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零一回 我的奋蝶
    多情自古伤离别。

    往事不堪回首。

    “哥哥,你看……”朱顶红妹妹的声音dǎ duàn 了我的思绪。

    我从遥远的回忆中回到了现实。我知道朱顶红妹妹让我看什么,jiù shì 那六棱虫变成的蛹。其实,我一直盯着呢,不过刚才走了一会儿神而已。

    “怎么了?”我回过神来,看看朱顶红,她正一脸专注的盯着刚刚变成的蛹。

    “它好像要化蛹成蝶了。”朱顶红妹妹没有抬头,喃喃的说道。

    “不可能,化蛹成蝶是需要很多天的,它不可能这么快变成蝴蝶的。”我说道。这一点,我是最有发言权的。

    我正想把蛹的生长周期详细的讲述给她听,也算做一次科普活动,不曾想,她摆摆爪子,让我安静,然后,她低声的说道:

    “它真要破茧而出了。”

    不错,那蛹的头部裂开了一道缝,一道极其细小的缝,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这之后,有一段时间,那缝隙是不动的。

    我知道,里面的蝴蝶将蛹壳顶破是费了很大的lì qì 的。所以,它暂时是休息一会儿的,好养足了精神来个一鼓作气的破茧成蝶。

    果然,不一会儿,那缝隙开始逐渐变宽、变长,到后来,几乎辐射到全身,我们可以透过缝隙,看到里面折叠的彩色的翅膀。

    然后,那身体开始一点点的往出挤,开始是头部和一部分翅膀。然后出来两条前腿,休息一会儿,jì xù 拼命的往出挤。

    那翅膀却是皱巴巴的,仿佛睡觉的时候身底压着的几片树叶似的,不过,从褶皱的翅膀中也能看出复杂多彩的图案,而且翅膀也很大,可见,这应该是一个珍贵的美丽的蝴蝶。

    那身体也显得极为柔弱,从茧壳中出来显得非常吃力。每挪出一点点都要耗费很大的精力似的。特别是那硬硬的壳,有可能会划伤翅膀,所以,蝴蝶的出世是那样的缓慢而小心翼翼。

    牡丹等不及了。要过去帮忙。被我制止了。

    “你这样做会害了它的。”我说。

    “为什么?”牡丹一脸yí huò 。“我想bāng zhù 它把那个讨厌的壳给弄掉。”

    我没有说话,看看桃红阿姨,桃红阿姨说道:

    “我虽然不清楚这蝴蝶出壳是怎么样的。但是我清楚我们红毛恐龙,小恐龙从蛋壳里出来的时候是不能够帮忙的,必须他自己顶开蛋壳,然后从里面爬出来才行,否则,是很难成活的,即使成活了,也会体弱多病的。”

    牡丹似乎明白了什么道理,喃喃的说道:

    “看来很多事情还是要自力更生的。”

    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儿,那只蝴蝶却不紧不慢的从茧壳里爬了出来,抖抖身子,在地上慢慢的走着,翅膀也逐渐的舒展开来……

    “哇,这么美丽……”朱顶红惊讶的叫起来。

    桃红阿姨也说道: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蝴蝶。”

    牡丹要过去抓,被我制止了。因为这只蝴蝶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那ó yàng 竟然是如此的熟悉。

    “这不是我的奋蝶吗?”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我的奋蝶落在花丛中的形象,那形态,花纹,大小,就连走路的姿态也一模一样。

    是的,jiù shì 我的奋蝶,我的心里yī zhèn 惊喜,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在今天还能见到我的奋蝶,它会jīng guò 转世又来到我的身边。

    或许,它早知道我要jīng guò 这里,在这儿已经等了我很久,所以,当我们一来到这儿的时候,它就当着我们的面从树上跳下来,也不怕摔伤了身体,然后闪电般的完成了由幼虫到蛹,再到成虫的过程,zhè gè 过程对于别的虫子来说,需要十几天的时间,而对于它来说,仅仅是用了片刻的时间。

    “奋蝶,我的奋蝶……”我情不自禁的喊起来。

    那蝴蝶仿佛听懂了我的话,zhè gè 时候,那翅膀也完全舒展了,只见它对着我飞了过来,在我面前飞舞起来,不肯离开半点。

    我能看到它的两个触角不断地颤动着,我知道这是它jī dòng 的biǎo xiàn ,当初的奋蝶jiù shì 这样。

    当然,我还不敢肯定它到底是不是我的奋蝶,或许,是我们见证了它的出生,所以它以为我们是它的亲戚也未可知,很多动物就有这样的情况,从蛋壳里一出来,第一眼看到谁,就会认为谁是自己的亲妈。即使是一只苍蝇飞过,它也会以为那只苍蝇是自己的亲妈。这只蝴蝶或许也不例外,它第一眼看到的也许是我,所以,它会biǎo xiàn 出对我的信任和亲热。

    我还需要试探一下,看看它是不是我的奋蝶,于是,我对着它说道:

    “奋蝶,请落到我的右前爪上吧。”

    说完之后,我将自己的右前爪伸出来,我看看这只蝴蝶有没有fǎn yīng 。

    没想到,这只蝴蝶竟然腾空而起,一下子高飞了几米多,又在空中转了几个圈。

    “哥哥,看来这不是你的奋蝶啊。”牡丹说道。

    牡丹话音未落,只见那只蝴蝶突然俯冲直下,直向我这边冲过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它刚刚出生,身体还很虚弱,经不起如此大强度的运动,所以从上面掉下来,我赶忙伸出我的右前爪来,我dān xīn 它会撞伤的。

    我刚刚伸出前爪,那蝴蝶径直向我的前爪冲过来,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右前爪上,那六只脚落下去的一瞬间,爪心里有一种淡淡的痒痒的感觉,很舒服的,它毕竟身体轻,没有多大的力量。

    “是奋蝶。”大家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的心情实在难以平静,这确实是我的奋蝶无疑,但我还是想jì xù 试探它一下,同时,也让它跟我的这几位伙伴们熟悉一下,于是,我对它说道:

    “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奋蝶,请你在它们每个恐龙面前飞几圈,它们也就成了你的朋友。”

    那蝴蝶听了,触角不停的颤动,却并没有想飞的意思,我不知道它听懂了没有,或许,刚才的所有动作都是巧合而已,或许,是这只蝴蝶勾起了我对奋蝶的思念,我过分的夸大了蝴蝶的智力,不切shí jì 的想象它jiù shì 我的奋蝶。

    这是我的奋蝶吗?它会按照我的指示飞吗?我们下回再谈,不见不散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