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一百四十七回 灾难将至
    在上一回里,短脚畸龙道斑的尸体被路过避雨的短脚畸龙无意中发现,道斑的父亲,也就是这一带短脚畸龙的首领道宅在另一个儿子道穆以及二十多个随从的陪同下,顾不上雨后路滑,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道斑的尸体旁边放声大哭,发誓要为儿子报仇。

    双方的矛盾已经激化,短脚畸龙的报复行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好在刚下完雨,短脚畸龙不敢贸然行动,金丹正好有充足的时间排兵布阵。

    过了一会儿,道宅嘀咕了几句话,有两个短脚畸龙用它们的畸形的短脚抓起已经腐烂的道斑的尸体放到另一个短脚畸龙的背上,金丹看着那三个短脚畸龙异样的表情差点没笑出来。

    道斑那腐烂的尸体发出一股股难闻的气味,就连在远处偷偷的窥视的金丹都能闻得到,更何况是那三个近距离接触的短脚畸龙,而且不断有黑褐色的液体从尸体上流出来,先流到背着的短脚畸龙的背上,然后从背上再滴到地上。

    不久,这一行的短脚畸龙陆续的离开了,有两个短脚畸龙走在前面,后面是背着道斑尸体的那个短脚畸龙,道宅、道穆以及其它的短脚畸龙都跟在后面,渐渐的远去了。

    金丹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前面那两个开路的短脚畸龙走得特别快,后面跟着的短脚畸龙却走得很慢,这样,走着,走着,队伍就变成了三个部分。中间背着道斑尸体的那个短脚畸龙离前后竟然有十多米的距离,金丹看着它几次想追上前面的那两个短脚畸龙,但是,当它加快脚步的时候,前面的那两只短脚畸龙似乎也加快了脚步,当它放慢了脚步,想等一等后面的短脚畸龙的时候,后面的短脚畸龙似乎也放慢了脚步。

    总之,它们一直保持着十多米远的距离。

    金丹没有心思研究它们为什么会保持这样的距离,或许这是短脚畸龙的一种礼数。或者是一种风俗习惯。金丹并不关心这些,他所关心的是如何能够战胜短脚畸龙,给红毛恐龙一个安全无忧的生活环境。

    但是有一件事他却想要弄个明白,那就是暗红为什么会知道短脚畸龙那么多的事情。在金丹的眼中。每一个短脚畸龙长得都差不多。如果不是两个短脚畸龙站到一起。他绝不会区分今天见到的这个短脚畸龙是不是昨天见到的那个短脚畸龙。

    “你为什么知道短脚畸龙那么多的事情?而且还知道他们说什么?”等到短脚畸龙走远了,金丹好奇的问他的随从暗红。

    “我听得懂它们的语言。”暗红笑了笑,说。

    “你什么时候学的?”金丹感到很奇怪。他们两个经常在一起,从未听他说起过听得懂短脚畸龙的语言,也没有见他说过短脚畸龙的语言。

    “我从小就听得懂短脚畸龙的语言。”暗红说。

    原来,暗红就像朱顶红一样是一颗弃蛋,他并不清楚他的父母是谁。他刚一出壳,就被一个幼小的短脚畸龙抓走,不过,那个短脚畸龙抓他的目的并不是想吃掉它,而是看着他长得可爱,把他当做宠物养的,收养他的那一家短脚畸龙对他很好,从来没有虐待过他,而是把他当做家庭中的一员,因为暗红的缘故,这一家短脚畸龙从来不猎杀红毛恐龙,而是通过猎杀其他的动物作为食物。

    他们还给暗红提供最新鲜的水果和最嫩的青草,有时候,那个幼年的短脚畸龙会带着暗红到森林里散步,顺便让暗红找些水果或青草吃,刚开始的时候,它们怕暗红跑掉,就用藤条拴着暗红的一条腿,后来相处久了,看着暗红跟它们越来越亲热,就撤掉了藤条。

    暗红记着那个幼年的短脚畸龙名字叫做道理,它的父亲好像叫道路,母亲好像叫郑璐。它们都用短脚畸龙的语言和他进行交流,因为从小就和他们在一起生活,所以,暗红不仅能够听得懂短脚畸龙的对话,偶尔还能说几句简单的话,因为这个,道路一家欣喜不已,常常在短脚畸龙们面前夸他有灵性,暗红也因此得到一个苹果或者其他美味的奖赏。

    暗红虽然能够听得懂短脚畸龙的话,显出了极大的灵性,但是却听不懂红毛恐龙的话,因为它从来没有跟红毛恐龙一起生活过,这不重要,因为暗红受到了道理一家很好的照顾,给他最好的食物,给他自由的活动空间,全力呵护他的安全,它们不准短脚畸龙欺负他,所以,对于暗红来说,听不听得懂红毛恐龙的话,无关紧要。

    但是灾难还是悄悄地来了,它不带来一片云彩。有一天,道理正在和伙伴们炫耀自己的宠物暗红,逗着他,让他说一些简单的对话,暗红自然很卖力的学着舌,逗得大家一阵阵发笑。

    暗红并不清楚它们为什么会发笑,不过,那些笑声大多没有恶意,他因此还会得到水果的奖赏,这时候,为了讨好它们,暗红就会特别卖力,这时候,他往往会得到更多的奖赏,有时,暗红也发些小脾气,不跟它们说话,它们反而觉得暗红更可爱了,就非常耐心的哄他开心。

    “这是谁的红毛?”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旁边站了一个短脚畸龙,样子很凶恶,它们认识,这是首领道宅的随从叫做道嘿的,他经常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在短脚畸龙界,它臭名昭著,但是因为有首领罩着,谁也不敢把它怎么样。

    “是我的。”道理下意识的用自己的那双短短的前肢抱住暗红的脖子,这是它的宠物,不容别人用这样不恭敬的态度对他,它紧张而不满的回答道。

    “小子,你发财了。”那道嘿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暗红的那一尾漂亮的尾毛上,继续说道,“首领道宅看上了你的这只红毛,愿意用十个红毛跟你交换。”

    “我不换,这是我的宠物,给一百个红毛我也不换。”道理紧紧地抱着暗红的脖子,暗红有点出不上气了。

    “换也得换,不换也得换,由不得你,”道嘿目露凶光,恶狠狠的说,“限你明天中午之前,把这只红毛送到首领那儿,否则的话,有你的好果子吃。”

    伙伴们摄于首领和道嘿的权势,敢怒不敢言,又不愿意说违心的话,都拍一拍道理的脊梁,看一眼暗红,摇摇头,叹着气离开了。

    道理明白自己不是道宅和道嘿的对手,只好带着暗红回家去,与父亲道路和母亲郑璐一起研究如何度过这场危机。

    嗨,今天就暂时讲到这儿了,明天再接着给大家讲。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本也有了自己的贴吧了,刚刚申请到,主要是给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也希望本能够得到更多的朋友们的支持,但水火有情确实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希望大家能够群策群力把这个吧办得红红火火,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朋友们到处给宣传宣传,让更多的朋友喜欢上本,谢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