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一百回 营救牡丹
    被救上的朱顶红显得异常兴奋,不停地在岸上走动,眼睛不断的向我射来感激、敬佩的目光,那目光柔和而炽热,使我也感到异常的兴奋。<>

    我需要让这些翼龙们休息一会儿,它们应该有些累了,它们平时自由自在的飞行惯了,何曾干过这么重的活?朱顶红虽然是一条小龙,但身体也是蛮重的。常言道,瘦死的恐龙也比骆驼大。说她小,是站在成年恐龙的角度上说的,如果是其它动物,比如像您,能够望其项背就不错了,恐怕还得站到山上望吧。

    朱顶红不仅兴奋的走来走去和用那种眼神看我,还跟牡丹聊着天呢,其实,两个家伙一直都在聊着呢。这很好,这可以使牡丹心情能够放松,不至于因为独自在污泥里而焦躁不安。

    趁着翼龙们休息,我检查了一下缰绳,您要问缰绳是什么,就是拴着那些翼龙的藤条,因为它们太僵硬了,所以我就给它们起了一个名称叫做缰绳,不管它合适不合适,反正我叫起来顺口,就这样叫了。要是不合您的口味,尽管嚼藤条好了,牙齿掉了,别找我。

    呵呵。

    有一根缰绳快要断了,还有两根有点松,好在我来的时候把那些藤条都带过来了,我把那根快要断的藤条进行了更换,又把那两根有点松的缰绳进行了紧固,确保没有什么问题了,我拍拍一个翼龙的脑袋,说,

    “走吧,伙计,该干活了……”

    没想到的是,那只翼龙竟然脸色煞白,晕了过去。我这次可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知道,这次绝不是我打晕的,而是吓晕的,它以为我要惩罚它,像对待之前的那只被我拍死的翼龙那样,所以会吓成那样。

    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它们现在已经不是我刚抓它们的时候的情况了,它们救了我的伙伴,对我有恩,我还有赏赐给它们,怎么会惩罚呢,刚才让它们休息,一是怕它们刚刚救了一个,怕救另一个的时候力气不够,更重要的是我担心它们连续工作会累坏了,不能因为它们帮助了我们,却把它们自己伤了,我心里是难过这个坎的。

    这重担只能落在另外四个翼龙的肩上了。我把那只晕过去的翼龙放开,带着四个翼龙去救牡丹。好在牡丹只有四条腿,如果有五条腿的话,我还得再去抓一只翼龙去,那只晕死过去的翼龙即使醒过来,也浑身瘫软的不能干活了,从目前救牡丹的角度来看,那就是一条废龙了。

    救牡丹的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

    我把四根缰绳分别拴在了牡丹的腿上,然后“嗨……”的一声喊,四只翼龙腾空而起,牡丹很快的就被拉出水面,然后也是贴着水面飞行到岸上以后停了下来,我把缰绳从牡丹腿上解了下来,让他走一走,虽然时间长不动弹,腿有点麻木,但是还是比较灵活的。

    我吩咐他们两个到河边把腿上的泥洗干净,他们都小心翼翼的过去了,又两个怕井绳的!

    我不管他们,由着他们自己好了。

    那只晕过去的翼龙也醒过来了。

    五只翼龙虽然看上去很疲乏,但是它们也很兴奋,我想它们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大的力量能把深陷在污泥里的红毛恐龙给救出来。我想这件事情,一定会成为它们今后在伙伴们面前炫耀的资本吧。

    两个小家伙很快就洗完了,我想他们再也不敢去追鱼了。对于这一点,我既庆幸,又有些不安。从安全的角度考虑,它们今后做事会变得小心谨慎,减少了犯错的机会;但是我担心他们因此会变得缩手缩脚,失去了探险和冒险的精神,反而对成长不利。

    五只翼龙的缰绳我并没有给他们解开。

    我不是要继续奴役它们,它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我理应放了它们,然而,如果一旦放开它们,它们就会飞得无影无踪,再难找回了。

    我把四只恐龙的缰绳的一头分别交给牡丹和朱顶红,我留了一只,然后向着第一次打死恐龙的地方而去。

    我的目的想必您已经很清楚了,我要兑现诺言,请这五只翼龙吃肉。我想,刚刚刨出的那只的残羹冷炙一是不能表达我对这五只翼龙的感谢,二来,那残羹冷炙恐怕早被别的翼龙收拾干净了。

    那只死恐龙不过两夜的光景,因为埋藏较深,我想还不至于朽坏,即使朽坏也没有关系,这些翼龙本来就喜欢吃腐肉,绝不会因此而生病或拉肚子的。

    五只翼龙可能明白我们不会伤害它们,所以它们也显得极为轻松自如,它们忽而飞起来,忽而又落到地上,做着各种优美的动作,仿佛是有意的给我们表演似的。

    我们三个也像是三个放风筝的孩子,快活极了,一路说说笑笑,显得极为轻松。

    到了埋藏死恐龙的地点,我把翼龙交给他们两个,自己挖了起来,牡丹要过来帮忙,被我喊止了,他现在应该好好的休息,以恢复体力,并不适宜马上干活的,干活的机会有的是,但不是现在。

    这活并不累,由于刚埋了不过两天,既没有下过雨,又没有谁过来踩踏,所以土质还比较松软,不一会儿,我就把它给挖了出来,然后拖到地面上来了。

    我们给五只翼龙松开了缰绳,还给他们自由。一个翼龙马上就飞跑了,而其它四只翼龙却没有动,我示意它们,可以尽情的享用这顿大餐了。

    一只翼龙先踱过去,绕着食肉恐龙的尸体转了一圈,然后突然的向食肉恐龙的胁部咬了过去。另三只翼龙好像有谁发出信号似的,几乎是同时奔了过去,撕扯起来。

    这些翼龙可能更喜欢吃排骨上面的肉,也许它们觉得那儿的肉好吃吧。

    这个我不知道,也没法体会,因为我是一个食草恐龙,从来没有吃过肉,不知道吃肉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