卫陷入没有传球目标的窘境之中,迫使四分卫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地在口袋里乱撞,然后再由防守前线球员施加压力,让四分卫做出无奈选择,给予自己二线防守创造失误的空间。

    地面防守是海鹰队的基石,而二线防守则是伺机出动的长鞭。

    换而言之,如果能够打乱海鹰队地面防守的部署和节奏,那么也就意味着进攻组的推进能够迎来全新的良机。

    遗憾的是,旧金山49人的两名跑卫即使在巅峰状态之下,也不是马肖恩-林奇或者阿德里安-皮特森那样的野兽式球员,这也意味着,陆恪必须从节奏入手,不断地切换传球和跑球的排列组合,并且能够完成一定的推进,这才是最重要的。

    刚刚第一次进攻,以跑球的方式选择了传球,这是对西雅图海鹰防守部署的第一次打乱。

    现在第二次进攻,陆恪将以传球的方式选择跑球,再次对对手的防守节奏进行破坏。

    归根结底,这还是一次战术布局的算计,在智慧的较量中,陆恪再次展现出了自己的高明!

    脚步来到左侧之后,陆恪果然就看见了眼前的一马平川,因为海鹰队的地面防守主要是针对马库斯或者高尔而存在的;当陆恪选择传球战术的时候,线卫必然选择后撤进而协助二线防守,对于陆恪的“阅读选项进攻”,他们的准备不足,这也是他们相对简单相对专注的防守战术之中不可避免的薄弱环节。

    当然,这也不是一次阅读选项进攻,因为陆恪没有盯紧一名线卫进行战术部署,而是随机应变地选择了持球跑动。

    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现在的陆恪已经不是刚刚进入联盟的菜鸟了,当机立断地快速持球跑动推进,视线余光紧接着就捕捉到了快速冲击过来的瓦格纳——

    作为中线卫,瓦格纳是防守跑卫的最后一道大闸。现在两名外线卫队友都已经开始后撤进行传球防守时,瓦格纳就是对位防守的唯一选择了;尽管布莱恩特也是这一次的防守截锋,但他的庞大身躯却根本无法完成加速和冲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恪渐行渐远。

    陆恪依旧没有慌张,朝着自己的左手边快速跑动推进,以一个斜线推进的路线尽可能地为瓦格纳的补防制造麻烦。

    蹬地!蹬地!蹬地!

    陆恪的冲球风格轻盈而灵动,就如同小鹿斑比一般,在丛林之间跳跃着,从起始位置冲向左侧边线的过程中,他将自己的速度完全展现了出来,这不是一次被动跑球,而是一次主动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