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廿六回 鱼儿学游
    一提起梦,它就想起了小天使,想起了那段辛苦的经历,现在终于熬出了头了,可以舒舒服服的度过每一天了,一想到这些,它心里就感到无比自豪,不由自主地又唱起了歌:“喔喔喔……”

    草丛中蹦出来的是一只蛐蛐。

    老鹰和啄木鸟相视着一笑,几乎是同声说:“原来是演奏家。”

    这笑与没笑,只能靠声音辨别了,是不是蛐蛐,也只能靠经验判断了,因为夜幕阻挡着视线,能看到一团模糊的黑影就不错了。

    “我们回去吧,”老鹰说,“我们干扰了演奏家的演出了。人家不高兴了。”

    “好吧,”啄木鸟说,“您可要记住今天说的话。”

    它们刚走开,蛐蛐又弹奏了起来,紧跟着知了也奏响了,倒是一对好搭档。

    老鹰和啄木鸟回去以后,很快进入梦乡。至于梦到了什么,它们没说,我也没问。

    鸡天使一大早就起来了,天还没亮,东方的天空还没有出现鱼肚白,整个森林里还是一团漆黑,昨天它心里想事情,睡得很晚,本来想多睡一会儿的,但是它已经养成了早起的习惯,一到这个时候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所以,它索性爬起来,到森林里散步。

    它扯开喉咙唱了几嗓子,它想自己一定又是第一个起床的吧。

    “那些懒汉们,还装什么飞天大志,我看是在睡梦里飞吧。”

    鸡天使心想。

    一提起梦,它就想起了小天使,想起了那段辛苦的经历,现在终于熬出了头了,可以舒舒服服的度过每一天了,一想到这些,它心里就感到无比自豪,不由自主地又唱起了歌:“喔喔喔……”

    森林里有很多动物走动了,有些明显比鸡天使起得还要早,这使鸡天使感到有些奇怪。

    “喂,这么早起来干什么?”鸡天使也看不清是谁,随便问了一句。

    “练习飞翔呀,啊……是鸡天使呀,您来指导我们吧,大家都很崇拜您的。”那个动物听出了鸡天使的声音,就说。

    “好……好吧,”鸡天使本想一口拒绝,但对方用那样的口气邀请自己,怎么好拒绝呢?自从老鹰的飞翔技术比自己高了以后,它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它觉得大家看它的眼光也有了变化,虽然它不想再努力成为飞天的健将,但是在大家心目中的威信还是应该有一些的,因此它说,“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儿就过去。”

    “谢谢……”那个动物说完就走了。

    “管它呢,”鸡天使自言自语地说,“先吃个苹果再说。”

    于是,它走到一棵果树前,抖抖翅膀,脚底一用劲,扑楞楞的飞上了树。

    然而没有飞上去。

    这只是想象。

    同时也是现实,因为它以前一直这样飞,一直这么顺利地就飞上去了。

    再次起飞。

    结果与上次一样。

    鸡天使喘着粗气,它不明白今天为什么这么使不上劲,自从学会飞行以来,它从来都没有这么吃力的上过树。它感到非常吃惊。

    它又接连的飞了几次。

    最后一次,它憋足了劲,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忘了,鸡天使是没有吃过奶的)总算……

    还是没能上去。

    离“着树点”仅差一点点的时候,它感觉翅膀上没有了后续的力量,如果翅膀上再加上一点点力量的话,它就能飞到树上去。

    然而没有,实在没有了。

    它像一架耗尽了燃料的飞机迫降在了原地。

    幸好没人看见。

    否则,这脸面往哪儿放呢?

    鸡天使歇息了一会儿,它感觉不再喘粗气的时候,天也亮了。

    高树是上不去了,于是它飞上了一棵较矮的果树,急匆匆的吃了几个果子,因想起刚才答应了人家作指导的话,便不顾一切的向训练场地跑去。

    偌大的场地上,动物们已经练习得热火朝天了,有的在扇动着前肢,做着扩胸运动,有的在往高跳,一些有了一定基础的开始扑腾着飞了,它们有的能飞起一米多高,有的刚能离开地面,有的好像跳远似的,刚腾空了就马上落了下来,准确点说,是在跳而不是飞。

