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二百九十八回 美蝶恋花
    蛹的身体通常情况是不动的,除非你非要挠它,但它的内里却正在进行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看似毫不起眼的虫族,每一个都有一个飞天的梦,这足以让我们这些庞然大物汗颜,与这些小虫相比,我们成了鼠目寸光者、饱食终日者、胸无大志者。

    成为蛹,预示着虫族的飞天梦将逐渐变为现实,在孕育了一个或短或长的周期之后,丑陋的蛹壳破裂,一个美丽的蝴蝶脱壳而出,或娇艳欲滴,或略微丑陋。如果外表不算很重要的话,那么它们的生存空间却发生了重大变化,就足以让我们叹服了。原来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现在悠悠然看层林尽染,万山红遍;原来数十条腿齐上阵,一天爬不上一棵树,现在不过片刻之间,翩翩飞过万紫千红。起舞弄清影,如仙似幻,羡死天下龙。

    我的那只奋蛹夺魁之后,我没有将它吃掉。因为它给我带来的快乐远胜于吃掉它的乐趣,虽然历来功臣多没有好下场。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可以共苦,而不可以同甘。历来如此,见怪不怪。但是我的奋蛹例外,我将它视为我的朋友,我的战士,我的梦想。既然他bāng zhù 我实现了冠军的梦想,我也一定会让它实现它的飞天梦的。尽管它不会说话,只会摆动那个螺旋形的尾巴。但我明白,它丑陋的壳里,却藏着一颗伟大的心,这颗心,足以装得下整个森林。

    我如果再把它变回挠才动的状态,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也不是不可能。主要是时间上不允许,同时我也不想再耗它的体力,那一天的bǐ sài 已经让它累坏了,如果再让它摆动的话,我dān xīn 它会累死,再没有精力去实现它飞天的梦想了。

    于是,我把它交给了我的那几葫芦蜜蜂小朋友,让它们bāng zhù 我为我的这位功臣按摩身体,让它舒舒坦坦的躺在葫芦里,等待它最辉煌时刻的到来。

    两天之后。一个美丽的蝴蝶破壳而出。两对美丽的翅膀上鬼斧神工般的展示着神奇美妙的图案。我不能理解,一个丑陋的虫子,哪来的这巨大的能量,jīng guò 自己的不懈努力会实现如此大的梦想。使自己的虫生如此美丽。不由的使我惊叹不已。

    说不理解。是因为它的梦想太大太高,不鸣则已,鸣则惊人;不飞则已。飞则冲天。说不理解,是因为它的跨越太大,由一条丑陋不堪、寸步难行的虫子,一跃成为艳丽非常、一飞冲天的蝴蝶。说不理解,是因为它地位升得太快,原本踩死一条虫子,如踩死一只蝼蚁,而现在高高在上,须仰望才见。

    但是我又能够理解,你见过它锲而不舍的上树的情景吗?你见过它钻之弥坚的钻研树皮或水果的精神吗?你见过坚硬的核桃里面虫子的身影吗?

    知道这一切,你就会明白,要想变成蝴蝶,绝不是有一个梦就行了,它需要奋斗,奋斗,再奋斗。

    我的奋蛹变成了一个非常美丽的蝴蝶,有多美,我说不上来,假如你抓来一千只世界上最美丽的蝴蝶,将它们的优点萃取出来,与我的奋蝶相比,不及千分之一,如果你把世界上所有种类的动物中每一种选出最美丽的一个,然后都聚集到这里,来欣赏我的这只奋蝶,我以为它们中的一多半都回不去了,它们会羞愧而死,剩下的一小半绝大部分会得了抑郁症,虽生犹死。

    如果你说我说得有些夸张,这一点我承认,这是因为我的表述能力有限,我没有能够把我的奋蝶的优点尽数展示出来,极度贬低了它,其实它的美丽远远不止我说的这种程度,它要比我说的至少厉害一千倍以上,至于还上多少,我不清楚,上不封顶吧。

    如果你不相信,那好,你可以亲自来看一看,为了保留证据,我把我的奋蝶画了下来,用木棍在地上画的,画的很好看,胭脂妹妹说,我画的奋蝶比我的真奋蝶要美丽一千倍,我知道她说的话是有些夸张,这里面有百分之九十九是嘲讽我的,你想吧,我的画如果真的比我的奋蝶强一千倍,那至少说明我的画至多只有千分之一和我的奋蝶相像,那还叫什么画像?那真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你想看看我的奋蝶到底是怎么样的,zhè gè 恕我做不到,因为,我没有听过一只蝴蝶能活很多年的,它早已灰飞烟灭了,所以,我实在是无能为力的。你想说,为什么没有把它制作成标本,这样可以随时欣赏,我做不到,因为奋蝶是我的功臣,我不能对它下这样的毒手,不仅是过去,jiù shì 今后,我也绝对不会对有功于我的动物们下毒手的,这是我做龙的原则。

    我的伙伴当中,只有胭脂妹妹见过我的奋蝶,我不想让别的小伙伴们知道,是因为我想保护它的安全,不让他们伤害到它,我唯一的选择是将它放生。

    奋蝶诞生之后,我将它放在了另一个空的葫芦里,里面放了一些蜂蜜,可能是刚刚出生的yuán gù ,肚子里空空如也,所以,它拼命的舔舐着蜂蜜。我看出它吃得相当的起劲,似乎有很多天没有吃饭。不过这是真的,它确实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再加上给我bǐ sài ,整整一天不停的运动,所以力量早已耗尽。所以我非常理解它现在的吃相,尽管它很美丽,但是吃法实在是不文雅,这与它的美丽很有些不相符合,这是它的污点。

    放生的那一天,我约上胭脂妹妹带着我放着奋蝶的葫芦走了很远,走到远离红毛恐龙聚居的区域,然后郑重其事的将奋蝶从葫芦里放出来。虽然我在葫芦上镂空雕刻了一些窟窿,但是里面毕竟是很暗的,所以,奋蝶出来的时候,竟然摇摇摆摆的,或许是突然见到阳光有些刺眼,或者是走了这么长的路,在葫芦里颠簸的有些时间长,所以感到眩晕,不过还好,我没有看到它呕吐,所以,即使眩晕,到底也不是很厉害的吧。

    我把它放到树荫下,不一会儿,它就活泼了起来,在地上试着飞,开始只能飞几尺高,飞着飞着就能飞得很高了,飞到三四米高的时候,大约是飞到与我们的nǎo dài 齐平的时候,奋蝶竟然在我们的nǎo dài 周围盘旋起来,特别是胭脂妹妹的面部流连,迟迟不肯飞走。

    我说:“走吧,奋蝶,蓝天是你的梦想,花朵是你的家园,自由是你的天性,我们虽然也舍不得你,但是,我……”

    我不能再说了,因为我的眼泪早就出来了,我想如果我再说,我就会带着哭音的。

    但是奋蝶始终不愿意飞走,时而在胭脂妹妹的面前飞舞,时而停歇在她的身上,我们走,它也跟着我们走,我们停下,它也会停下来。

    我不知道它是留恋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是为胭脂妹妹的美貌诱惑,总之,它不愿意走,赶也赶不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