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二百四十七回 耳听八方
    关于鼻子的事情,不知不觉又是2000字过去了,用了6000字为一个鼻子去做传,似乎有点小题大做,然而,万事万物要从发展的观点去看,那鼻子虽然现在地位不高,但是他却一直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工作,而且始终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工作上一直保持着全勤的记录,从未请过一天假,这在五官当中是做的最好的,那眼睛一到晚上就犯困,非要睡觉不可,那嘴巴多数时间是闲着的,那耳朵更是无所事事,而且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做工作,有用的不愿意听,喜欢听的又没有用,又喜欢偏听偏信,名声也并不好.

    还有那鼻子万事都亲力亲为,虽然有嘴作为他的下属,分担他的一部分工作,但是,他只要能自己做的,绝对要亲自去完成,除非有了鼻炎或者感冒什么的特殊情况,他是不会让嘴去代劳的,这一点,就足让你肃然起敬的.

    因此,别看鼻子现如今默默无闻,没准哪一天就会一下子走红,成为大家学习的榜样,我现在给鼻子做传,等于首赞,将来必然会火,所以绝对不会吃亏的.

    关于五官的事情我不想再说了,我并没有准备说他们,只是偶尔的机会引起来,这一说就不可收拾,不知不觉的写了6000多字,我对她们的好恶,您从字里行间想必能够看得出来,就不用我明说了,我现在掌握他们的材料还不够多,等以后如果能够搜集他们的更多资料,再爆料他们不迟.

    言归正传.我们接上二百四十五回的内容.

    却说那金丹一行,由金丹在前面探路,两个母恐龙在后面跟着.一步一挪的缓慢的行进,以求尽快的走出这片危险区域,走到无间道上.

    为了避免再次掉入陷坑,那金丹探路就显得极为辛苦.前面我已经说过.那陷坑的标志已经没有了,而且有些陷坑做的非常隐蔽.是很难看出来的,再加上是晚上,月色朦胧,能见度并不高.所以,从外面看,是很难发现陷坑的蛛丝马迹的.

    有些陷坑不仅隐蔽,而且上面的覆盖物做的非常结实,因为做这陷坑的目的是为了对付短脚畸龙的,为了避免小动物将外面的覆盖物踩坏,特别是喷喷部落遭遇道宅的奸计用小动物破坏陷坑之后.一些部落就开始研究加固陷坑覆盖物的方法,这种加固的陷坑,对于小动物毫无作用,他们即使在陷坑上面跳舞也没有关系.但是,大型动物一上去,便会扑通一声,掉下去,再难上来.

    这样,就增加了探路的难度,金丹不仅要用力的踩地面,而且那耳朵逐渐的配上了用场,他们必须屏息凝神,用耳朵将踩地面发出的声音,加以辨别,然后返回大脑,通过收集回来的声音来判定下面有无陷坑.

    这个时候,鼻子和嘴巴都暂时停止了工作,只有耳朵在全身心的工作着,用心聆听来自地下的声音,然后及时的返回给大脑.

    金丹往往是用力踩三下,如果是"砰砰砰",说明下面是实的,可以放心大胆的往前走,不必担心,如果声音是"咚咚咚",说明下面是空的,就需要十分的注意了.

    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相当困难,因为那盖住陷坑顶部的,并非是一整块木板之类的硬物,而是用树枝之类的东西覆盖,本身就具有消音的作用,所以那"咚咚咚"和"砰砰砰"的差别并不是很大的,一般的耳朵是很难辨别出来的.

    但是金丹的耳朵却并非凡耳,长得不仅灵秀,而且灵敏,树上有几只蝉在奏乐,几只公的,几只母的,都能分辨出来,哪只蝉是在一心一意的弹琴,哪只蝉一边弹琴一边在吃东西,哪只蝉一边吃东西还在抛媚眼,都能分得清清楚楚,而且从乐声中能够读出哪只蝉心情愉快,哪只蝉心中郁闷,哪只蝉意气风发,哪只蝉怀才不遇,哪只蝉又心灰意懒,百无聊赖,这些都瞒不过金丹的耳朵,从那声音的高度,节奏和连贯上可以迅速的判断清楚他们的状态.

    更重要的是,金丹的耳朵能够辨别出蝉的音色来,在我们听来,所有的蝉的叫声都差不多,但是金丹的耳朵却能够辨别这声音出自哪只蝉,几龄的,有无婚配,是否产过卵等等,他在树林里转一圈,就知道这树林里有多少蝉在鸣叫,有多少蝉累了,正在休息,有多少蝉在演奏的间隙,忙着吃点东西垫吧垫吧.

    当然,这能力并非与生俱来,更多在于后天的学习,在长期的战斗生活中,金丹为了更好地辨别短脚畸龙的脚步声,特别留意各种声音,即使是极细小的声音,他也特别的注意,那细小的声音或者是小动物发出的竜干?也可能是大型动物远处的声音传来,或者是大型动物隐藏在附近正偷偷的窥视,那脚步便放得很轻,声音自然就低,如果不能辨别是哪一种,那后果往往会很严重.

    因为没有很多机会亲自听短脚畸龙的各种脚步声,他就让红毛扮演短脚畸龙做各种动作,他会守在某个地方,静静的听.就这样,经过不断地练习,金丹的耳朵逐渐成为能辨别各种声音的不同凡响的耳朵.那短脚畸龙从几百米之外来入侵,金丹可以听出他们的具体方位,数量多少,行动路线等等.

    闲言少叙.

    却说那金丹靠着耳朵辨别,巧.[,!]妙的避开了三个陷坑,终于带着黄河妞和暗红离开了那片充满着危险的森林,成功的走上了无间道,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月光越来越明亮,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明亮过,那些树叶也难以将月光挡住,直接洒在地面上,将地面照射的如同白昼,金丹等三个红毛恐龙身上的疲劳一扫而光,显得极有精神,那暗红仿佛从来没有经历过饥饿的事情一样,也是浑身充满了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