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一百八十一回 归心似箭
    哆哆部落的呻吟之声自然惊动了咚咚部落,这个我们在上一回里已经提过,特别是连两个最聪明的色子也信以为真,都以为哆哆部落经历了一场大的灾难,到底是什么灾难,他们也不清楚,因为这样大规模的呻吟声是史无前例的,谁都没有经历过,即使有大规模的短脚畸龙袭击也不会有这样严重,所以他们都不敢瞎猜。

    整个晚上,哆哆部落的呻吟声一直没有停过,每一声都揪扯着色子的心,使他无法入睡。虽然他也曾想过莫非是部落里使的计策,但是他仔细辨别过了,这声音并不像装出来的,除了受了重伤,或者生了重病之外,不会发出如此凄惨的声音的。况且,即使要装,三个两个,短时间可能能够对付,你让000多红毛同时装,而且是一个晚上都不停止的装而不出破绽,那谁能做到呢?

    离开了色子的哆哆部落,又有谁会出主意呢?

    这样想着,色子倒是很后悔自己来这一趟,要是自己在部落里就好了,起码可以寻找对策,现在是有力用不上啊,半夜三更的危险重重,咚咚部落不要他走,其实,他也不愿走,这也不全是为了自己。因为哆哆部落离不开他,他是整个哆哆部落的数据库和智囊,离开了他,哆哆会乱成一团的,天下虽然很大,但是要招募一个色子却并非易事,因为聪明龙太少了,绝顶聪明的更是凤毛麟角。而绝大部分都是平庸之辈,这又不是后天能够培养出来的。

    有一个军事首领曾经说过,一个色子,不论走到哪里,都可以抵得上五个大队的兵力。所以色子绝不敢把哆哆部落的这五个大队的兵力轻易的让短脚畸龙给消灭的。

    “我不怕死,”色子想,“但是这样死不值。”

    闲言少叙,色子自然是一夜无眠。天刚蒙蒙亮,他便叫醒了咚咚部落的色子来,告辞要走。色子不便阻拦。忙让侍奉的八龙速速端来水果,算做早餐,色子没有推让,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作为主人的色子也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这样随便起来。不再讲究繁文缛节,就更像是老朋友一般了。

    吃完之后,主人色子喊来十多个卫兵。作为护卫陪伴客人色子回去,主人色子也陪在身旁。

    走了十多里路,主人色子并没有回去的意思,客人色子很是过意不去,恳请主人色子留步,主人色子哪肯,他说一定要把他送到边境,看到迎接他的红毛方能离开,拗不过他,只好从命。

    主人色子之所以送客人色子到咚哆边境,不单单是为了友谊,也不仅仅是惺惺相惜,而是另有目的,他毕竟是一龙之下万龙之下的行政与军事长官,并不像我们这些普通的红毛恐龙可以率性而为,他的心思必须与整个部落的利益联系在一起,所以这次送行,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要弄清楚哆哆部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便使咚咚部落采取相应的对策。

    一路上疾步如飞,大家都没有心情说话,眼睛只盯着路面的正前方,耳旁风簌簌的刮过,脸上凉飕飕的。

    虽然离哆哆部落越来越近,但是呻吟声却逐渐的减弱了,可以看出那些那些或者受伤或者得病的红毛恐龙身体已经很虚弱了,连发出呻吟的力量都要耗尽了,这更使得客人色子忧心如焚,归心似箭。

    他们到达咚哆边境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森林里面没有来回走动的红毛恐龙,就连平时守卫的士兵都没有看到,只是有几个瘦弱的红毛躺在地上,嘴里吐着白沫,并发出微弱的呻吟之声。当他们看到色子的时候,眼睛里突然好像有了光亮似的,但是这种光量突然之间就消失了,那表情变得极为痛苦而着急。

    “不要过来,不要回来……”一个红毛沙哑着嗓子说。

    这个说话的红毛瘦骨嶙峋,身体显得极为虚弱,他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挣扎了几次都失败了。四条腿打颤,身体如筛糠一般,歪着脑袋,脸色蜡黄,两只眼睛强行睁开,嘴里的白沫有一部分顺着下巴流到了脖子上,他却并没有吐出去,仍然有一部分留在嘴里,说起话来就有点含混不清了。

    他身旁的另一个红毛状况也差不多,但是他摇摇摆摆的总算站了起来,全身还在抖着,四只脚抖动的越发厉害,这种情况,你只要在他面前打个喷嚏就一定会倒下去。

    看着色子要过来的样子,他显得极为着急,又是摇头,又是跺脚,但是这动作却也是极为惊险的,就他现在这样的体质,不动尚且如履薄冰,更何况还要动作,几次差点摔倒。

    “不要过来,不要回来,”还是刚才那个躺着站不起来的红毛又说话了,“首领让我们来,就是告诉一下色子大人,千万不要回来,部落里发生了一种叫做h000n0000的急性传染病,传染得很厉害,希望色子大人先在咚咚部落避一避,等传染病过去之后回来也不迟……”

    那个红毛好不容易说完了这些话,说完之后直喘气,白沫又从嘴里慢慢的泛出来。

    咚咚部落的色子和众护卫也极力的劝色子暂时回到咚咚部落避一避,等躲过一段时间再说,回去之后,也好研究对策,色子哪里肯听,执意要过去,大家又拦他不住,他挣脱了众红毛,箭一般的越过边境,回到了哆哆部落。

    “多谢色子大人的悉心照顾,多谢各位的护送,本色子实在由于部落里发生了如此大的事件,不能多向各位请教,遗憾之至,他日若有时间,色子定会再次拜访,这里目前并非久待之地,若是大家被瘟疫传染,色子一辈子都不能心安,恳请大家赶快离开这里,色子拜谢了。”

    色子说完,自是情绪激动,浑身颤动,他连着向对方拜了三拜,对方也回了礼。咚咚的色子和众护卫自然也是挥泪而别。

    约莫咚咚部落的色子和众护卫已经走远,哆哆部落的色子对着那几个口吐白沫的家伙笑着说:

    “小子们,别装了。”未完待续。。)

    ps:这个说话的红毛瘦骨嶙峋,身体显得极为虚弱,他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挣扎了几次都失败了。四条腿打颤,身体如筛糠一般,歪着脑袋,脸色蜡黄,两只眼睛强行睁开,嘴里的白沫有一部分顺着下巴流到了脖子上,他却并没有吐出去,仍然有一部分留在嘴里,说起话来就有点含混不清了。……色子说完,自是情绪激动,浑身颤动,他连着向对方拜了三拜,对方也回了礼。咚咚的色子和众护卫自然也是挥泪而别。

    约莫咚咚部落的色子和众护卫已经走远,哆哆部落的色子对着那几个口吐白沫的家伙笑着说:

    “小子们,别装了。”《我本是龙最新章节精彩片段先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