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九十七回 再次遇险
    牡丹和朱顶红一路说说笑笑的向河边走去,他们仿佛是一对老朋友似的,无拘无束,无所不谈,他们俩走了很远了,我还能听到他们谈笑的的声音。

    很明显,朱顶红给我们带来了快乐。之前的我们,虽然是兄弟,但更像师徒,抑或父子。我们所谈论的更多的是大事、人生的道理。而这些大事、道理又有多少呢?我们所忽略的,也许正是我们非常需要的;我们所重视的,也许是我们可有可无的。

    我在想,我们中的很多恐龙,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可能一生都在追求理想。为了理想的追求,我们的每一天都在仇恨、厮杀、嫉恨、忧愁、恐惧、算计、哀伤、疼痛、饥饿、炙热、冷冻、背叛、骗术、狭隘、煎熬中消磨时光,当我们所谓的理想实现了,我们往往会发现,那些原本应该属于我们的快乐时光却变得如此的短暂、干瘪、暗淡,那些已经归属于我们的远远的高于我们消费能力的巨大的物质财富,不仅不能成为我们快乐的源泉,反而会成为我们的包袱,沉重的压着我们,使我们快乐不起来。

    尽管如此,我仍然不会放弃我的理想。我一定要成为一个部落首领,而且是一个大有作为的部落首领。与别的龙不同的是,我要快乐地度过每一天,我要把自己的快乐传递给身边的每一条龙,把每一天的快乐和幸福作为我的理想的一部分,而不是为了理想而牺牲了每一天的快乐和幸福。

    我把我们随身带的物品——水果垛和那两张皮都搬了过来,我来回走了两趟,因为原本就是两个垛子,我和牡丹各一垛,虽然我们吃了一些,但是仍然是两垛,经过这么几天,有些香蕉已经熟透,如果把它们捆在一起的话,有可能压烂,弄一身的香蕉肉,到时候非招来蜜蜂不可。只有椰子没有关系,这些比石头还硬的东西,放上半个月都没有问题,一样的香甜美味。

    看来今天午餐只能吃这些熟透了的水果,不然就要扔掉了,那就太可惜了,等走的时候,我们从这儿采些香蕉做成垛就可以了,这儿的水果多得是。

    路途原本并不遥远,所以我很快就完成了任务。我把水果垛放在了朱顶红的床边被树荫遮住的地方,以防止太阳曝晒,把那两张皮放在稍远一点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希望能够尽快的干透,其实,皮子干燥更适于阴干,但是我们希望它尽快干透了,以防止腐烂变质。

    那两个小家伙还没有回来,可能是他们玩的尽兴,不想马上的回来吧。

    我想先在朱顶红的床边坐一会,休息一下,顺便等等他们两个,琢磨一下我们今天还做些什么。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太阳已过头顶,阳光直射到身上,感觉有点燥热,身体挺不舒服,我拿起葫芦,喝了点水,顿时感觉身上舒服多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仔细一想,怎么两个小家伙还不回来,想一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的心里一紧。

    我来不及多想,也不敢想,便发了疯似的向河边跑去,身旁的树枝不时地刮擦着我的身体,脚下也深一脚浅一脚,但是这些都顾不了,我只希望他们能够安安全全的站在我的面前。

    “哥哥,哥哥……”快到河边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牡丹和朱顶红的喊叫声。

    循着声音看去,牡丹和朱顶红他们都在河的中心,水面上只露着身体,腿都在水面之下。

    “快上来吧,怎么玩了这么长时间?”我有点生气了,加重了语气。

    “上不来了,我们都陷在泥里了。”牡丹哭丧着脸说。

    我的心里一怔。

    我也不知道如何救他们。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陷在泥里边如何救援,因为我们红毛恐龙是生活在森林里,又不是水里边,并不常在水里玩耍,实施水上救援本身就是个空白,更何况是陷在污泥里面,我知道那污泥里面会越吸越紧的,越用劲陷得越深,在我的脑海里,抢救深陷在污泥里的事例,只有失败而没有成功。

    在这远离红毛恐龙聚居的区域,我的营救必须成功,不能失败,因为一旦连我也深陷其中,我们三个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只有在水里等死的份了。

    “没关系,我会救你们的。”尽管我并不知道如何救他们,但是,我必须给他们信心。

    不论现实有多么糟糕,只要有信心在,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我走到离他们最近的河岸边,仔细地查看了周围的情况。前面我已经介绍过,河滩上全部是沙石,踩上去很坚硬的,我们几次到河里都没有出现问题,今天怎么就陷进去了呢?我必须弄清楚原委,才能更好地想出施救的办法。

    从河岸到他们俩陷进去的地方不过十多米远,他们两个位于河中央,腿没有完全陷到污泥里,可见污泥并不是很厚,但是一旦四条腿都陷进去,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拔出来的。因为当一条腿用力拔的时候,其他的三条腿必然会有一个向下的力量,其结果是,不但拔不出来,反而会越陷越深。

    现在要想救他们,必须得有一个向上的力量,把他们的四条腿从污泥里拔出来,而我,虽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但是,我却使不上劲。因为这绝不像战胜那两只食肉恐龙那么简单:一撞、一甩,就结束了战斗。我想,当我在托举他们的时候,脚下会承受双倍的重量,我想我也会陷下去的。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只能等后人把我们当做化石挖出来了吧。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都到了污泥里了?”我本来是要训斥她们的,但话到嘴边,看着他们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的语气就和缓多了。

    “都怪我,”朱顶红说,“牡丹哥哥是为了救我,才陷进去的。牡丹哥哥帮我洗完脖子上的血迹以后,看看天气很好,水也越来越热,我们就想多玩一会儿,玩着玩着,我看到了一条红鱼,我就追,没想到就陷进来了。牡丹哥哥来帮我,他也陷进去了,哥哥您千万别过来,您一过来,我们就要同归于尽了。”

    朱顶红说完,小鼻子竟然抽搭起来了。

    牡丹也颓丧着个脸。

    我没法责备他们,他们还是孩子,爱玩是他们的天性,危险因玩而起,但并非玩就一定会带来危险。发生危险的因素很多,但我们不能因为怕发生危险就什么也不去做了吧。

    天无绝人之路,任何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

    聪明的您,想出什么高招了没有?看看和我的想法是否不谋而合呢?

    请关注下回:第九十八回《巧妙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