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二百六十八回 智者之光
    “喂,智者……”

    我突然听到一个很高的声音向我这边喊过来,我四下里看,我的旁边实在没有其他人,我就向那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那是一个极高大的身影,到底有多大,我不上来,你知道珠穆朗玛峰那座山峰吗?知道就好,能有个参照,我告诉你,那座山峰没有这位巨人的脚脖子高。你问我他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我想用某地的方言告诉你:“我知不道。”

    不是我要故弄玄虚,因为他太大了,我要把他全部看完,看清楚,估计一两是看不完的,而且即使看完,我还得把那些影像全部在脑子里组合一下,才能得到整体印象,那将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我看到一根鼻毛,比我见到的最粗的榕树还要粗,我想如果剪下一截来,从一面挖空,可以做一艘大船,我可以坐上它来周游世界了。

    “喂,智者。”那位巨人又话了。

    我知道这就是上帝,虽然我并没有见过上帝,但是我一猜就是他,只有他有这么大,我前面介绍过上帝造山的传,地球上的山的都是上帝造出来的,版本很多,我不知道复述哪个版本的好,最好的版本就是上帝为了制服风魔,从地球的另一面抠上沙土撵着风魔打,于是就形成了现在的山峰。具体的情况您可以回到“第四十九回上帝造山”那一回里详细的了解一下,您知道。我向来是惜墨如金的,能用一句话清楚的绝不用第二句话,能用两句话清楚的,绝不用第三句话,能用三句话清楚的,绝不用第四句话,依此类推,四以上的数字我不太敏感,所以我就不了。

    我想的不是这些,我要的是。我从四下里看。并没有看到智者的影子,我是很崇拜智者的,他们往往很厉害的,而且话往往很雷人。在我的印象中。唯有高考作文的出题者堪称智者。如果他们和一个国王或者将军或者一个土豪一起走在沙漠里,最后死去的肯定是国王或者将军或者土豪,我想这些智者。不管放到哪里,足能抵得上五个师的兵力,我很想跟美国总统一声,将他们派往中东的海豹部队撤回来,把我们的这些智者都派上去,一定能将伊斯兰国给灭掉的。

    “智者,你怎么不话?”那上帝又开口了。

    我再一次向四下里看,确定没有高考作文的出题者,便诚惶诚恐的:

    “尊敬的上帝,您在跟我话吗?”

    “当然了,智者。”上帝笑着。

    “我不是智者,高考作文的出题者才是智者,他们比国王、将军和土豪都厉害,他们简直就是两条腿的骆驼。”我道,因为我实在不敢跟这个称呼挂钩,那是我望尘莫及的。

    上帝哈哈大笑,那笑声如江河澎湃,响声震,很长时间才停了下来。

    “你的那本《我本是龙》我看了,不仅想象力丰富,而且见解独到,有些还是机,这些东西本来我准备五千万年之后再公布不迟,没想到让你提前给泄露了……”

    我吓了一跳,我的那些东西都是发自内心的,有些东西我认为不过是我一时兴起杜撰而已,觉得是在欺骗读者,没想到上帝对此却很感兴趣,还什么机,看来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真的。

    但是,我仔细一想,突然就不害怕了,便道:

    “我能泄露多少机,那精品频道的那些书,大部分都是修仙的,他们泄露的机才多呢。”

    没想到,上帝再一次笑了起来,笑的时间更长,而且我看着上帝好像笑弯了腰,笑得直咳嗽。

    我愕然了,便道:

    “那些作者都是大神,不归您管吗?”

    我不敢提起他们想逆的事情,恐怕上帝对他们不利。没想到,上帝这次却生气了,便道:

    “智者,你能不能不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搪塞我,你是不是认为我也是个傻瓜呢?”

    我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我将我最敬佩的两类人报了上去,没想到上帝却是这样的反应。不过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上帝不过是给我戴个高帽哄哄我罢了,于是,我道:

    “你所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他们红得发紫,而且门庭若市,而我却是黑得发紫,并且门可罗雀,即便罗得几只雀,也大多是没毛之雀。这怎么理解?”

    上帝嘿嘿的笑了,便道:

    “这是现实,不归我管,我只管过去,未来,和虚幻,你的没毛之雀是什么意思?”

    看来上帝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只好解释道:

    “它们或许原本就没有毛,自然无毛可拔;有的在大神那儿把毛都扒光了,飞到我这儿变成了裸鸟,也就没毛可拔了;有的虽然羽翼丰满,无奈那毛根扎得太深,毛囊又紧,拔一根毛会牵动全身都疼痛不止,尤其那心脏甚至会滴血,它们一毛不拔我也是理解的。它们都是没毛之雀。我不理解,它们一飞到大神那儿就像七月初七,一飞到我这儿就像七月初八了。”

    上帝嘿嘿的笑着,:

    “这些鸟事也不归我管,要不你找找鸟叔反映一下?”

    “那个鸟叔你让他干嚎几句还行,怎么求他办事呢?”我狂吼道。

    我突然想起了某年高考作文提示语中一位智者与上帝的谈话,于是便道:

    “一亿年对您来意味着什么呢?”

    “一秒而已。”上帝道。

    上帝果然这样了,我再一次佩服那些高考作文出题者,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智者,如果我能见到他们,我一定会对他们顶礼膜拜,三跪九叩的。

    我再一次按照智者的话道:

    “那一亿元对您来意味着什么呢?”

    “一分钱而已。”上帝道。

    “那就给我打赏一分钱吧。”我欣喜若狂的道。

    “现在不行,”上帝道,“那一分钱我还准备掰开两半花呢,等我掰开以后再打赏给你吧,反正我也是你的铁杆粉丝。”

    我知道这上帝是没有指望的,他掰这一分钱需要一亿年的,我等不起,但是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昨日刚刚翻看过粉丝榜,那里根本就没有上帝的名字,就连赠送章节后显示的粉丝值为零的名单里,也找不到上帝的名字。

    于是我问道:“我的粉丝榜里怎么没有您的名字?”

    那上帝嘿嘿的笑着,:

    “对不起,智者,我是在盗版站里看的。”

    啊,我的上帝,原来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