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二百一十五回 最强较量
    就在两个选手战斗正酣的时候,突然一群吸血的蚊蝇不期而至,那些蚊蝇直冲向其中的一个选手,任你拍打、打滚就是不离开,那选手疼得直叫唤,哪还能参加战斗?对方却乘机向他撞去,可怜这个选手,哪还顾得上躲闪?只见他像一座山一样倒下去,再也没能够起来,那些蚊蝇尽可以放心大胆的大快朵颐了。

    吸血的蚊蝇从哪里来,为什么这些蚊蝇会专门攻击其中的一个选手而对另一个选手却不屑一顾呢?

    原来,这些蚊蝇竟然是其中的一个选手悄悄准备的,他在比武的前几天,就偷偷的捕捉了一些蚊蝇养在了葫芦里,抓了几只小动物撕破它们的皮作为蚊蝇的食物,比武之前,他把葫芦悄悄地放在离比武场地不远的地方,在放葫芦之前,他将葫芦旋转了很多圈,把那些蚊蝇转得头晕脑胀的,同时把喂养蚊蝇的小动物拿出来埋掉,并且把葫芦的盖打开。

    那些蚊蝇被转得头疼恶心,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地质灾害呢,等它们静下来的时候,却发现食物不见了,便从葫芦里爬出来,四处寻找,突然,它们闻到了一股新鲜的血腥味,便呼朋引伴的循着那血腥味飞了过来,于是不顾一切的飞到那个选手的伤口上尽情的吸吮起来。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蚊蝇专找其中的一个选手,而对另一个选手不屑一顾呢?

    原来,养这群吸血蚊蝇的选手所在的部落在南方,由于蚊蝇较多,聪明的红毛恐龙便想法设法寻找可以抵制蚊叮虫咬的药物,有一个名字叫做李淼珍的红毛恐龙,用几种草药配制出了一种专门用来治疗蚊叮虫咬的药物。涂在患处,可以消肿止痒,涂在身上,可以驱赶蚊虫。因为蚊虫讨厌这味道。即使有现成的血可供吸吮,也不会上去的。

    那个养吸血蚊蝇的家伙在比武之前便在身上涂抹了这种药物。然后在比武的时候,便有意门户大开,吸引对方咬自己,对方必然也会门户大开。这样,两个选手便以攻为守,互相撕咬起来,不一会儿,双方身上鲜血淋漓,那血液的味道很快的吸引了就在不远处的吸血蚊蝇,那个选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对方的计策,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败在了对方的手下。

    据说,这种药有个名称叫做清凉油,可惜它的配方后来竟失传了。这真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啊。

    这些选手们,为了达到目的,挖空心思,不择手段,而整个选拔过程,坚持了以胜为胜的原则,忽略过程,重视结果,只要台上是两个红毛对决,而不是多个红毛对付一个就可以,不管你采取什么阴谋诡计,就是龌龊一些也无所谓。

    色子和碎毛都与金丹较量过,他们切身体会到运用智谋的重要性,可以兵不血刃的将对方制服,使对方归心,面对纷繁复杂的环境,作为首领,仅仅有一颗宽厚仁慈的心是远远不够的,是难以将部落带向更远的,必须能够运筹帷幄,足智多谋。

    最精彩的是最后一组选手的对决,因为胜者就可以直接成为首领了,他们自然会更加竭尽全力的较量,吸引的观众也多,大家想亲眼看看未来的首领是怎样的,有什么魅力所在,用什么手段战胜对方的。

    如果按照您的思路,最后的对决应该是毛阿敏和那位养吸血蚊蝇的选手之间的较量,我最初也以为会这样,但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他们两个和众多选手相比,竟然是小巫见大巫,那点雕虫小技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没过几个轮次便被淘汰出局了,或者当场死翘翘,或者带着遗憾离开,具体不清楚,所以不敢妄言猜测。不过,据九彩仙说,那参加第三轮较量的32位选手中,有8个当场死亡,有6个重伤,其它的或多或少都有伤,这两个选手不知道是属于哪一种,总之,在最后的较量中,他们俩并未出现。

    参加最后角逐的选手,其中的一位叫做刘千,因善于千术而得名,除了不能呼风唤雨之外,大千世界,万象万物,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随心所欲,运作自如,让你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却不知道那些东西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有一位德高望重、莫测高深的智者回答道:

    “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这种话如果出在普通的红毛嘴里,一定会让别的红毛以为你是一个智障者。其实智者与智障者仅仅是一字之差,并且在实际生活中可能连这微小的差别也不存在,如果大家不认为你是一个智障者,你却经常说一些智障者的话,大家就觉得你是一个智者,反之,如果大家认为你是一个智障者,如果你说的话大一些,人家会说你痴人说梦,如果说的小一点,人家会说你白痴,如果你想说一些玩笑的话,人家会说你二,如果换做智者的话,分别变成了抱负、谦虚和幽默了。

    闲言少叙,故事继续。

    却说那张千一上来,便将他的那千法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许许多多水果,不一会儿,几个评委的面前就堆满了各样的水果,评委们当场吃了一些,味道还不错,周围的观众自然也分到了不少,很多的红毛都希望张千能够获胜,到时候,大家不必植树造林,只要首领给大家往出变就可以了。

    那张千一上来的时候,笑眯眯的,如早晨的太阳,发着温暖而舒适的光,但是,突然的,风云突变,和蔼的面庞骤然变得凶恶起来,那爪子里的水果不断的向对手砸过去,那些水果,或大或小,或软或硬,或熟或青,雨点般的砸过去,不一会儿,那对手便淹没在水果和水果泥当中。

    观众中不时的发出喝彩之声,那对手却只有招架之功,而没有了还手之力,不时的有水果砸在头上身上,头上,身上的果汁流的到处都是,那对手索性拿起水果吃了起来,向大家做起了鬼脸,任水果击打在自己的身上。

    那刘千显然有些发怒了,掷过去的一个大桃子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块石头向着对手的脑袋上砸过去,其速度之快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

    很多的观众都闭上了眼睛,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脑袋开花的情景。

    究竟结果如何,我们明天再说吧。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