    还有……

    练习爬树的动物们也都来了。

    大家都没有忘记老鹰的吩咐。

    然而老鹰却没有来。

    不过动物们都很自觉,因为它们知道为什么而来,即使没有人组织,它们也会来,也会认真的、有条不紊的练习,因此虽然老鹰没有来,老牛离开了森林,暂时没有了组长,但训练的队伍仍然是井然有序,看不出一点群龙无首的迹象。

    “鸡天使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一下子停止了练习,森林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掌声好热烈,仿佛一下子就要把整个森林燃烧成灰烬似的。

    动物们呼啦啦地围在了鸡天使的周围,七嘴八舌的向它请教问题。围得水泄不通的,鸡天使不知回答哪一个好,而且即使回答了,未必能有人听清楚,因为声音太嘈杂了。正当鸡天使很无奈的时候,它突然灵机一动,放开嗓门“喔喔”的唱了起来。

    森林里果然静了下来,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只有鸡天使的唱歌声在森林里回荡,动物们都张大了嘴巴,瞪着眼惊奇的看着鸡天使,如醉如痴的欣赏着这位高音演奏家的演出,有的甚至听得入了迷。

    有两位却正好相反,它们听了鸡天使的歌声,却是从迷迷糊糊中逐渐醒来,它们一睁眼,惊呼:“不好,迟到了……”便像兔子一样飞快的向训练场地跑去。

    它们不是别人,是老鹰和啄木鸟,它们昨晚上睡得晚,躺下以后又一下子睡不着,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了,这里大家练习正起劲的时候,老鹰和啄木鸟却是睡得正起劲的时候。

    鸡天使唱到了兴头上,连续的唱了几首歌才肯停下来,它看着大家目瞪口呆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得意,得意的差点忘了自己将要干什么了。

    不过鸡天使还是鸡天使,它很快的镇定了下来,它必须在动物们雷鸣般的掌声来临之前说话,否则这几首歌就白唱了。

    在鸡天使唱完的那一刻,动物们都目瞪口呆,晕晕乎乎,谁都没有反应,仿佛还在另一个世界停留着,宇宙飞船还没有把它们接回地球来。

    “大家列队站好,听好了,”鸡天使说,“大家跟着我做动作,谁也不要说话,谁的动作不标准,等我一会儿下去示导的时候一一纠正,列队!”

    队列很快就站好了,因为平时它们就是这样训练的,数百只动物很快站成了方队,前后左右都保持了一定的间隔,那阵式,就像正在阅兵似的。

    鸡天使今天显得特别的耐心,它把自己的练习经验毫无保留的讲给大家,它把训练动作分解成若干步骤,然后一步步地做示范动作,做完以后,它又亲自下到队伍当中去,给它们一一纠正不规范的动作,直到正确为止。

    它感到遗憾的是,一直没有见到老鹰的影儿,它想问,但怕一问,大家又吵吵开了,这么大的队伍,它怕一时不好收拾,所以就没有问,其实在训练的过程中,它一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看看老鹰会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但它始终没有看到。

    “谁说老鹰与众不同呢?”鸡天使想,“有了成绩谁都会骄傲,谁都会变得懒惰,昨天还慷慨激昂呢,今天就不起床了,哈哈,老鹰比我也高不到哪儿去。”

    想到这些,它心里平添了几分骄傲和满足,它完全忘记了刚才上树时遇到的困难,因此,它在训练的队伍中指手画脚,尽心尽力的给大家纠正那些不规范的动作,而自己却除了刚开始的示范动作之外,再没有进行练习,俨然一位教官的模样。

    其实老鹰早就跑来了,它看见这儿鸡天使训练得正起劲,心里高兴,不想打搅,就悄悄的离开了,遇到了和自己一样由于昨晚没睡好而迟到的啄木鸟。

    “怎么又要回去?”啄木鸟惊奇的问。

    “鸡天使带领大家练习得正起劲呢,我不想打搅它们,所以就回来了。”老鹰解释说。

    “您也是刚来?”啄木鸟迟疑了一阵,马上弄清了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想证实一下。

    “哈哈,彼此彼此……”老鹰笑了。

    “您可曾记得昨晚的话?”

    “什么话?”老鹰装胡涂。

    “昨晚您答应教我的呀,”啄木鸟急了,以为老鹰真忘了,或者是要反悔,于是说,“您难道真的忘了吗?”

    啄木鸟突然看到老鹰异样的表情,它脸上明明的写着“逗乐”两个字,于是说,

    “您想耍赖?”

