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十六回 羞于启齿
    这是我预料得到的。

    这三十多天里,我一直昏迷不醒,真是苦了她们了。

    作为恐龙,她们并不像人类对那样的事情总是不好意思,羞羞答答的,她们觉得这是一种很光荣的事情,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因此,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有很多恐龙围观,她们还不时地发出喝彩声:

    “来一个,来一个……”她们不停地用前爪拍着地,非常的兴奋。

    “好……”

    “太感人了……”

    “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胡闹,还能再来一次吗?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还有那么多的姐妹饥饿的等着呢。

    她们也会像女人那样发出呻吟声。

    声音很大。

    由于她们没有刻意的压抑自己。所以能够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声音,把她们身心的快感传到四面八方去。

    山谷回音:“啊,我好舒服……”

    树枝颤动:“啊,我好**……”

    我征服欲大起,以排山倒海之势,力挽狂澜,风生水起,起伏跌宕,汹涌澎湃……

    我似乎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好像灵魂已经游离在身体之外,飘起来,飘起来……

    ……

    整个过程真是妙不可言,可惜我并不是这方面写作的高手,如果兰陵笑笑生先生能够体验的话,那一定会写出比《金瓶梅强一万倍的传世佳作。如果贾老师能体验一下的话,那《废都的名气一定会超过《金瓶梅一万倍。

    可惜我就是我,我不是除我之外的任何人。

    现在的我,是一条恐龙。

    一条诚惶诚恐的龙。

    交配的过程虽然妙不可言,那些母恐龙肆无忌惮的呻吟声撩拨着我,引诱着我**迭起,使得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最重要的工作当中去,恨不得把我袋袋里的宝藏全部注入她们的囊中……,

    但是,我不能。

    对于我来说,传宗接代并不是重要的事情,尽管政治宣传上,把传宗接代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

    这是有原因的。

    我没法把我的后代留在身边。

    她们在成年以后必须离开生养他们的部落。

    雄性的恐龙前面我都说了,他们为了寻找安身之地到其他部落去血拼、去流浪,或者成为八龙,或者不愿忍受屈辱而自杀或饿死。

    雌性的恐龙也得离开。

    因为我是他们的父亲,我不能做伤天害理、禽兽不如、有伤风化的事情。

    不过,他们的遭遇并不惨,她们去到别的部落,成为别人的妻子,像嫁出去的女儿一样。

    这些都对自己的部落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强大别的部落,这些部落很多时候会威胁到自己部落的安全,因为部落之间经常因为争夺领地而发生战争。

    但是帐不能这么算,因为大家都是这样。别的部落也有闺女源源不断的来到我的部落,成为我的新宠。

    我无法尽情的享受交配给我带来的无穷而美妙的快感。

    这是因为我不能用尽我的力气。

    更不能拖垮自己的身体。

    那些年轻力壮的公恐龙时时刻刻都威胁着我的安全,我不知道哪个角落正有一双眼睛偷偷的瞄向这里,伺机向我发动袭击,我担心哪一只母恐龙会因为不满而内外勾结引狼入室。

    所以,我尽可能地让他们感到满足,而不付出我的全部。

    我会装着进入**。

    而我的耳朵却留意着每一个细小的声音。

    我的眼睛悄悄的扫视着四周的动静。

    我恐怕比偷人还要恐慌。

    其实,我不必如此害怕。

    而且也没必要这么害怕,至少现在如此。

    我可以尽情的享受我的欢乐。

    这是生命赋予我的妙不可言的欢乐。

    真正害怕的是那些头脑简单的家伙,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人代替,jj被人咬断,蛋蛋被人吃掉,从此亡命天涯。

    还有那些老头子,牙齿都掉光了,还在捉摸着老牛嚼嫩草,那些嚼不断的嫩草,自然会想那些牙口好的,然后必然是红杏出墙,祸起萧墙,墙倒众人推。

    我头脑不简单,又不是老头子。

    我的才智足可以保证我的安全。

    我建立了一个保安厅,专门负责我的安全。

    巧嘴是保安厅的厅长,它不仅仅是我的化妆师,为我编小辫,同时也在保护着我的安全,我之所以能够在睡梦中安全度过三十多天,也全靠了他了。

    他的手下有二百多条恐龙,他们个个生龙活虎,龙马精神,火眼金睛。

    他们是我的眼睛、耳朵和爪牙。

    是守卫各个关口的将士。

    那些觊觎我位置的家伙要想接近我,首先得过五关斩六将,从他们的身上趟过去。

    他们都是八龙。

    他们对我绝对的忠诚。

    担当警卫任务的只能是他们,母的恐龙是不行的。

    “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售楼小姐蔡明阿姨问。

    因为我有深切的体会。

    是经验。

    也是教训。

    其实没有教训,对我来说,只有经验,因为我之所以能走上今天的位置,靠的就是一只母恐龙的里应外合。

    就是那只称为红毛皇后的母恐龙。

    这是一只**超强的母恐龙,她的发情期扩展到每年365225天,而其他的恐龙只有每个月那么几天的发情期。

    部落首领厌倦了她,也就冷落了她。

    她的欲火却在燃烧,燃烧了整个沙漠。

    能够扑灭这把火的,只有我,一个悄悄躲藏在角落里的年轻英俊的公恐龙。

    她为我的英俊潇洒而倾倒。

    而我,也是那一捆遇到一点火星就会变成熊熊烈火的干柴。

    翻云覆雨之后,她便成为了我的奴隶。

    红毛皇后是一位警花,就是负责警戒我们这些觊觎首领位置的家伙的。

    然而她的饥渴难耐成为她的软肋,促使她背叛她的主人。

    因此,在我面前,她不再是钢铁长城,而是一滩软泥。

    这滩软泥任我揉捏,毫无反抗。

    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不仅是身体的一部分,也是心理的一部分。

    与我的约会,成了她的生活的最重要的一部分。

    也是她的全部。

    我也享受到了自有生命以来最**的时刻。

    我没有想到过生命原来是这样的美妙。

    简直是妙不可言。

    她的身体所发散出来的香气从我的鼻孔传到我的脑门,稍稍停留片刻,突然地爆炸似的向全身扩散,又从每一毛孔中挤出来……

    而这一过程就像原子裂变一样,爆炸的过程持续不断,冲击波一浪高过一浪……

    我们都燃烧起来。

    森林都被我们引燃起来了。

    然而,实际上森林并没有被点燃。

    并不是温度不够,那温度足可以使钢铁融化。

    因为我们在尽量的压抑着自己。

    红毛皇后并不敢山呼海啸般的呻吟,我也不敢倾尽全力。

    因为稍不谨慎,我们可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必须警戒周围的情况。

    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都处于最高的警觉状态。

    这自然会影响到我们身心的享受。

    但是,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然而这种满足却被一股巨大的寒流瞬间降温到冰点。

    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同时感受到了危险的降临。

    而这一信号的感知却明显的慢了几拍子。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重达两吨的我还没有来得及下来。

    这一切,都被人尽收眼底。

    完了,全完了。

    要知我的命运如何,请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