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二十回 飞梦成真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鸡天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大家的中间,昂着头,口里叼着那个大苹果,俨然像个裁判员。

    时间久了,大家对鸡练习飞行的事情逐渐看得淡了,淡得像往长江之中放入一勺子白糖似的,到后来甚至成了纯净水了,大家各干各的事情,没有人再理会鸡的事情了

    然而鸡却并没有因为失败而气馁,反而是愈挫愈坚。由于每天不停的扇动着前肢,不仅使前肢有了极大的力量,而且使胸部练出了厚厚的结实的肌肉,为飞行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鸡的身体的其它部分也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鸡并不知道,它的前肢变得又宽又大,扇动起来会有很大的风,它的后肢可以独立的支撑身体,并且随意行走,整个身体的形状变得像一个芒果一样。

    练了一天的鸡疲惫之极,一躺下便呼呼的睡着了。

    “喂,你好!”

    正在专心练习飞翔的鸡对这句问候竟毫无反应,不是它没有听到,而是这么尊敬客气的称呼早就不属于它了,代替它的是讽刺、挖苦以及嘲笑,所以它继续练习它的,懒得去理会。

    “喂,你好,亲爱的鸡。”又是一句。

    这一句它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温和而亲切,似春雨滋润万物,像轻风抚摸面颊。

    久违的声音。

    是谁呢?它环顾左右,却没有踪影。

    “朝上看,我在这儿呢!”

    它抬头看去,在自己头顶上方几米高的空中——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动物,脸像猴子,但远比猴子要白净好看,奇怪的是,除了四肢之外,背部长有一对很大的翅膀,不停的扇动着,就像一只空中飞翔的蝴蝶一般。

    “喂,你是谁?”鸡好奇地问。

    “我是小天使。”

    “你背上扇动的是什么?”

    “翅膀。”

    “我也想有一双翅膀。”

    “你会有的。”小天使说完就不见了。

    “小天使……”鸡很着急,它有很多话要问,这一着急,竟把它从梦里惊醒了。

    它回味梦里的事情,好一会儿不想睁眼。

    但练习飞翔是必需的。

    它用力的扇动着自己的前肢,今天它意外的感觉到自己的前肢非常有力,一扇动,身体竟腾空而起,远离地面数尺。它甚至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一迟疑,竟从空中摔了下来。

    好疼哟。

    为什么会疼呢?

    从空中掉下来了。

    为什么会掉下来呢?

    飞……飞起来了……

    它突然变得兴奋起来了,这不正是它日思夜想的理想吗?

    这不是梦吧?它用嘴去啄自己的前肢,看看有没有痛觉,它听说做梦是没有痛觉的,然而它却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前肢已经变成了像小天使一样的翅膀。它情不自禁的狂呼起来:

    “我成功了,我会飞了……”

    “我有翅膀了……”

    “我变成了天使了……”

    从现在开始我们该称呼它为鸡天使了。

    它没有啄它的前肢,准确地说现在应该称为翅膀了,它不是怕疼,它……

    是因为激动。

    一激动,它便不感到疼痛了,竟扑楞楞的在树林里飞了起来,飞得不高,但也不至于落到地下,现在倒真像一只蝴蝶在花丛中飞舞。

    开始它还觉得有些头晕,到后来同走路没什么区别了。它一口气转了好几圈,才落了下来。

    虽然它的飞行高度还不至于上到树上,但它已经感到非常高兴了,学会飞行,这对它和所有动物来说,已经迈出了很大的一步了,由爬到飞,对于动物们来说,这将是一次巨大的飞跃,它的意义不亚于蒸汽机的发明,森林里必将掀起一次新的革命。

    “鸡天使会飞了。”森林里的动物开始传递新闻了。

    “甭开玩笑了……”

    “这样的玩笑已经老掉牙了,你换点新鲜的吧……”

    森林里没有谁肯相信,因为它们原本就认为这是非常荒谬的,所以它们并没有想过鸡天使会成功的。既然没想过,所以自然就把它当成玩笑了。

    那些没有涵养的甚至会把“神经病”之类的话给扔出来。

    有的愤然离去,对说话者嗤之以鼻,这一类可能是同情鸡天使的一类动物,它们觉得这样抓住不放是很无聊的。

    然而它们不能不信,一则是因为传得多了,更为重要的是鸡天使就在它们眼前扑楞楞的飞。

    鸡天使的飞行在动物界是一次极大的震动,特别是对自然和自身的认识,许多认为不可行的事情,经过实践却证明是可行的。

    看来要改变这个世界,首先应该改变我们的思想。

    然而不久,大家的思想却又改变了。

    对于鸡天使的飞行,大家开始时感到新奇、羡慕,到后来却觉得有些好笑了。因为鸡天使只会在树林里扑楞几下子,根本就上不了树,上不了树,工夫就等于白费了,因此有些闲得无聊的动物开始编歇后语了,什么“鸡天使学飞行——白费劲。”等等。

    鸡天使却并没有为流言所吓倒,以前没有,现在更不会了。它反而可怜起那些动物来,只看到眼前,而不看将来。鸡天使学会飞行,已经向成功迈出了一大步,虽然现在还上不了树,但毕竟只是时间问题,只要苦苦练习,它相信自己能达到那样的高度的。

    鸡天使比以前更刻苦了,它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练着,即使短暂的休息、吃饭,它脑子里仍然在琢磨着飞行的事情,回忆自己的每一个动作,分析飞不高的症结所在。然后又很快的投入训练。

