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一百八十六回 战争边缘
    联合**一路晓行夜宿,饥餐渴饮,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走了三天三夜,沿途经过了十四个部落,这些部落大多都打过招呼,因此允许大军经过,不过为了防止大军误入陷坑和其他防御设施,造成误伤,沿途各部落自然派出向导指引大军前进,直到大军离开本部落所在的地界。

    沿途的各部落虽然也送一些水果之类的犒赏大军,不过大多很吝啬,除了一些将领能得到较多的美食之外,士兵们所得到的不过是拳头大的一个水果,或者更小,除了樱桃和酸枣之外,各部落都是以个为单位分发,这对于庞大的红毛恐龙来说,这点食物自然是杯水车薪,毫无作用,而出发之时,咚咚部落也没有给大家带食物,不过是临走之前吃了一点而已。

    将士们满以为所过之处会受到沿途部落的热烈欢迎,把他们带到果园里海吃一顿,然而没有,即使是参战的部落,也不过是由一个水果变成两个水果,这些水果都是摘好以后,然后在行军途中分发,首领们都没有安排大军在本部落休息的举动,总是想办法让向导尽快引领着大军离开本部落的地界,向导们所指引的路线,往往是些乔木之类的大森林,尽量避免路过果林。

    就这样没有给养的联合**只能边走边吃,走在前面的,可以吃到树叶小草之类的食物,偶尔也会遇到一两株果树,抑或接着像水果一样的草本植物。诸如黄瓜西红柿草莓之类的植物,不仅仅是填饱肚子,更是一种美的享受。然而,能得到这美好享受的不过是走在前面的数十个红毛而已,而排在后面的红毛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一千红毛大军,前面的吃树叶和嫩树枝,稍后一点的还有一些漏掉的树叶和嫩树枝,越到后面越没得可吃,老树枝、树皮就成了他们填饱肚子的材料了。所以这一千大军所过之处。变得光秃秃的一片。除了那些高大粗壮的乔木白白胖胖的身子裸露在外面之外,寸草不留,甚至比遭一次蝗灾更厉害,那些被剥掉树皮的树木不久都枯死了。

    这条道路因为被一千多红毛恐龙反复踩踏。路面变得坚硬无比。即使有草籽落在上面也难以扎下根去。而原来的草木或者被吃掉了,或者因为被啃光了树皮而死掉,那些死掉的树木可能因为树干部分过分的啃咬。再加上地面变得坚硬无比,地下根无法透气,并没有从根子上长出新芽,死掉的树干因为没有了活性,过了几年都逐渐的倒了下去,风干腐蚀,最后都消失殆尽,这样就形成了一条宽百米,长达一千多公里的寸草不生的大道。因为大道完全连续,没有间隔,所以博学的红毛恐龙给它起了一个名称,叫做无间道。

    闲言少叙,故事继续。

    却说那联合**风尘仆仆的终于到达了喷喷部落的边境线上,已经是黄昏,统帅安排军队安营扎寨,让将士们先休息一晚,吃点东西,来日再决定进攻事宜。一面又安排几个红毛悄悄的潜入喷喷部落内部,察看地形,熟悉喷喷部落的防御设施,观察喷喷部落的反应。

    喷喷部落地势比较平坦,没有多少险要可收,但是由于这里雨量充沛,所以树林茂密,森林里各种乔木、灌木长势旺盛,青草长得很高,枯枝烂叶当中也有很多的蘑菇,运气好的话也能遇到一两棵香蕉或芭蕉之类的果树,可以享受一顿每餐。

    统帅允许将士们在宿营地周围百米的范围之内活动,寻找可吃的东西,来填饱肚子,天黑之前回到营地休息。

    统帅自己则和色子一起研究明日如何进攻,确定进攻的线路和方式,如何突破喷喷部落的防线等等。但是统帅和色子都没有亲自到过喷喷部落,对喷喷部落的地形和防线都不清楚,这里树林茂密,他们所能看到的范围极为狭小,周围也没有一块地势较高的地方可供观察,不过,即使有一块高地,从上往下看,看到的也不过是密密层层的树头而已,还是不会有多少收获的。

    不过军队之中有一个红毛自称熟悉这里的地形,他是某部落派到喷喷部落学习的专家,他来喷喷部落学习了数月之久,对喷喷部落的防御设施了如指掌,他自称了解金丹的住处,说可以带大军直抵金丹的住处,活捉金丹,以尽快解决战斗。

    不久,出去探听的红毛陆续回来报告,说喷喷部落并没有什么动静,那些防御设施标志清晰,与其他部落无异,看来喷喷部落并没有发现大军的存在。

    统帅大喜,传令所有将士都不要出现大的动静,吃饱喝足之后,回营地休息,不准大声说话,不得弄出声响,明日一早,偷袭金丹。

    色子睡不着。虽然三天三夜的行军极为劳累,浑身如散架一般,想想明天就要正式拉开战幕,他的心里实在难以平静。

    这场对喷喷部落的战争因他而起,是他向首领提出来的,而他现在又是联合**的军师,所以战争的胜负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色子为什么会提出攻打喷喷,他对金丹禅位一事真的很反感吗?我们还得从咚咚部落的这位色子的身世说起,其实他本来是一位血气方刚的石雏,思维敏捷,聪慧异常,身强力壮。但是由于生性孤傲,自命不凡,石雏们并不愿意和他结伴而行。后来他遇到了一个憨厚愚笨的雏,那雏力量很大,但是智力一般,不会斗心眼,也是没有谁愿意跟他结伴,他们两个遇到之后,就搭伴而行,倒也没有什么矛盾,那雏原本是准备当八龙的,在色子(当时还是一个石雏)的再三劝说之下,才成为一个石雏的,并且勉强答应试一试的。

    后来,那个憨厚老实的家伙竟然成功的成为了一个部落首领,那就是金丹的父亲。而色子呢,却非常不顺,虽然自己点子多,但是终究比不过蛮力,他与部落首领的决斗当中屡屡失利,到后来遍体鳞伤,身心俱疲,就做了八龙。因为他毕竟有慧根,后来逐渐的混到了色子的位置。

    但他一想到金丹和金丹的父亲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就难以平静,为什么大家梦寐以求的首领位置,对他们来说,如探囊取物,而对于色子来说,却比登天还难呢,这不平慢慢的就转为了恨,所以这次联合**的组织和准备攻打哆哆部落、喷喷部落,色子在后面都是做了很多的文章的。未完待续。。)

    ps:这条道路因为被一千多红毛恐龙反复踩踏,路面变得坚硬无比,即使有草籽落在上面也难以扎下根去,而原来的草木或者被吃掉了,或者因为被啃光了树皮而死掉,那些死掉的树木可能因为树干部分过分的啃咬,再加上地面变得坚硬无比,地下根无法透气,并没有从根子上长出新芽,死掉的树干因为没有了活性,过了几年都逐渐的倒了下去,风干腐蚀,最后都消失殆尽,这样就形成了一条宽百米,长达一千多公里的寸草不生的大道。因为大道完全连续,没有间隔,所以博学的红毛恐龙给它起了一个名称,叫做无间道。《我本是龙最新章节精彩片段先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