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七十九回 夜路诗情
    上回讲到,为了避免过草地和上山采胭脂时受到阳光的曝晒,我们想出了各种各样应对的办法。

    有的恐龙会选择阴天的时候去采胭脂,这样就可以避免太阳的曝晒,温度又不高,正适合过草地和上山采胭脂。但是,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下雨,一旦下雨,不仅路不好走,而且没法采胭脂,更担心的是,山上会突然爆发洪水,有时会出现泥石流,结果胭脂没采到,小命也没了,这就得不偿失了。

    阴天有时候也会突然转晴,如果你正在草地上,或者已经上了山,而且没有准备任何防护设备的话,那就难受了。

    更多的红毛恐龙会选择凌晨,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行动了,抹黑穿过草地,到了采胭脂的地点天刚蒙蒙亮,采上以后即刻返回,在太阳升高之前,返回森林。

    第二种办法看起来是完美无缺的,但是也不尽然,在远离红毛恐龙聚居的区域里,生活着很多野生动物,其中有些食肉恐龙很凶猛,如果单枪匹马的去采集,又是黑夜,很容易受到食肉恐龙的攻击,白天就好一点,许多野生动物特别是食肉动物一般喜欢昼伏夜出,白天不出来,安全系数自然就高了。

    但我们不怕。

    我可以独自应付五个凶猛的食肉恐龙,不但它们上不了我的身,而且它们中的一部分或全部很可能在我的防御中残废或死亡。

    五个以上的食肉恐龙同时出现几乎是不可能的。红毛恐龙为了自身的安全,经常会组织起来猎杀对我们造成威胁的食肉恐龙,特别是呗呗部落有一个叫俞吕的老恐龙,她是猎杀食肉恐龙的英雄。她身材魁梧、力大无穷、头脑灵活、身手敏捷,十个八个食肉恐龙也别想上他的身。更重要的是她苦大仇深,您想一想,我说的这些特点,更像一个部落首领应该具备的素质,而不是一个母恐龙。作为部落首领,更喜欢那些娇小玲珑的母恐龙,所以力大无穷的俞吕不但食肉恐龙上不了她的身,而且部落首领也不会上她的身。

    不过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龙多了,也变成了路。

    后来,部落首领在与一个石雏的战斗中明显处于下风,就在首领眼看要落败的时候,老俞吕挺身而出,击退了石雏,帮助首领保住了位置。

    首领很感激,专门召集全部落的恐龙进行集会,一是庆祝,一是感谢。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老俞吕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第一次,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那一时刻,老俞吕喊声震天,差一点没把树叶都震落了,森林里不断的响起了喝彩声,据说,首领那一次也特别卖力,不知是因为内疚,还是感激,抑或是补偿?也许是真情的流露?

    可能是憋了太久的缘故吧,就是这个唯一的第一次,老俞吕竟然一下子生出了两个受精卵,59天以后,两个可爱的恐龙宝宝出世了,是一对龙凤胎,毛色不错,至少可以达到中等以上。把个老俞吕乐得整天合不拢嘴,她视这两个小家伙为掌上明珠,喜欢得不得了。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龙有旦夕祸福。两个小家伙在森林里玩的时候遇到了食肉恐龙,竟然双双被咬死。老俞吕悲痛万分,发誓杀掉所有的食肉恐龙。她说到做到,先把本部落的食肉恐龙消灭的不见了踪影,然后通过首领向其它63个部落发出了照会,说明了俞吕杀灭食肉恐龙的意愿和决心,各部落很快就回应了,绝大部分部落表示同意俞吕来到本部落杀灭食肉恐龙,给她提供一切需要的帮助。俞吕用了几年的时间,转战了50多个部落,杀灭了数万头食肉恐龙。使得红毛恐龙生活的区域再难觅食肉恐龙的踪影,保证了红毛恐龙日常生活的安全。

    (注:俞昌,是我们家乡出来的打狼英雄,解放初期,村子里经常有狼出没,不光他的村子,整个北方都是这样的。狼患严重威胁着人和牲畜的安全,他的孩子被狼给吃掉以后,身体强壮的俞昌被激怒了,他用狼夹子和徒手搏斗等多种形式,把北方的包括草原上肆虐的狼几乎都消灭干净了,他因此受到**的亲切接见,950年,俞昌随慰问团到朝鲜战场,彭老总和他亲切的握手,并且说,他们两个进行的是同样的事业,就是打狼。著名作家浩然本来想给他做传,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这里把红毛恐龙的英雄叫成俞吕一是为了纪念这位打狼英雄,又不愿直呼其名;二是当地一次知识竞赛中俞昌竟然被误打成俞吕,孩子们还以为打狼英雄叫做俞吕呢,这里也有调侃一下他们的意思。)

    闲言少叙。

    过了若干年以后,森林里又开始有了一些食肉恐龙,它们主要以小动物为食,一般不敢招惹红毛恐龙,但是当他们特别饥饿的情况下,或者幼小的红毛恐龙落单的情况下,攻击就在所难免了。

    所以幼年的红毛恐龙到远离红毛恐龙聚居的区域的时候,一般都会有成年的恐龙陪伴,不然的话,谁也不放心。我虽然没有成年,但是我的强悍在部落里是有目共睹的,因此,胭脂妹妹找我陪同,大家都放心。

    虽然我们选择晚上出发,但是一切准备工作我们都不会省略的,到了森林的边缘,我们放下身上驮着的椰子和香蕉,稍微吃一点,然后做防晒衣,这个工作并不会用去我们太多的时间的,前面说过,胭脂妹妹有一双非常巧的爪子,动作极为娴熟,所以当我把叶子采下来不久,两件防晒衣就做好了。需要说一点,我们红毛恐龙的视力是很好的,虽然天黑,但并不影响我们的工作的,当然,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还是大多选择有月亮的晚上。

    也有的恐龙会选择白天做防晒衣,然后在这儿临时宿营,到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再从这儿出发,这个办法也不错,也就不需要抹黑走很多的路,也不必起得太早。

    但我们没关系。

    夜路安静,没有谁打扰,我们并肩走在林间的小路上,月光如水,仿佛为森林洗去了白日的喧嚣,不用看谁投来那复杂的眼神,也不用忙不迭的跟谁打招呼,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仿佛整个世界都属于我们的了。

    清风为拂我而来,明月为我驱走黑暗,寂静的夜里,各种动物的鼾声为我奏响美妙的音乐,就连动物们释放的屁屁,也似乎在为我燃放着无色的礼花。

    我们可以大声的说话,不必担心哪句话抑或哪个词会突然的刺伤了谁的耳朵;我们可以亲密的接触,不必担心哪个动作甚至哪个眼神须臾间灼痛了谁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