    鸡天使飞得是越来越高,终于有一天,它成功的飞到了树头上,第一次亲手摘下了象征着成功的果子。它激动万分,站在树上“喔喔喔”的叫了起来。

    这时天还没有大亮,动物们被鸡天使的叫声给惊醒了,大家不知怎么回事,纷纷跑到树下观看。

    “刚才是谁叫的?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

    “好像是鸡天使,我也是被惊醒了”。

    “鸡天使呢,好像声音就是从这儿传出来的。”

    “可能又去哪儿绕圈子了……”

    咚咚咚……

    水果竟似雨点般的从树上掉下来。

    有的打在动物们的头上。

    动物们暂时停止了思维,这是它们谁都没有预料到的,这种场面以前有过,那就是圆梦猴大王在的时候。自从圆梦猴大王走了之后,这种场面已经不再有了,虽然会爬树的动物多了起来,但那些家伙都自私极了,自顾自己享受,哪还管别人,比起它们来圆梦猴宽厚仁慈多了,所以很多动物都很怀念圆梦猴,对于这种场面,有的动物竟一下子想到了圆梦猴,

    “大王回来了……”

    然而没有人响应,因为现在很多动物的眼睛已经注视着树头上,它们惊奇的发现,站在树上的不是圆梦猴,而是鸡天使,鸡天使正站在树上,昂着脖子,对下面的动物似乎是不屑一顾。

    “鸡天使……”动物们不约而同的叫出了声。

    动物们用惊异和羡慕的眼光注视着鸡天使,昨天还是大家嘲笑的对象的鸡天使一夜之间成了最大的成功者,不愿相信也得相信,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鸡天使万岁……”

    这句呼喊,可能是出于奉承,也可能是出于内心,从心眼里真心佩服鸡天使,它能够在人们的嘲笑声中,矢志不移,顽强拼搏,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精神太可贵了。

    对于“万岁”二字,没有人再喊出来,大家虽然思想落后,但是也不能“有奶便是娘”,谁给果子吃,就称谁为王,既对不起圆梦猴,又伤人格,它们不准备拥戴鸡天使当森林之王,就像不拥戴大甜桃一样。

    “鸡天使,祝贺你成功!”

    “鸡天使,教我们学飞行吧。”

    “以后再说吧,”鸡天使原本没有当森林之王的想法,能飞到树上便是自己最高的理想。一大早把动物们喊来,就是因为高兴,至于以前动物们对它的嘲笑,它从来就没放在心上,现在也不会借机发泄,它认为动物们思想僵化,已经够可怜了,没有必要同它们一般见识,更不必以牙还牙,因此,它十分亲切地对大家说,“今天我请大家吃水果,咱不谈别的,大家尽情的吃呀,保证满足供应……”

    动物们大部分嘲笑过鸡天使,现在一听鸡天使让大伙吃水果,都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所以竟没人动口,鸡天使大概看出点端倪,因此说:“谁要不吃,我可要打了……”

    话音刚落,一个苹果丛树上飞下来,不偏不倚,正好扎在了独角兽的角上,怎么摆动也掉不下来,急得在地上打转转,动物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谁还要?”鸡天使站在树上,笑着说。

    “给我吧,”老牛打趣地说,“我两只角呢。”

    一个大苹果向着牛头的方向飞下来。眼看就要扎到角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老牛一抬头,水果竟直接飞进老牛的口中,嘎嘣嘣,老牛把它咬得粉碎,汁液从嘴里溅出来,香味也跟着蹦出来,大家看了,笑得前仰后合。

    “谁还要?”上边鸡天使又发话了。

    “我们都要。”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于是大家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抢着吃起来,一个没吃完,就又拿起了另一个,一个个吃得肚子圆圆的,肚皮差点没有裂开。这种感觉不亚于圆梦猴第一次给大家分桃子吃的那一次。

    自从大甜桃发动政变以来,绝大多数动物都没有好好的吃过一次水果,有的动物甚至连苹果是什么味道也忘得差不多了,难怪它们见了水果竟这么没命似的吃起来。

    太阳出来了,像一团红色的火焰,燃烧着,把周围的天空和树木映得通红通红,很快的,红色退去了,太阳变成了一个雪白的大玉盘,没有一点斑点,不久这个大玉盘竟越升越高,越来越亮,亮得刺眼。

    虽然刺眼,却并不刺肚,带着微温的太阳光照在那一个个圆鼓鼓的肚皮上,却是十分的舒服。

    动物们半躺在树下,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挂着微笑,用这特殊的仪式,欢迎新的一天的到来。

    “老牛,”上面又传下了话,“再给你一个。”

    老牛还没有来得及答话,一个苹果已经从树上掷了下来,这次可没有向头上飞来,而是向肚上飞过来,就在苹果落下的一刹那,老牛一挺肚子,苹果竟借劲弹了起来,落到了另一个动物的肚上,那个动物本来也是想躲,却不但没有躲开,反而像老牛一样,给了落下的苹果升起的力,苹果又弹到了别的动物的肚上,就这样,苹果在动物们的肚上飞来飞去,就是落不到地下,仿佛在用肚皮打乒乓球。

    “停——”

    随着一声喊叫,动物们的肚皮停止了运动。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鸡天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大家的中间,昂着头,口里叼着那个大苹果,俨然像个裁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