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唯吾独行 > 第八十五章 心灵之战
    吴歌看到了一个粉红色的世界,一个桃花盛开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有一座木屋,木屋前有一张躺椅,躺椅上坐着一个年迈的老奶奶,这个老奶奶一动不动,双眼闭着,手里还握着一件尚未织完的毛衣。

    吴歌进入了这个光明的世界,然后,他就感觉周围的时间恢复了正常,而外面的黑暗世界因为没有参照物到也看不出什么变化。

    刚才的吴歌就好像在看快进的电影,可当自己进入到这个电影中来,那他自己的时间流速自然也会变得和这个世界一样快,然后,吴歌自然就觉得时间恢复正常了。

    这就是初中物理上学过的参考系问题,两个人坐在一辆高速行驶的大巴车上,这两个人因为同坐一辆车,所以就处于相对静止的状态,可若是谁中途下了车,那车上那个人对于另一个下车的人来说自然是飞速地向前方远离而去了。

    吴歌走进了另一个人的心灵世界,因为神器的缘故,这里的现实和心灵颠倒了,所以吴歌看不到对方的真身,却能看到对方的心灵世界。

    吴歌走上前去,他询问道:“你是金星民间探索队的一员吗?”

    没有回应,这个老奶奶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这人也变得和苍树一样,她年纪太大了,大到看不清、听不到,记不起的地步了,而且和苍树不同的是,吴歌能在她的身上感觉到一股岁月的气息。

    这个人很可能已经在这个心灵世界待了好几十年了。

    吴歌没有打扰这个人,他越过这张躺椅,然后走进了这件木屋,这是一个朴实无华的林中小屋,木屋只有一层,但有四个房间,分别是卧室、厨房、客厅和书房。

    在书房里,吴歌看到了一个很大的书柜,书柜上全是各种各样的笔记本,而在书桌上,吴歌看到了一本已经打开但却未动笔的笔记本。

    吴歌拿起那本笔记本并往前翻了几页,随后,他便看到了一段日记,那日记上写道:“被困在这里的第23725天,我忘记了给小猫们添猫粮,导致小猫们一直叫唤,而且是叫唤了十多分钟后我才反应过来它们为什么叫,我有些记不清,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经常阅读以前的日记,可我的眼睛有些看不清了,我好像是为了某个承诺而一直等候,我写日记原因是为了不忘记这一切吗?”

    吴歌计算了一下,23725天,大概是六十五年,这也就是说,这个探索队的队员被困在这里至少六十五年了,她的情况比苍树还要严重。

    吴歌继续翻看笔记,他这次找到了书柜上第一排的第一本日记,那本日记散发出一股腐朽的味道,吴歌根本没有去拿,而是利用精神力直接扫描了一遍这本日记,而在扫描过后,吴歌就瞬间明白了一切。

    在第三批探索队里曾经有一个二十三岁的狼人族女毕业生,她加入探索队的原因是来这金星表面寻找她的父亲,但没想到,她和探索队一同被困于空间裂缝之中。

    进入那个克莱因瓶型的空间后没多久,他们就发现了那里的时间流速非常快,先是那些暴露在外的背包、物资、设备开始高速老化,然后消失,随后则是生命体、实验用的小白鼠,最后则是人。

    但这个探索队的成员素质非常高,他们没有慌张而是立刻计算出了物资、仪器和人类老化的速度,在这个空间里,似乎没有灵魂的物体比拥有灵魂的生物老化速度更快,所以他们立刻就食用了所有的食物,同时寻找出口。

    小白鼠的老化速度大概是10秒钟等于一年,而人的老化速度大约是1分钟等于一年,得出这个结论后,他们立刻开始分头寻找出口。

    但很可惜,这是克莱因瓶,对于三维生物来说,这就是一个无限大的世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有人发疯了,因为每过一分钟,他们的容貌都会老化一年,这个诡异的地方最终还是让人们崩溃了。

    而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具有渊博知识和精明头脑的苍树猜到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而且还计算出了两个出口的所在位置。

    这时候的他们已经衣不遮体,因为防护服距离人体最近,并和人体皮肤接触,所以腐化的程度比那些仪器设备慢多了,可尽管如此,防护服损坏的他们离开这里也可能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们只得选择进入了另一个洞口,那里便是吴歌现在所在的世界,一个里外颠倒的世界,在这里,人们将没有秘密可言,每个人都能看到其他人的内心。

    丑恶的、肮脏的、残忍的、阴险的亦或是善良的、单纯的、干净的,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暴露出来,而谁的精神力更强大,那谁的心灵世界就更巨大。

    就好像现在,吴歌那漆黑的心里世界宛若宇宙,而这个女探索队成员的心灵世界则只有一亩三分地。

    吴歌开始查看新的日记,在所有进入这个内外颠倒的世界里后,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目了然,这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在他人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谁曾经有过阴暗的念头,谁有过善心,谁为了一己私利来到这里,谁是为了救人才甘愿冒险,这一切都一目了然。

    这,是一个不能说谎甚至连客套话都不能说的世界。

    在大人的世界里,就算对方有什么毛病,我们一般都不会当面说而是会在心里吐槽,但在这里,所有人的心灵世界都开放了,如果厌恶对方,那心灵世界会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

    在这里,大家坦诚相见,但坦诚相见带来的却不是互相理解,而是互相怨恨。

    所以,更严重的事情出现了,在现实,人们互相怨恨但只要不做出报复的行动就没事,可在这个心灵世界,人们一旦相互怨恨,那就相当于是动用心灵之力展开和怨恨之人的战斗。

    这所导致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几个幸存的探索队员展开了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战斗,那是一场无法描述的战斗,那是一场心灵之间的战斗,是充满想象力的,是无比混乱的,也是无比邪恶和丑陋的。

    最后的结果便是,苍树和女探索队员赢了,因为他们两人没有对彼此的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