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六十七回 老牛嫩草
    上回讲到色子竟与队头耳语起来,我本来是不愿意听他们说什么的,否则,有违我做龙的原则的,但是,我的耳朵却能听到极细小的声音,很多的声音是自觉进入我的耳朵的,这不是我能决定了的。

    意思大概是这样的:

    咽咽部落的首领为了等这一天进行了非常精心周密的布置和准备,他知道喃喃部落的雏要在这几天路过咽咽部落的,他想尽可能多的留下一些玉雏,咽咽部落已经有三年没有玉雏加入了,所以这次,咽咽部落的首领对迎雏这件事非常重视,一个月之前,就进行了各项准备工作,包括地点的选择、迎接队伍的排练、讲话的内容等等,特别要指出的是,首领竟然闭关七天,这在红毛恐龙的历史上是很少有的。

    所谓的闭关,就是养精蓄锐。在闭关的日子里,部落首领严禁母恐龙靠近自己,同时会吃掉大量的诸如野燕麦、山药之类的能够强壮自己的食物。

    闭关结束后,部落首领往往精神大振,被他喜欢的母恐龙往往会获得极大的满足。

    我终于明白了色子大人为什么眉头紧锁了。

    是首领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听色子的意思,今天的欢迎仪式,除了让我们这些雏尽情的享用咽咽部落最好的水果以外,部落首领准备一口气宠幸所有的玉雏,一展自己的风采。

    我很为我的那些姐妹们感到惋惜,不然的话,今天就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刻,是咽咽部落所有恐龙祝贺和羡慕的对象,可惜她们不在了,不能享受这一美妙的时刻。

    我也深深的同情这位咽咽部落的首领,他已经三年没有吃到新米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早就让他吃得反胃了,本来现在憋足了劲想大快朵颐一番,没想到迎接他的竟然是我这个令他讨厌的石雏。

    好在我并不愿意去撼动他的位置,他大可不必防我。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首领的跟前。

    色子无精打采的走到首领跟前,向首领耳语了一番。

    我看到首领本来还笑得合不拢嘴的脸庞竟然瞬间僵持住了,然后表现出极为痛苦的神情,极像是肚子疼时候的表情,我怀疑首领是不是吃什么吃坏了肚子。

    首领长得极为魁梧,但是背却有点驼,红色的尾毛也显得有些暗淡,可以看出这个首领年龄不小了,我怀疑咽咽部落之所以三年没有玉雏加入,很有可能是那些玉雏不愿意呆在这里,希望到首领年轻的部落去。

    我想这老首领已经成了秋后的蚂蚱了,蹦跶不了几天了,也许很快就会有挑战者来威胁到他的地位,因为每年都会有像我这样胸怀大志的石雏周游世界,寻找可能的机会,一举取得胜利。

    所以我更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如果今年得不到玉雏,也许这辈子再也得不到玉雏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芳草遍地是,然而,牛儿越老,越喜欢嫩草,嫩草更甜更香。

    首领蹲坐在他的一等床上面,这个床明显是新搭的。因为这是临时的场地,并非首领的驻地,所以床只能新做,过完,就拆掉了。因为这一等床的级别除了首领之外,别的恐龙是不能享受的,首领的驻地是秘密的,不可能让很多恐龙知道的。所以这床留下也没有用。

    等色子离开首领的耳朵旁,首领的脸上突然又挂上了笑容,我怀疑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他往嘴里塞了点罂粟或氟哌酸之类的东西。

    我想,这是一定的,不然的话,肚子不会一下子就不疼了。

    他走下床来,用自己的尾毛在我的整个头部掸了一遍,然后和我尾部相对,我们两个尾巴部分尾毛相对,先顺时针转了三圈,又逆时针转了三圈,然后他用他的右边的臀部和我左边的臀部擦三下,再用他的左边的臀部同我右边的臀部擦三下。

    我知道这是上级接见下级的时候的一种非常庄重的礼节,体现出了上级对你的重视,所以我非常配合的跟他做完了这一切,不过,在他用尾毛为我掸头部的时候,我悄悄的闭上了眼睛,以防迷了眼睛,好在他刚刚洗完澡,尾毛上的灰尘不是很多,还有就是屏住了呼吸,因为一旦不小心吸进尘土或者毛屑都可能引起喷嚏,而在这种情况下,打个喷嚏会产生什么效果,你懂的。

    这些都没什么,我最担心的事情是,他的屁股上会不会有牛皮癣,如果有,那就坏大事了,他传给我,我会传给我以后的部落里的所有的母恐龙,那将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好在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既没有迷眼,又没有打喷嚏,更没有传染上牛皮癣的可能,因为我分明的看到,他的屁股锃光发亮、鳞片完好,没有任何皮肤疾病。

    我的胡思乱想忽然被一阵欢呼的声音打断了。

    欢呼声代表了他们对我的欢迎。

    所有的恐龙都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他们使劲的摆动着尾巴,红色的尾毛舞成了红色的海洋,他们的脸上都挂着微笑。

    首领用他的头跟我的头轻轻地碰了一下,这也是一种亲切友好的表示,我也用碰头回敬了他。接着他向色子点了一下头,色子会意,把我领到一边——首领的床靠右的位置,和色子站在了一起。

    首领早有等在旁边的一位年轻貌美的母恐龙陪同蹲坐在了床上,那个母恐龙也陪他蹲坐在床上。一个短脚畸龙飞快的跑过来蹲在他们脚底,非常虔诚的为首领和那个漂亮的母恐龙舔去了脚上的泥土。

    我认出了这就是前面差点被我打成杂碎的那个短脚畸龙。我没有看到他往出吐,他应该是把土通过唾沫和成泥咽到肚子里去了,我也没有看出他有什么痛苦的表情,看来他对吃这种东西,已经非常习惯了。

    我非常羡慕这位首领竟然养了这么一条忠实的短脚畸龙,我捉摸着等我离开这儿的时候,向首领讨要一个小的短脚畸龙,我把它豢养起来,这样的话,我以后再也不用洗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