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四十七回 征途漫漫
    我们是必须离开这里的。

    母亲再三决定要送我们一程,但是被我们拒绝了。一是因为经过一天的狂奔,我们已经走到了喃喃部落的边界地带,不久就可以走出喃喃部落的,再加上今天的天气比较好,是能够看清一些道路的,再不会出现迷路的现象。二是担心母亲走出喃喃地界回去会受到惩罚,再加上身体也够疲乏了,应该回去好好休息。三是我们终须一别,长痛不如短痛。

    我们带着满腔的理想出发了,喃喃部落自有母亲拿着我们的毛去向色子交差,喃喃部落里的恐慌情绪自然会消除。我们可以安心地离开了。可惜的是我的那些兄弟姐妹却过早的到了另一个世界,没有一个完整的人生。但是他们的尸骨会得到很好的掩埋,他们的灵魂一定能够早日转世,享受世间的美好生活。

    月亮出来了,是一弯残月。

    可见,夜已经很深了。

    月光虽然并不明亮,但足可以照亮前行的路。我们不再担心走错了路。我们完全可以看清树枝长得茂密与稀疏,不必抹黑去数,也不再通过啃树皮去辨别方向了。

    仰望天空,北斗七星高高挂在北边的天上,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月亮由东到西,缓慢的移动,也为我们指明了方向。

    这些知识,父亲早就传授过我。可惜,昨晚的时候,不巧阴云密布,我没法通过天空来辨别方向,以致造成了那么深重的灾难。

    但是昨天为什么会走错呢?

    昨天我们本来考虑的就很周密,而且从始至终,我们都严格按照计划行事,怎么就会错了呢?

    “品红,你说一说昨天晚上我们为什么会走错路了呢?”

    我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一天了,我们拼命的逃亡,再加上怀念伙伴们,我们无暇思考这个问题。现在,一切都结束了。高举火把的长龙阵不见了,只剩下了我们两个,孤单和寂寞笼罩着我们,使得我们开始思考这些问题。

    “我也觉得蹊跷。”品红说,“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而且问题肯定出在我们三个人身上。”

    “废话,这还用说吗?我们三个带的路,当然是我们三个的原因。”

    我本来想这么说,但是这么说话总觉得有些欠妥。于是我说:

    “你说的非常有道理,但是我们到底错在哪儿?”

    “我不知道。”他说。

    我们的这一通对话显然全是废话,没有说出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但是,废话也是实话。

    说实话总比说假话强。

    夜深了,我们都有点困,上下眼皮都有点打架了。所以我还是想通过谈话是我们不再像昨天那样在路上睡着了。

    想到睡觉,我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肯定和睡觉有关。”我说,“我们醒来以后,在探路的时候是不是没有原来那样认真了?”

    “也不全是那样,”品红也好像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来了精神,“其实全怪我,我一直都没有数清楚哪面的树枝多一些,从没有数清过,树皮的厚薄,我也没能够测出来。我全是蒙的,要么按你说的,要么反驳你一下。”

    “你怎么这样呢?大家都让你害苦了!”我说。

    但是我没说。

    因为我何尝又不是这样的呢?

    那些树枝我也没有数清楚过,我不过是大致看看哪面多罢了,至于咬树皮,我也不是判断的很准确的,说实话,我也一直在蒙,其实,我更多的是寄希望于他们两个。没想到他们两个装模作样的同我一样。

    我们恐龙对于数字不敏感,这个大家都知道。到现在为止,我也不清楚昨天我们总共有几个恐龙,谁都没数清楚过。而我却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我把我们的命运交给了我们所不擅长的领域。

    “不能怪你,”我说,“最大的责任在我,大家都相信我,把我当成了首领,而我却没能带大家走出去。”

    品红没有跟我推让,他不再说话了,他可能觉得现在谁担当责任都无所谓,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死去的同伴是不可能救活了,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更多的是看实际效果,对于过程他并不在意。我非常了解他,因此,同他说话,我也不想绕弯子。

    我们继续向前走,一时都不说话了,我们都在想事情。

    “我们到底往哪儿走?”过了一会儿,品红可能实在忍不住了,他首先开了口。

    “我们走着瞧,”我说,“走到哪儿算哪儿。”

    但是,我没有这么说。不是因为我心里有了底,而是我觉得自己必须为他撑起一片天来,要成为顶梁柱、主心骨,其实,我和品红一样心里十分的空虚,看不到未来的路,如果我不能够给他打气,我们两个很可能现在就垮下来,更不用说有什么辉煌灿烂的明天了。

    “到啦啦部落去,”我说,“听说啦啦部落的首领是个老家伙,我们应该有把握赢了他。”

    我故意说得这么肯定,就是给他打气,其实我心里根本就没底。

    “捡软柿子捏……”他噗嗤一声笑了,几天了,我们也是第一次听到笑声,觉得身体也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几天了,我们承受着离别的痛苦、非人的虐待、难耐的饥饿、惊恐的逃亡、生死的劫难,我们甚至忘记了什么是欢乐。

    我也笑了。

    不是窃笑,而是朗声大笑。声音在寂静的森林里传得很远,树叶在摇晃,树枝也在颤动。

    他刚开始一愣,然后马上也像我一样大笑了起来。

    我们一起大笑了十多分钟。

    直笑得头晕眼花,四肢酸软,才停了下来。

    但肺腔里却显得极为舒服,好像把身体里所有的浊气都排空了,全身都显得十分舒坦。

    “为什么要选择啦啦部落呢?”过了一会儿,品红说,“虽然首领是个老家伙,但是太远了,我们得穿过三个部落才能到达。”

    “你不饿吗?我们得养足了精神才能战斗,像现在的情况,我们如何能战胜一个部落呢,我们得从长计议。”

    “我明白了,你是让我们路过的三个部落把我们养结实了,好去啦啦部落参加战斗。”品红恍然大悟。

    “不错,但是我们在路上一定不能出错,不然的话,我们可就有去无回了,”我进一步补充道,“我们要尊重那些部落里的八龙们,不准发火,不要表现得太强势,不要告诉他们我们是去啦啦部落的,以免走漏了风声,给我们带来杀身之祸。”

    “啊,不好……”品红突然尖叫了一声。

    我急忙停住了脚步。

    要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请注意点击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