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一百二十七回 神奇果林
    星星满天,那大半个月亮还没有落下去,青蛙的叫声在夜晚显得特别的清亮,它要把整个世界作为它的舞台,尽情展示他的歌喉。<>

    蚊子也喜欢在夜间演奏,它一边演唱,一边舞蹈,因为口器不大,不像青蛙那样,坐在池塘旁边如秦腔般的一嗓子,十里之内,再听不到别的声音,蚊子的声音极为细小,然而,尽管细小,却千回百转,如九曲黄河,又似泰山十八盘,弯弯转转,转转弯弯,转折处似天上彩虹,又似风吹杨柳,更似冰上滑行。

    最动人的是那声音忽远忽近,忽高忽低,那音色也在不停地变换,时而如风琴呼呼,时而如长笛尖尖,时而如二胡凄凄,时而如小号长长。蟋蟀靠一首歌闯天下,青蛙靠一嗓子震四方,只有蚊子,它们在走一条创新的道路,它们有内涵,它们会变化,它们在挖掘,它们在创造。它们是一切歌手当中的精英,然而,它们却并不为这个世间所接受。

    靠一首歌走天下的蟋蟀火了,靠一嗓门震四方的青蛙发了,没有歌喉,横行霸道的螃蟹也红了。唯有蚊子,白天辛勤搞创作,晚上奔波找听众。跑到人家眼前唱,飞到人家耳边吼。没有谁来喝彩,没有谁给打赏。听到掌声之际,便是为艺术献身之时。

    不说了,我还得睡觉呢。

    实在太困了,所以我并不像之前那样因为想事而失眠,因为欣赏音乐而失眠,因为失眠而数屁屁,而是很快就又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首先醒来的是小雅,她在树上睡觉可能比我们更警醒一些,也许她的触觉或者听觉比我们更灵敏一些,或者说更敏感一些,我想他们会担心从树上掉下来。

    第二个醒来的是朱顶红妹妹,她对森林的考察充满期待,也许她担心我们会偷偷的走了,再说了昨天她并没有跟我们一起走,身体自然没有我们疲乏,所以,小雅叽里咕噜的声音第一个把她给吵醒了。

    不久,牡丹醒了,小孩子,自然不知道什么是疲劳,睡得好,醒得早,他忙着为出行做准备。

    我和桃红阿姨也醒来了,是被他们吵醒的,我其实应该早醒的,但是由于中间醒来了一次,所以第二觉睡得就比较沉了一些,醒得自然晚了一些。

    这些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说与不说都没有什么作用。

    醒来之后,我们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个人的问题之后,便收拾行装,准备出发。

    我们不需要带什么东西,因为我们是在果林里进行考察,并不需要带食品,所以我们只带了四张龙皮,披在身上,等到晚上做chuang用,如果我们考察得很晚,不能回来,我们就地休息,没有必要回来。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回与不回,除了地点不同以外,其它的没有什么不同。

    森林里的空气很清新,经过雨水的洗涤,森林好似焕然一新,树叶和小草显得翠绿如玉,这时你必然食欲大增,平时连碰都不愿意碰的树叶和小草,这时却变成了美味佳肴。嚼在嘴里,乐在脸上,爽在心中。不像平时,草和树叶吃起来总有一股土腥味,吃完之后,牙齿上,嘴里边总有一种涩涩的感觉,又不容易除去,有时候,把一捆香蕉吃完了,那种涩涩的感觉还是除不掉,逼着你非得跑到河边或者泉眼处,狠狠地喝些水,或者是张开嘴,让水流从嘴里边流过,冲掉阴魂不散的尘土颗粒。

    我们边走边吃,果林里面果树种类繁多,香蕉柑橘苹果梨、芒果椰子菠萝蜜、榴莲葡萄提子柚、木瓜桃李杏子香。柚子硕大如头,樱桃玲珑如豆;椰子翠绿如玉,橘子橙黄若金;香蕉弯弯似月,苹果圆圆如珠;芒果香飘四海,榴莲臭气熏天;有甜的,有酸的,有苦的,有辣的,有咸的,有臭的;有浓香扑鼻的,有淡而无味的。叫得上名的,叫不上名的;吃过的,没吃过的;见过的,没见过的;过去有的,现在没的;现在有的,将来没的;将来有的,现在没的;有高大如山的,有矮小如草的;有成串的,有长藤的;有硕果累累的,有独占鳌头的;能吃的,不能吃的;能说出的,说不出的;偌大的果园,让你目不暇接,流连忘返,回味无穷。

    妙!

    我们地上走,小雅空中飞。

    牡丹迈着步,顶顶唱着歌。

    太阳当空照,果儿对我笑。

    小鸟说,早早早,

    披上龙皮果园来报到。

    闲言少叙。

    我们在果园里走,昨天我们听到的声音不时地在耳边出现,我们四下里看,又看不出是谁发出来的,我们没有发现有其它的动物在周围活动,不时地有一股阴冷的风吹过来,会使你打个寒战。

    不知不觉,太阳已到中天,我们仍然没有能够走出这片果园,各种奇异的果树让朱顶红感到非常好奇,那些果树有的枝干奇形怪状,有的果实奇形怪状,有的颜色很特别,有的味道很怪异,有的我们敢品尝,有的我们不敢品尝。有一种水果,长得就像一条盘着的毒蛇,那颜色和形状都非常的相似。有一种水果,形状就像一块肩胛骨,有的像五官中的一部分,有的像四肢中的一部分,有的像五脏,有的像六腑,总之,形状上千奇百怪,那味道自然也是各有千秋。

    桃红阿姨说,她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树木,也从来没有听谁讲过,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是事实呢?但是事实本就如此,是不需辩驳的。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这片果园有这些奇异的树木,而其它地方就没有呢?这片果园为什么会有这些奇异的树木呢?谁栽种的?既然别的地方没有,那么树的种苗从何而来,这些问题困惑着我们。

    我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