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六十二回 拯救品红
    天亮了,太阳也跟着出来了,太阳总是这样的,因为他喜欢白天。

    我是被太阳晒醒来的,身上感觉到暖烘烘的。

    我等着天亮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可能是太累了,本身赶路就疲乏,再加上做了半夜的梦,身上疲乏得很,所以,我不知道多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觉,却并没有做梦。

    现在醒来,脑袋清醒得很,所有发生的事情非常有条理的串联在我的脑海里,我第一要做的,就是检查一下九彩仙和绯红送给我的东西是否存在,如果存在,说明昨晚发生的事情就不是梦,而是我的灵魂的一次游历;如果不存在,那就仅仅是一个梦而已,除了神奇以外,与别的梦没有多大区别。红毛恐龙想象力丰富,做一些离奇的梦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低头看向我的脖子。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脖子上多了一颗黑痣。

    对了,这不就是绯红给我的玉蜜蜂的蜂毒吗?我的心里感到了一阵的激动,哪水果呢?翡翠花蜜呢?

    我分明的看到就在离这颗痣不远的地方,有几颗梨形的亮晶晶的东西,串联在一起,还有一个袖珍的玉质小桶,极为精致,他们的大小,竟然与那颗痣的大小相差无几,合起来不过指甲盖大小,我昨晚明明感觉到那些水果是很大很大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小呢?

    怨不得九彩仙不肯留我,更不肯让我的肉身去做客,我恐怕把他所有的水果都摘下来,也不够我吃的,那九彩仙和绯红他们还不喝西北风去?

    不一样的时空,不一样的构造,自然难以共存,那鸿沟是难以逾越的,自古以来,便是这样。真实与虚幻、大与小、多与少,谁又能分得清楚?

    我从那一串水果当中捏下一颗,亮晶晶的、玲珑剔透,像一颗小小的水晶球,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水果,如果不是拿在爪子里,您还以为是一颗露珠呢。

    我的嗓子眼干的像冒烟一样,眼下又不知道从哪里去找到水源,既然是水果,虽然它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但是有总比没有强吧。

    我把这颗水果放到嘴里,起初没什么感觉,但是不久,一股甜丝丝凉飕飕的味从一个小点逐渐扩散到整个口腔,然后又很快的辐射到全身。不久,竟然有一股细细的清泉溢了出来,很快地溢满了口腔,我咽一口,浑身有着说不出的舒服感。

    水不断的从嘴里流向肚子里,我尽情的享受着甘甜的水果汁,它好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直到把我的肚子灌得满满的,它才停了下来,不再往出溢水。

    几天了,我第一次这么敞开的喝水,肚子里感到无比的畅快,而且,我也并不感到饥饿,浑身觉得一下子有了很大的劲,我想,如果现在我去撞一棵大树,那棵大树一定会倒的。

    但是什么时候倒,我说不好,也许是现在,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十年八年,或者更长时间的,要不相信,您可以坐在树下等,运气好的话您会得到一只撞断脖子的兔子的。

    开个玩笑。不过,我确实是感觉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原来的疲劳、干渴、饥饿等等都一扫而光了。

    毕竟是仙界的东西,效果就是不同凡物,这么小的水果,我原以为微不足道,用起来却有这么大的作用,那其他宝贝也将不言而喻了,那些宝贝一定帮助我摆脱险境的。

    感谢九彩仙和绯红,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重托,完成自己的使命,即使赴汤蹈火、九死一生,绝不会后退半步。

    而现在,我最重要的是找到品红——我最好的朋友。

    这是一条横贯东西的大峡谷,我现在正站在悬崖的边上,我想要到北边去,必须得过这个峡谷。这大峡谷,有的地方很宽,有的地方又很窄。宽的地方有七八十米,窄的地方不过一两个恐龙的身长,最窄的地方,步子大一点的话,是可以跨过去的,当然有没有比这更窄的地方,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去全面考察过,不过是眼前看到的而已。

    虽然天已经大亮,而且没有一丝的云彩,但是,站在悬崖的边上,我还是无法看清峡谷的底部,我不能看出这峡谷到底有多深,峡谷里满是雾气,又长着茂密的树木,所以根本无法看到底部。

    我沿着悬崖边寻找了很长时间,始终找不到能够看得清底部的地方,即使在云雾比较薄的区域,云雾的下面竟然黑咕隆咚的,也是无法看清底部的。

    我也在寻找能够下到峡谷底部的地方,然而,我走了很长的地方,均无法找到,这悬崖竟然直上直下,倒像是一口深井,没有一点缓坡,只要一迈腿,身体就会很快地失去重心,像一个球一样滚到谷底的。

    我一遍一遍的扯开嗓子喊,但是声音到了谷里竟然被吸进去了似的,没有一点回声。好在我吃了神仙谷的水果,嗓子并没有喊坏。

    我怀疑品红一定死在了峡谷里,即使没有死,他也没法继续生活下去,在暗无天日的峡谷底部,除了神仙,我们这些凡物是没法生存的。我们又没有翅膀,将无法回到地面上来,所以注定必然是死亡的。

    我想了很多的办法,但是最终都一个一个的否定了。

    我没法救他。

    我也无法找到九彩仙或者是绯红。因为我们在分开的时候,九彩仙和绯红都没有给我留下联系的方式,我没法获得他们的帮助,自然无法救品红了。

    多怪我,要是昨晚我跟绯红提起这件事就好了。

    我相信绯红一定能够帮我找到品红,不管是死还是活,他总能找到的,即使死了,他一定有方法会把品红救活的。

    但是,现在我却没法联系到他。

    品红,我的好朋友。

    我一定会记着你的。

    怪就怪你的朋友没有能够把所有的心都放在你的身上,不能把你救出来。

    我痛哭一场,哭声回荡在森林里,传得很远很远,也传到了深谷里,我想,如果品红还活着,他一定能够听得到的。

    品红也许还活着。

    他的理想还没有实现,准确点说是根本还没有去实施,这样的恐龙,上帝是不会把他叫走的。

    他一定会想办法走出峡谷的。

    奇迹也许会在他的身上发生。

    我祈祷,而不是追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