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十五回 大甜桃猫
    “汪汪……”台风狗把情况作了详细的汇报,圆梦猴气得咬牙切齿,它恨不得过去一口把那个圆脑袋咬下来,然后像吃桃子一样嘎嘣嘎嘣的吃掉。

    经历了这场磨难的森林就像凤凰涅槃一样获得了新生,到处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树木好像比任何年份都要茂盛得多,树上挂满了果子,红彤彤、金灿灿、黄橙橙、绿油油的果子压弯了枝头,动物们伸手就可以摘到果子,圆梦猴的王位也在这场灾难中得到了巩固。

    这样平平安安的过了好几年,可以说是国泰民安,天下大治,高枕无忧了。

    然而渐渐的圆梦猴开始骄傲起来,它不再像以前那样亲近下属了,就连蘑菇兔、熊学士、台风狗也经常遭到它的训斥,什么豁唇兔、熊瞎子、放屁狗,经常挂在嘴上,别的动物就更不用说了。

    有时候圆梦猴懒得起床,就对台风狗说:“我今天有点儿不舒服,让大家吃点蘑菇算了。”

    台风狗就会很不情愿的对等在外边的动物们说:

    “你们自己采蘑菇吃去吧,大王今天身体欠佳……”

    “大王怎么了?”

    “用不用吃药呢?”

    “森林里有一株千年灵芝,用不用采来吃?”

    “用不着,”台风狗向大家摆摆手,说,“没事的,你们走吧。”

    刚开始,动物们从关心的角度问这问那的,它们真担心它们的大王有什么病,但是时间久了,它们发现圆梦猴其实并没有什么病,说身体不适不过是托词而已,渐渐的动物们与圆梦猴疏远了。

    由于圆梦猴的懒惰,动物们有时候好多天吃不上果子,虽然蘑菇足够它们填饱肚子,但是那诱人的果香还是令人魂牵梦绕的,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觉得珍贵,当自己嚼着蘑菇心里想着圆梦猴可能正在吃一个大甜桃的时候,心也开始变味了,由向往逐渐变为嫉妒,最后甚至有些愤愤不平了。

    “要是我也能爬树就好了,”猫说,“那样我就能吃到森林中最大的甜桃了……”

    “学习爬树那可是违背上帝的意志……”松鼠说。

    “我就是上帝,我是王字最上面的那一笔……”猫说。

    “你不怕上帝惩罚吗?”

    “有什么,最多不过是下几场暴雨而已,有什么,我们不是都挺过来了嘛……”

    “你不怕挠痒痒之刑吗?”

    “大家吃的饱饱的,谁愿操心管这些事情呢?就拿你说吧,你会告密吗?”

    “可能不会,我还没有想好,不过,大王对我们可是有恩在先呀……”

    “学习爬树是自己的事情,也不是什么恩将仇报,再说了,假如我学会了爬树,我还可以帮助大王呢,在大王身体不适的时候,由我爬树摘果子,既为大王分了忧,大家又能吃到果子,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何乐而不为呢?”

    猫说得似乎句句在理,无懈可击,但松鼠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它也说不清楚。于是它说:

    “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世上不存在绝对的对,也不存在绝对的错,什么都是相对的。比如有人说,天是圆的,地是方的,如果响应的人多了,就成了对的。如果你出来说天是方的,地是圆的,有人就会站出来说,‘你说错了。’其实,天地那么大,谁见过它的全貌,不都是异想天开,凭空瞎说吗?难道你能说这种瞎说是正确的,那种瞎说是错误的吗?”

    松鼠还在嘀咕什么。

    最后猫丢下一句“别人能做的事情,我也一样能够做到”的话,(既像对松鼠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后来松鼠还是忍不住告了密,猫受到了严刑的惩罚,但丝毫没有改变猫的志向,它励精图治,终于学会了爬树,然而松鼠却因此得罪了猫,猫视鼠类为敌人,大概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吧。

    猫离开了松鼠,一个人向森林深处走去,热血在它的胸中涌动,自己的身体条件不比圆梦猴差,但地位却相差如此悬殊,一个是令人景仰的森林之王,一个是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圆梦猴会爬树吗?

    有什么,圆梦猴能做的事情,我也一定能做到,上帝?上帝是一只老猴子?那不是圆梦猴用来骗人的吗?我还想说上帝是一只大花猫呢。

    哈哈哈……

    “咚……”正想着,它的头上突然被什么砸了一下,它吓得跳了起来,它还没回过神来,只听树上传下来一个很欢快的声音:

    “大甜桃……猫——,拣起来,想什么呢?”

    猫这才回过神来,朝上望去,只见圆梦猴站在树上,正朝自己笑呢,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甜桃,见猫弄清了怎么回事,就又说,

    “喂,大甜桃……猫——,没吃饭吧,再给你一个,接着……”

    左一个大甜桃猫,又一个大甜桃猫,爽性我们就称它为大甜桃猫算了,简称“大甜桃”,读起来也上口。

    “谢谢你,大王……”大甜桃猫笑着向圆梦猴招手,心里却想着为什么这站在树上的不是我大甜桃猫而是圆梦猴呢?

    “回去吃吧,大甜桃,”圆梦猴说,“不要再往里走了……”

    “知道了,谢谢……”大甜桃明白圆梦猴的意思,再往前走,差不多就踏入禁区了,圆梦猴为了防止别人模仿其爬树,它总是走到森林的深处,看周围绝对安全了,才爬树,稍远一些,有台风狗的纠察队守卫着,所以,外人很难看到圆梦猴怎么爬树的,就连台风狗都没有亲见过。

    大甜桃猫拣起掉在地上的大甜桃,往回走,不知怎的,它竟越走越气,到后来甚至拿起大甜桃向前扔去……

    “唉哟……汪汪……”。

    大甜桃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台风狗的头上。

    台风狗来干什么了?

