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二百三十三回 事半功倍
    有bàn fǎ 了,有bàn fǎ 了。<”黄河妞jī =""dòng="" ="">

    “什么bàn fǎ ?”金丹不明白,便问道。

    “将挖出的土回填到陷坑里,那坑不是越来越浅了吗,我们挖一寸土,回填到坑里,坑的深度就会减少二寸,这不是事半功倍吗?”

    据说,事半功倍zhè gè 词jiù shì 出自黄河妞之口,也是源于这件事的,不过大家大都不知道,今天讲了,就等于给大家补了一课,补课费暂时就不收了,你先攒着吧,等娶媳妇用。

    黄河妞一说,金丹连连叫好,原本还怕土掉下去迷了暗红的眼睛,生怕土掉下去,现在好了,要一股脑儿将土全部填进去,恐怕不单单是迷眼的问题,不是整个要活埋暗红吗?

    zhè gè 不需您操心,那暗红本jiù shì 个活物,绝不会睁开眼睛,抬起头来等待土来迷上自己的眼睛,等待上面的土掉下来将自己活埋掉,这种操心实在有点多余,您的那点心思,早被我看出来了,戳穿了吧,不好受吧。

    闲言少叙,故事jì xù 。

    因为看到了希望,金丹和黄河妞都来了精神,他们将挖出的土堆到坑边,一点点的推到坑子里,下面的暗红将那些土再踩实些,随着不断的填土,那暗红的海拔gāo dù 也在逐渐提升,那脑壳便渐渐的露出了坑外。

    黄河妞将一些水果塞到暗红的嘴里,zhè gè 时候,她的很多功能可能正在huī fù ,吃得很香。吃了不少,还想吃,却被金丹给拦住了,说如果吃得过多,肠胃就会受不了,严重的话还会有生命危险,那暗红倒也很听话的,不敢再要了。

    金丹和黄河妞也不再从四面挖土了,而只在暗红的前面挖土,在她的前面挖一个斜点的坡。以便于实施营救。同时填到坑里的也不限于刚挖出的土,他们也将一些树枝树叶之类的东西填进去,只要不至于伤害到暗红即可。

    营救过程大致jiù shì 这样,说得简单。其实过程非常麻烦。干活也非常累。那么大的一个小坑,需要把它填起来,又没有任何的工具可以lì yòng。确实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暗红的前腿的上部露出坑外的时候,金丹认为暗红出土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与黄河妞各自抱住暗红的一条前腿,一起用力,那暗红也积极的配合,用后腿向后蹬,jīng guò 几次失败之后,终于将暗红成功的营救了出来。

    暗红虽然掉入陷坑,但是由于陷坑不是很深,再加上陷坑比较窄,暗红基本上是贴着陷坑壁滑下去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的伤,只不过是皮肤稍稍擦伤了一些而已。

    暗红救上来之后,太阳即将落山,金丹决定就在原地休息,暗红需要养一养,金丹和黄河妞也很累了,所以决定原地休息,明天赶回喷喷也不迟。

    不远处有一条小河,金丹和黄河妞便搀着暗红到河里洗下澡,他们三个都是灰头土脸的,往河里一泡,那河水lì kè 就变得极其的浑浊了,仿佛黄河一般。

    “我们都成了黄河妞了。”稍稍有了些精神的暗红便开玩笑的说。

    那黄河妞并没有恼,只是将那河水不断的往暗红的头上扬,那暗红连连的讨饶。

    那金丹却也不依了:“小丫头,我何时也变成了妞了?”

    那暗红笑着说:“首领的样子比妞还漂亮呢,如果首领是个玉雏的话,没准会有那个部落愿意用两条黄河来换您呢。”

    “黄河只有一条,哪来的两条?再说了,那条黄河已被白妹妹给用了,哪还有黄河可用?”

    “连这一条加起来不jiù shì 两条吗?”暗红笑着说,“白姐姐不是没有答应吗,那条黄河还没有易主呢。”

    看着暗红有了精神气,金丹心里很是gāo xìng,这次大家花了这么多功夫jiù shì 要请她huí qù ,看她gāo xìng,便想多和她说说话,那话题自然就转到了暗红的身上。

    “黄河我不稀罕,有你们这两个黄河妞就很满足了。”金丹说。

    “白姐姐早jiù shì 您的了,您可是连半条黄河都没有付出啊。”

    这里没有别的红毛,自己又是出嫁的玉雏,做随从的时候,本来就与金丹朝夕相处,现在又重获新生,在河水里一泡,顿觉神清气爽,现在索性放开胆来,与金丹调侃起来。

    “传说哥哥可是救过我的命的。”那黄河妞插话道。黄河妞虽然早知道了传说便是金丹,但是还是习惯称金丹为传说哥哥,那样显得好像更qīn qiē 一些。更关键的是,那里蕴含的意义非同一般。

    黄河妞的意思很明白,我自己值一条黄河,传说哥哥救我一命,就等于给了我一条黄河,救我两命,就等于给了我两条黄河,连陷坑里的那次算起,一共救了三命,照此说来,我黄河妞还是大赚特赚了一把了,改叫三河妞更hé shì 了。

    “白姐姐是留在首领身边了,我zhè gè 假的黄河妞恐怕要黄河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了,不能陪在首领身边了。”

    “我们这次出来,jiù shì 要接你huí qù 的。”金丹说。

    “按照祖制,玉雏是不能回头的,否则,会给部落带来灾难的。”暗红说道。

    “没guān xì 的,从血缘guān xì 来看,你并不能算作是喷喷部落的玉雏,在喷喷部落,你只有养育guān xì ,而并没有血缘guān xì ,所以,你留下来,并不违反祖制,只要跟大家解释清楚,部落里没有谁会为难你的。”

    暗红当然很gāo xìng,她本来对喷喷部落就有感情,她在这儿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自然喜欢喷喷部落的一草一木,也喜欢周围的亲戚朋友们,当然更喜欢金丹,对金丹的喜欢那更是发自心底的,尤其是作为金丹的随从,对金丹的很多东西都十分了解,金丹不仅有着良好的身材,优雅的谈吐,更重要的是金丹的睿智和雄心大志都是令她非常仰慕的。然而,她还是dān xīn 自己的留下给喷喷部落带来灾难,于是,她说:

    “我还是不能huí qù ,首领的禅位已经引起了一场战争,我如果huí qù ,说不定还会给喷喷部落带来什么灾难,即使他们不来发难,也会嘲笑我们喷喷部落将石雏和玉雏留下来自己用,那喷喷部落的红毛将来怎么有脸出去呢?”

    好了,先到这儿吧,明天再说,那金丹到底怎么劝说暗红回到喷喷的,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容我琢磨琢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