    “耍赖?”老鹰笑着说,“赖倒不敢耍,可这肚子里却……”

    “肚子的事交给我好了,可是教我的事却不能赖呀。”啄木鸟说,“跟我来,我请您吃大苹果去。”

    老鹰和啄木鸟说笑着去吃苹果了,吃完之后,在老鹰的指导下,啄木鸟开始了训练,由于啄木鸟训练很刻苦,有很爱动脑,因此它很受老鹰赏识,在以后的日子里,老鹰特别关照啄木鸟,经常单独指导,因此,啄木鸟没过多久,就真得会飞了,这是后事,暂且不提也罢。

    以后的日子,老鹰从来都没有迟到,它总是第一个来到训练场地,先自己练习,等别的动物来了以后,它是边练习边指导,鸡天使来了几次,但往往是看一看就走了,老鹰劝它留下来,它总是婉言谢绝,然后就走开了。

    动物们的训练却大见成效,好多的动物已经能像鸡天使那样飞到树上了,有的动物能够飞得很远,我们就说说鱼这种动物吧,在前面的篇幅里我们都没有提到过它,默默无闻的,好像动物里有没有它都无所谓似的,然而在它的心里,却始终有一个美丽的梦,那就是对蓝天的向往,它渴望蓝天,胜过苹果,它常常想,如果自己有朝一日能飞上蓝天,让它从此以后永远不吃苹果都行,因此它练得非常起劲,也非常吃苦,它常常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回家,当别的动物有了翅膀的时候,它的肢体也开始变成了翅膀,更令人吃惊的是,它竟比别的动物多长出了几对翅膀,它的后肢和尾巴也变成了翅膀模样,它的背部脊梁骨上也长出了翅膀,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来别的动物用的基本上是鸡天使的训练模式,那就是不断地进行扩胸训练,以锻炼胸肌和羽化翅膀,而鱼却是进行的全身全方位训练,它不但胸肌较为发达,而且背部的肌肉以及尾部的肌肉也相当发达,不仅前肢变成了翅膀,而且后肢和尾巴也变成了翅膀……

    这森林怎么搞得?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异端,而这异端往往成为引领时代潮流的先锋,有了这些经历的动物们,再也不会用讥笑和白眼对待这样的事情了,它们不知道鱼的变化意味着什么,不过,有一点却是它们共同担心的,那就是:

    “没有了脚,那怎么走路呀?”

    “学会了飞,还需要用脚走路吗?”鱼的回答很干脆,动物们一下子恍然大悟,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就想不通呢?于是乎没有人再关心鱼的事情了,都加紧了自己的训练。

    不久,鱼可以在树林里边随意穿行了,它飞来飞去,可以飞很长时间落不下来,一时也成为大伙羡慕的对象,不过,有一点它并不满足,那就是只能在树林里飞行,不能升到空中,飞得再快再远又有什么意义呢?蓝天才是它的梦想。

    它的食物主要是蘑菇,因为它飞不到树上去,用一句经济术语说,那就是“科学技术还没有转化为生产力”,飞行并没有改进它取食的手段。用它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啃着蘑菇走进现代化”,“科学技术发展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却并没有明显提高”。

    吃什么倒无所谓,理想实现不了那才是最大的苦恼,有一天,它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倔强猪和圆梦猴它们,“也许森林外面有更美丽的地方,”它想,“我应该飞出森林去看一看。”

    这样想着,它便向森林的一个方向飞去。它飞呀,飞呀,饿了找点蘑菇吃,渴了就喝点甘露。它不知飞了多少个日夜,这一天,它终于飞出了森林。啊,天是那样的蓝,又是那样的高,空气是那样的新鲜,地面上到处是绿油油的草,好像给大地披上了厚厚的绿毯。它的心感觉到突然得舒展看来,舒展的像大地那么大,这种感觉是它在森林里从来没有过的,它的世界突然变得这么高这么大。

    它并不想停下脚步,它要继续往前飞,本来身体有些累了,但它飞出森林以后,不知怎的,一下子就感觉不到有多累了,它飞呀,飞呀,不知飞了多远的路,它突然惊讶的发现,再往前,那块大大的绿毯突然有了边际,与大绿毯相连接的是一块偌大的蓝毯子,与天空一样颜色的蓝毯子。

    美丽的蓝色,不正是它生命的颜色吗?

    也许那正是通向蓝天的神秘地方吧。

    它不顾一切的向那个神秘的地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