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二百五十九回 美龙之愁
    道美美艳非常,有“五步倒”之称,jiù shì 说见到它的短脚畸龙,行不到五步,就会为其美貌而倾倒,又有“朝闻夕死”之说,jiù shì 说早晨闻到其体香,一天之内昏昏沉沉,直到晚上时分仍然如死去一般。

    道美的美绝非妄言,暗红在短脚畸龙聚居的区域侦查的时候,听到了很多对道美的评价,五一不惊艳它的美貌,一些有才的短脚畸龙还会编些诗或者歌来歌颂或讨好道美,公的短脚畸龙大多已见过道美为荣,或作为谈资常常挂在嘴边:

    “道宅首领养了很多名贵的花,但是没有一朵花能抵得上道美的十分之一,道美一说话,就连蝉都停止了奏乐,道美晚上出来,星光就会亮很多,道美的美目一盼,即便是坚硬的磐石也lì kè 变成齑粉。”

    我不知道这些短脚畸龙所说的是否夸张,但是这四大美龙的名号却也不是浪得虚名,正所谓“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特别是道美,父亲是部族首领,部族里不仅是年轻的公恐龙,jiù shì 那些已经垂暮或者少不更事的公恐龙也是有事没事的往首领那儿跑。

    但是,母恐龙就可怜的多了。

    凡是见过道美一面的,或者仅仅看到它的背影,或者不过在远处扫了一眼,从此之后,绝不会站在一汪清水的旁边,也不再梳妆打扮。原本顾影自怜的,忽然变得自惭形秽起来;喜欢抛媚眼的,喜欢扭腰肢的。喜欢发嗲音的,顿时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即便是翠花楼的头牌,这时候却也像修女姑子似的低眉垂目,仿佛看破了红尘。

    这还好说,如果它们的老公的眼光中的某一个光子无意中落到了道美的身上,或者仅仅在上面擦一下,或者轻轻的碰一下就弹回来,或者在周围的kōng qì 中停留片刻,那三魂六魄即刻就会被拽了过去。那张臭皮囊绝难挽留下它们。仿佛那儿才是它们应该呆的地方。据说,道美必须每天洗一次澡,将粘附在身上的那些魂魄洗下去,如果隔得时间长了。那魂魄积得太厚。就很难洗去了。裹在身上极难受,还得反复搓洗,才能洗得下去。或者交给食人鱼啃咬一番。将那些小鱼的肚子填饱了,身上也轻松多了,但是这种方法只用于积得有了非常厚的厚度才可以使用,否则,小鱼嫌那些魂魄太脏太臭,专拣干净的地方啃咬,一旦咬破了,那后果就会不堪设想,那些魂魄就会拼命的往伤口里钻,撑大了伤口好说,关键是想将它们清理出去,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吃巴豆就能处理掉。”一位医者说。

    “那不是泻药吗?受得了吗?”道美说。

    “正常情况下,一颗巴豆就会让庞大的短脚畸龙腹泻的受不了,肛门一天都不会闭合;但是这巴豆却有指向性,专门攻击秽物的,秽物攻击完毕如果还有余力,才向身体的其它部分发起攻击,当它们发现了那些魂魄之后,就会全力攻击,自然无暇干别的了,由于那些魂魄本来就无形,所以并不像腹泻那样弄得哪儿都是秽物,不过放几个响屁就什么都解决了。”

    道美觉得有意思,便问道:

    “这药量如何控制呢?”

    那医者思考片刻,便说道:

    “魂魄有大小,力量有强弱,密度有轻重,粘附有松紧,时间有长短,那巴豆的大小不一样,生长不一样,熟度不一样,服用方法不一样,效用也不同。但是数量越多,误差就会越小,一般情况下,清理那一魂一魄,一颗巴豆足矣,算一算,有多少魂魄,就服用多少巴豆好了。”

    “还是不用这种方法吧。”道美笑着说。

    “何也?”那医者莫名其妙。

    “jiù shì 把片色部落的所有土地都种上巴豆,那些收获的巴豆都让我来支配,恐怕也远远的不够,更何况,我dān xīn ,一次不能除尽,恐怕有了耐药性,就连巴豆也不能把它们怎么样的。”

    那医者笑着摇摇头,说道:

    “还有一种方法,理论上行得通,却是没有过临床实践的。”

    “什么方法?洗耳恭听。”那道美说道。

    “肚子里养些蛔虫,随进随吃,就可以避免那些魂魄在体内蓄积起来。”医者说道。

    “那倒也是一种好bàn fǎ ,可以试一试的。”道美说道。

    “但是,因为没有过临床试验,不能判断那蛔虫会不会将那些魂魄给吃掉,或许,它们不认识这些东西,不敢将其吃下,也未可知。”

    “虽然是秽物,但是那东西表面上也是很好看的,想必那些蛔虫也不会讨厌吧。”道美笑着说道。

    “那倒未必,”医者说,“那蛔虫虽然长期在肚子里,不见天日,但是也是见过世面的,山珍海味,什么没有尝过,饱食终日,何曾饿过肚子?肚子里实在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的时候,便趴在肠子上吸食肠子上的油脂。因此,那些蛔虫吃东西往往是很挑剔的,不熟悉的东西,往往会视而不见,或者浅尝辄止,它们知道,外表好看的东西,未必就好,就像那蘑菇,颜色越鲜艳,外表越漂亮,毒性越强,所以,好看的东西,它们未必喜欢,再说了,那肚子里也是暗无天日的地方,那蛔虫也一直是在暗箱操作,悄悄的揩油而已,对于外表好看的东西,自然不去特别关注的。”

    “原来如此,看来此路也是不通的啊。”道美笑着说。

    “那倒未必,常言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何也,水土异也。这蛔虫也因为在不同的恐龙的肚子里,习性大不一样,在官员土豪的肚子里,好东西见得多了,自然挑剔;在bǎi xìng 的肚子里,不过粗茶淡饭,填饱肚子为原则;住在爱玩者的肚子里便活泼,在抑郁者的肚子里便文静;那龙诙谐,蛔虫自然顽皮;那龙善良,蛔虫自然乐施。”

    “您说的不无道理,可是要想消灭那些魂魄,到底需要什么蛔虫呢?”道美点点头,说道。

    “那些食色成性者,单恋者,色疯者,窥阴癖者,喜欢偷拍别人洗澡者。”医者说道。未完待续……)

    ps:  “那倒未必,常言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何也,水土异也。这蛔虫也因为在不同的恐龙的肚子里,习性大不一样,在官员土豪的肚子里,好东西见得多了,自然挑剔;在bǎi xìng 的肚子里,不过粗茶淡饭,填饱肚子为原则;住在爱玩者的肚子里便活泼,在抑郁者的肚子里便文静;那龙诙谐,蛔虫自然顽皮;那龙善良,蛔虫自然乐施。”

    《我本是龙最新章节精彩片段先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