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七十二回 望闻问切
    话说上回讲到雪里红通过三轮复习巧妙地将石果树的种子带出了咚咚部落,然后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到了她落脚的地方——咽咽部落,也是她将终生生活的地方,由于她的美丽的尾毛和娇好的容貌,再加上石果树的种子的缘故,使她一开始就获得了三等床的高位,这是别的恐龙一辈子都争不来的。<>

    虽然她并不满意年老的部落首领,她多么希望有一个英俊潇洒年轻力壮的公恐龙和她共度良宵,但是她能达到这样的高位,对她来说,应该还是比较幸运的。由于首领年岁比较大,绝大部分的母恐龙都难以达到身心的满足,特别是发情的那几天,浑身难受的要命,而力不从心的部落首领却不能成为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任由她们绝望的呼叫、撞树自虐,部落首领竟然毫无反应。

    但是,雪里红却总是能够得到满足,有时候她甚至觉得满足的有点过,过到什么程度,她也说不清楚,有时候她甚至有点讨厌这个老家伙,好像这个老家伙糟蹋了自己似的。

    但是每当她看到别的母恐龙对她羡慕嫉妒恨的表情的时候,她的内心又感到了极大的满足。三年了,跟她一起来到咽咽部落的那四个姐妹,只有一个姐妹孵出了一个小恐龙,其他的都一直是下空蛋,而她却从来没有下过空蛋,三年时间,他已经孵化出了30多个小恐龙,咽咽部落的几乎所有的小恐龙都是她孵化出来的,准确点说,都是她下的蛋孵化出来的。因为有时候,可以让别的恐龙代孵。

    她所孵化出来的小恐龙作为雏已经有两批离开部落分散到各地了,她并不担心那些玉雏,因为玉雏总会找到自己的家,顺利的过完自己的后半生。她最担心的是那些石雏和泥雏,那些石雏现在不知道是在哪儿漂着呢,是南漂,还是北漂?一点信息也没有;几个准备做泥雏的虽然没出息,但是能够比较早的找到自己的落脚处,也省一份心。最使她难过的是,一个泥雏在变八龙的时候由于流血过多,竟死去了,这件事情让她很是难过了一阵子。

    红毛恐龙的所有儿女都是要离开部落的,一提到这件事情,雪里红总是伤心不已。有时候她想,还不如像同来的那几位姐妹,没有儿女,也就不会那么牵肠挂肚了。

    这些事情我们先暂且的放一放。

    却说那雪里红从咚咚部落带出了几颗石果树的种子以后,她找到一些松香之类的东西,把种子融在里面,然后粘在了尾巴靠近尾毛的地方,路上遇到了一个昏迷的短脚畸龙,她动了恻隐之心,找来了水和食物,把短脚畸龙给救醒了,短脚畸龙感念她的救命之恩,从此便像一只狗一样跟在了她的身旁,不准谁欺负她。

    路上的故事很多,当然这是后来听说的,以后有时间再讲给大家听,就说那雪里红来到咽咽部落以后,受到了部落首领的热烈欢迎,她成了年老的部落首领最喜欢的一道菜,而且几乎成了唯一的一道菜,并且是百吃不厌,每次都能吃出新花样。把个雪里红是吃得心花怒放、心满意足、心醉神迷。这一老一少,老的是恨不得连骨头带肉包括皮毛下水吃得一点不剩,连汤带水把盘子也一股脑儿吞进肚子里去;少的却是如仙似幻,仿佛走进了一般,百般仙境,万千欢愉,如入无人之境,恣意遨游。到兴奋处,又并非那些瘦瘪了脑袋,整日泡在电脑里的那些网络作家们所能形容得了的。

    除了欢愉,雪里红并没有忘记把自己通过三轮复习带出来的石果树种子培养成树苗,因为珍贵和稀有,咽咽部落对此显得极为重视,咽咽部落首领派出了最会种树的八龙精心培育,生怕出现一点差错。因为任何一点差错,都可能会前功尽弃,再也没有希望得到石果树了。

    尽管如此,这些种子还是仅仅只有一颗发了芽,首领便派八龙们日夜守护,不能出半点差错,首领和雪里红也亲力亲为,把一棵树苗看成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因为它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先不说它的果实有多么好吃,不管多么好吃的东西,我们都可以忍着不吃,但是谁能保证部落不发生水旱灾荒,到那时,石果树就是部落的救命树,所以对于这件事情,谁都不敢马虎。而且部落里的母恐龙也因为这个而减少了对雪里红的恨意。

    石果树在大家的照顾下终于茁壮的成长起来了,今年是第一次结果,整个咽咽部落都很兴奋,他们都想亲自品尝一下这美味的仙果干到底是什么味道,盼望着它尽快成熟,然后大家能够吃一口石果树的果干。

    本来这儿有八龙日夜看守,但是因为今天欢迎仪式的原因,大家都去欢迎我了,连值班的八龙也跑去凑红火了,这才有了这儿出现空档,我过来来了一个大快朵颐。幸亏雪里红操心她的这棵神树,跑过来察看,不然的话,我可能会把所有的石果全部吃光。

    差点没把部落首领和雪里红心疼死。

    一树的果子我几乎消灭了半树,而且我总是挑选最大最红的果子,谁都没有想到第一个石果竟然是我这个与他们毫不相干的外人给抢得了先机。

    值班的八龙自然少不了受惩罚。因玩忽职守而受到的惩罚是很严厉的,最常用的方法是叫做望闻问切的刑罚,这次,咽咽部落值班的八龙就受到了这样的刑罚的处置。一般经历了这样惩罚的恐龙以后再也不敢犯错了。您一定想知道望闻问切是一种怎样的刑罚,那我就告诉您吧。

    具体步骤是这样的:

    首先,受刑罚的恐龙三天不准吃东西,当然,犯了错的恐龙,有专门的恐龙看管着,三天之内,你是不会吃到东西的,但是可以喝水。因为不喝水,可能会要命的,而受到这种处罚的恐龙并非需要偿命。那又为什么不是一天或两天,而是三天呢,因为饿上一天两天,对我们恐龙来说没有什么,硕大的肚子可以装得下很多的食物,所以时间短了,饥饿感并不是很强烈的,三天正好,超过了三天,有可能会被饿伤,一旦饿坏了身体,是难以恢复的。

    执行处罚的时候,部落里会把几乎所有的恐龙都召集起来,被处罚的恐龙的嘴巴用藤条栓死了,大家都吃水果,而被处罚的恐龙只有望和闻的资格了,据说,这样的处罚会令被处罚的恐龙非常难受的,眼看着美味的水果吃不上,肚子里五脏六腑早就打成一团了。

    要是光有望和闻的处罚还能忍受,关键还有后两个字“问”和“切”,这问和切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们明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