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一百零六回 危险再至
    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我是被三个小家伙的说话声音吵醒来的。

    他们已经从树上采来了许多新鲜的水果,摆在了我的旁边,种类很多,非常丰盛,各种香味沁人心脾。

    或者说我是被这香味给催醒来的。

    小孩,总是睡得早,醒得也早。

    而我,却因为晚上想事情,常常弄得很晚才能入睡,所以一觉醒来,往往天已大亮。

    还好,因为我的精力还算旺盛,所以白天也不觉得怎么困,可以该做什么做什么了。

    “哥哥,开饭了。”三张小脸像三朵花似的开在我的面前,他们异口同声的说。不过,小雅还是那种叽里咕噜的声音,我不怎么能够区分,但是此情此景,内容却不难猜出。

    我一咕噜爬起来,说,“你们先吃吧,我先去办点事。”

    他们呵呵的笑起来。

    “哥哥,你去吧,我们等你。”牡丹笑着说。

    我说的办事他们都明白,这种事情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没有跟您交代。但是我必须跟您说,我们是红毛恐龙,而不是貔貅,我们遵循动物所具有的一切生理特点,新陈代谢过程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什么时候新陈代谢完结了,我们也就完结了。

    森林里没有卫生间,整个森林就成了卫生间。

    红毛恐龙把森林作为随意排放的场所,不加处理,自然在红毛恐龙聚居的区域,便便就成了灾难。这个我在前面介绍过。一些绝顶聪明的恐龙曾发出警告,红毛恐龙的便便发出的臭味可能要使全球气候变暖,因此可能会造成整个恐龙世界的灭绝。但是每一个红毛恐龙都是上面大声疾呼、痛陈利害,下面随意排放、我行我素。部落首领于是也采取了一些对策,但是最终无济于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个不再赘述。

    我有早晨解决下面问题的习惯,解决完下面的问题然后才解决上面的问题。往往下面的问题解决好了,才能更好地解决上面的问题。下面的问题理不顺,就着手解决上面的问题,往往上下问题都处理不好。

    我想往远走一走,一个是不愿意让他们看见,这毕竟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事情,另外就是离得近了,影响大家的食欲。因为这儿远离红毛恐龙聚居的区域,所以并没有出现环境污染。即使偶尔有点排放,森林里的屎壳郎都争先恐后的来处理了,来得早的,滚蛋走了;来得晚了,只有过来闻一闻的份了。连味都让屎壳郎给吸走了,因此在远离红毛恐龙聚居的区域,既不会出现雾霾,也不会引起空气变暖,更不会造成恐龙灭绝。

    我正在处理下面的问题,身体随着问题的逐步解决变得越来越轻松,浑身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连空气也显得极为新鲜。我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把身体内的浊气排出去。

    然而当我在吸第二口气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气味有些特别,最初以为是和自己排出的味有关,但很快就排除了,而且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有些凝重,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我不知道将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我用眼睛的余光扫视了一下,左边有个黑影闪了一下,右边好像也有动静,我低下头从两腿之间向后窥看,好像后面也有东西。

    不是好像,是真的有东西。

    我看出那是一只食肉恐龙,与我前两天杀死的食肉恐龙是同一种类。我怀疑左右两面也是同样的食肉恐龙。它们一定是来报仇的,是前天那只漏网之龙搬来了救兵。

    我要独自空着肚子对付三只食肉恐龙。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它们,但是我却不能退缩,我应不应战,并不是我说了算,它们是蓄谋好了要攻击我的,或者说是攻击我们当中离群的一位,然后把我们逐个消灭。很有可能,它们早就集结到这儿了,埋伏在这儿,专等我们送上门来。

    它们的进攻马上就要发动了,我必须制定出切实的应付方案来对付它们,不然的话,我很快就会变成它们的早餐,牡丹和朱顶红也会面临着危险。

    这些该死的食肉恐龙,是它们攻击我们在前,我还击在后,报什么仇呢?我看它们来伏击我的更重要的原因是欺负我们落单。因为我们远离红毛恐龙聚居的区域,它们能够更好的对我们下手,即使把我们都吃掉,未必能够传回到咽咽部落去,到时候我们杳无音讯,谁又能查到食肉恐龙的头上呢?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非常轻松坦然的做着我应该做的事情。我看着这三只食肉恐龙几乎是在同时向我靠近,这说明,它们要同时从三个方向向我进攻。

    左右,直取我的咽喉部位,后面,直取我的臀部,或者跃到我的背上把我摁倒,何其阴险歹毒的家伙。

    我把身体稍稍下蹲,但是腿上却悄悄的用力,外表看似轻松的我,内里却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全身涌动着,从脚下传到腿上,再传到全身,像一条游龙在身体内部不停的游动,我的大脑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身体的所有器官都处于临战状态。

    那三只食肉恐龙正在向我靠近,现在估计还有十米的距离,它们走一段,然后藏在树的后面,它们那么大的身体其实是藏不住的,但它们还是那么鬼鬼祟祟的藏着。它们相信我是看不见它们的,其实,是它们躲在树后面因为拦住了自己的眼睛而看不到我而已。

    我估计它们会在离我3到5米的距离的时候对我发起突然进攻,因为它们担心进攻的早了,会打草惊蛇,被我逃脱;进攻的晚了,我有了防备,贻误了战机,所以它们一定会卡在这个距离点上同时对我发起进攻。

    而我,面对着凶狠又狡猾的敌人,况且是一对三的情况,我必须万无一失,因为我的动作稍稍慢了一点,我很快就会变成它们的早餐,再也没有机会更他们战斗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危险的时刻。

    至于我怎样面对危机,能否度过危机,我们明天再说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