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十三回 穿越时空
    我很想知道恐龙的事情,小说写到第三十二回,还只字未提关于恐龙的事情,这不是我的错。<>

    其实我跟我家的那只老母鸡打听过这些事,他说不知道。我不太相信,像他这么渊博的老母鸡还有不知道的事情吗?我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读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里的一段话,鲁迅向寿镜吾老先生请教“怪哉”一虫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老先生不高兴了,说:“不知道!”

    老先生不会不知道,因为他是渊博的学者,老母鸡也不会不知道,因为他……

    他不是学者,但他应该是一个专家吧。至少是一个中国式的专家吧。

    专家没有什么不知道,没有什么不敢做。中国式的专家很多,多得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他们亲的逼你的眼。他们有的有着外国的学历,这些学历甚至连外国人都不知道,你说是不是很高深?

    “作为专家,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又一次找到我家的老母鸡,想从他的口里套出点什么,这次我还特意带了一包黄粉虫,算是报酬吧。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老母鸡看着我,显出很为难的神情说,“我不像有些专家那样,信口开河……”

    我突然的对我家的老母鸡肃然起敬,我又不得不为我的同类们汗颜,许许多多的专家,竟然不如一个鸡。

    我只能向达尔求教,他到过天堂,研究过古生物,他应该知道,我一见到达尔,便向他请教道:

    “恐龙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的脸上突然显出痛苦的神情,嘴抽搐着,眼睛里冒着一种不知是什么的光。

    整个屋子突然变成了另一种颜色,不是白色,也不是红橙黄绿青蓝紫……

    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颜色。

    我的耳朵后面突然感到一种凉凉的风,足以让我的头发竖起来的能量,我感觉到自己忽然从自己的头部冲了出去,以一种光一样的速度冲了出去,冲的我有些头晕……

    等我落下来的时候。

    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条恐龙,来到了远古时代,那里森林茂密,水草肥美,空气清新,一点北京的雾霾也没有,我漫步在林荫道上,嘴里哼着小曲。我脊梁上的鳍像一把扇子摇来摇去,我故意把我的大尾巴向左右摆动,感觉十分的惬意。

    我并未觉得自己曾经是一个人,反而觉得自己从来就是一只恐龙,一只食草恐龙,我把头伸向一棵大树,其实我并不需要怎么费劲,因为我很高大,树头与我的视线平齐。

    我把最近的一段树枝送到口里,慢慢的嚼着,感觉到一种苦苦的香甜……

    我忽然感觉到尾巴上有一种疼疼的感觉。

    猛一回头,一只恐龙正用一种贪婪的目光注视着我,嘴里嚼着我的尾巴,就像小朋友在嚼着一条风干牛肉干似的。

    一定很香吧。

    但我却不能停下来欣赏,我没有那种“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精神,如果不跑,我一定会真的变成一条风干牛肉干的。

    他吃不完,一定会把我风干慢慢吃的。

    这都是一瞬间的思维。

    他容不得我多想。

    我抬起后脚,向他的面门猛地踢过去。

    我用足了力气,我想这一踢,足可让他脑浆迸裂。

    但是没有,他以非常敏捷的身手松开了我的牛肉干,脑袋轻轻的一摆,便躲过了我的攻击,然后目露凶光,张开血盆大口,向我冲来。

    我见势不妙,撒开脚丫子就跑……

    只觉得身边的树木、花草,以及大大小的动物,都飞一般的向我身后跑去……

    我的身体被树枝刮得生疼。

    不知跑了多长时间,也不知跑了多远的路。

    只知道我穿过了一片树林,来到一片草地,然后又穿过一片树林,又来到一片草地,然后翻过一座山,又翻过一座山。

    就这样重复了很多遍。

    只觉得我的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我的呼吸像用打气筒打气那么急速。

    我实在跑不动了。

    那只畜生一定被我甩得远远的了,我想。

    我停下了脚步,我决定卧一会儿。为什么用“卧”这个词,这是因为很多大型动物都用这个词来表示“躺下”,至少我们那儿的方言就是这么说。

    刚卧下,忽然感觉到头顶上又一股热气袭来。

    我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妙。

    我抬头一看,顿时傻眼了。

    只见那只恐龙张着血盆大口,恶狠狠的盯着我。

    我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我闭上眼,任凭那条龙张开大口,伸向我的脑袋……

    嘎嘣一声,

    我的脑袋被咬了个稀巴烂,他就像吃一个小金红果一样……

    其实我的脑袋并没有被咬烂,后面的结果不过是我闭上眼睛想出来的。

    “金红,你跑什么呢?”

    “拉磨呢?”

    这声音既不是英语,也不是汉语,也不像德语。多少有点像日语,其实我并不会日语。我所熟悉的日语不过就是从电视上学来的几个简单的词汇,比如“八格牙路”“米西米西”“要西”“……的青蛙”之类。

    但是这畜生的话,却偏偏像日语。

    不知怎么的,我却听懂了这畜生的话。

    我所想到的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发生,看来,这畜生并没有要吃掉我的意思。

    我想,也许我就是他所说的金红吧。

    我睁开眼睛,只见那龙用一种嗔怒的表情盯着我。

    “你跑什么呢?我好不容易给你编好的小辩让你给毁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并不是在吃风干牛肉干,而是给我的尾巴编小辫呢。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我用像日语一样的畜生的语言和他对答,不知怎么的,我好像天生就会说这种语言。

    他笑了,发出了蹦蹦蹦的声音,这种声音对恐龙来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友好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转圈呢?”他好奇地问。

    我转圈了吗?

    回顾刚才我的所作所为,我本来就有点纳闷,好像感觉到有些景物似曾相识,原来我走了很多重复的路。

    真的也有点太丢人了。

    看起来他应该跟我很熟似的。

    但我确实不认识他,我很想知道他叫什么,以便更好地同他交流。于是,我便装着很熟似的搭讪道:

    “嗨,哥们,我逗你玩呢。”

    没想到,对方却说了一句令我至今难以忘记的话。

    他到底说了什么呢?请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