    带着纠察队来抓大甜桃了。

    原来大甜桃刚走,松鼠就觉得不对劲,大甜桃不像是单纯的发牢骚和开玩笑,它要动真格的,这不是拿整个森林开玩笑吗?下几场暴雨没关系,能没关系吗?上次浩劫历历在目,若不是蘑菇兔出谋划策,森林早就毁灭了,它想起了那次是圆梦猴亲自救了自己,知恩不报非君子,遇到大是大非的问题自己还是应该站稳脚跟,虽然心里也隐隐的觉得告密是不太光彩的,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希望大甜桃能够理解吧。

    屁!

    换了你能理解吗?

    何况是心胸狭窄的大甜桃呢。

    松鼠把大甜桃的事告诉了台风狗,台风狗觉得事态很严重,必须严肃处理,以此来整顿一下森林的秩序,自从那场灾难以来,森林里一直是温暖的,温暖久了,就想懒懒的晒太阳,现在是应该来一点寒流了,把那些睡着晒太阳的撵起来,台风狗这样想着,便带领纠察队的人员出动,寻找大甜桃,把它抓获归案。这不,刚走过来,就挨了一下子。

    “汪汪……,这是哪个混蛋,随意乱扔东西?”由于桃子正好打在眼上,台风狗一时睁不开眼睛,不知道是谁打的,拿什么打的。

    “是大甜桃干的。”其它纠察队的人员已经看到了呆住的大甜桃,它们一齐说。

    “汪汪……给我抓住,”台风狗气呼呼地说,“这小子一定是探听到了什么风声,来了个先下手为强。汪汪……”

    “汪汪……”台风狗朝着森林深处狂吠几声。

    不一会儿,只听到森林里一阵刷刷的声音,抬头看去,只见圆梦猴从这个树头跃到那个树枝,似打秋千一般,姿态优美极了,动物们看得眼睛都发呆了。

    “真是一位美猴王呀……”不知是谁惊叹的叫了一声。

    须臾之间,猴子已经从树上下来,并且来到台风狗的面前,问道:

    “有什么事情?”

    台风狗朝着大甜桃叫了几声,说:

    “这家伙要违背上帝的意志……”

    “你说什么,具体点儿,它到底做了什么?”猴子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刚才它还和这个大甜桃说话呢,其实它一直很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家伙,虽然个子小,但却很灵活,它正想着让它陪在身边玩呢,因此平时特别优待它,今天它是把自己在树上找到的最大的两个大甜桃送给它,就好像清朝皇帝送大臣们黄马褂一样令人受宠若惊的待遇。

    然而,大甜桃猫非但没领情,反而更加重了其嫉妒心,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

    “汪汪……”台风狗把情况作了详细的汇报,圆梦猴气得咬牙切齿,它恨不得过去一口把那个圆脑袋咬下来,然后像吃桃子一样嘎嘣嘎嘣的吃掉。

    “是事实吗?”圆梦猴希望听到大甜桃说一声‘不’字,它很希望事情的结果是松鼠是在栽赃陷害,而大甜桃是无罪的。

    “是事实……”大甜桃不紧不慢的说,好像对这件事满不在乎的样子。

    “马上召开全体动物大会,”猴子说,“按照森林法的有关规定进行处罚。”

    “汪汪……”台风狗边走边向四面狂吠,一会儿的时间森林里的动物全部通知到了。

    它们来到一片比较开阔的地方,这是它们的会场,也是每次遇到重大的事情开会的地点,上次惩罚宽背虎也是在这个地方。

    会议由台风狗主持,首先它回顾了自从上次大暴雨以来,在圆梦猴大王的领导下,大家齐心协力克服种种困难,终于迎来了如此繁荣的时期,讲述了圆梦猴如何的爱民如子,事例生动感人,催人泪下。会场里静极了,只能听到一些动物啜泣的声音。

    然后话锋一转,“但是……”,台风狗故意把话打住,面向大家,放慢语速,一字一字的说:

    “现在有人要破坏大家的幸福生活,你们同意它这样做吗?”

    动物们想起了大暴雨以后那段艰苦的生活,每天两只蘑菇,只能保证饿不死而已,哪是正常人的生活呢?还有比这更难过的猴子称王之前的那段生活,“望树兴叹”,“守株待菇”,那还叫生活吗?那简直是连猪狗都不如。

    你看,动物们一激动,把未来的话都拿出来了。

    台风狗见大家没有动静,就又重复了一遍。

    “不同意……”

    “当然不同意……”

    “谁想过艰苦的生活,让它自己去过好了,不要连累了大家……”

    动物们如大梦初醒,纷纷的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台风狗见时机已经成熟,就把大甜桃猫如何背叛上帝,如何要置大家于死地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出来,一下子群情愤激,大家都要求执行森林法,给大甜桃以重刑。

    随后,挠痒痒之刑在广场上执行。

    其惨烈之状与上次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小的大甜桃在重刑之下快要变成一桶桃汁了。

    动物们几乎都上手了。

    除了宽背虎和蘑菇兔。

    据说宽背虎和蘑菇兔当时就吓得晕过去了,第二天才醒过来,醒来以后,蘑菇兔有些神经分裂,经常傻笑,说胡话,还说上帝其实是一只大白兔,由于是在病中,再加上它是有功之臣,圆梦猴倒没有计较什么,只是催促熊学士尽快想出治疗的办法,后来,熊学士采来了那株千年的灵芝,再加上其它几味草药,慢慢调理,又请来了狐狸小姐陪它说话,过了一段时间,蘑菇兔的病渐渐好转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