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零二回 两只蝴蝶
    我仔细的端详着站在我爪心里的蝴蝶,搜索着我的记忆,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与我的奋蝶一模一样,几乎不差毫分。

    也许,这算不了什么,或许很多的蝴蝶都一样,同一个品种的蝴蝶应该是有很多,这里距喃喃部落本来就不远,所以,它们是同一个品种也未可知,虽然,这个蝴蝶的幼虫是六棱体的,而我的奋蝶的幼虫是圆柱形的,但是,它有可能是因为受到了这棵六棱果树的影响而已,它的本质或许并没有什么变化。

    不管它是不是奋蝶,我都很喜欢它,因为从它的身上我找回了那段美好的回忆,我仍然会把它作为我的朋友,绝不会伤害它,于是我对它道:

    “蝴蝶,既然你不是奋蝶,就请你飞走吧,飞向蓝吧,飞向花丛吧,飞向自由的世界吧。”

    那蝴蝶好像听懂了我的话,果然从我的爪心里腾空而起,我的爪心里能感受到它起飞时用力的蹬了一下,当然了,那力量是极为轻微的。

    我的心情很是微妙,既希望它离开,飞到自由的空间去,又有些不舍得,仿佛我们已经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蝴蝶向远处飞去,我们看着它逐渐远去,直到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我们的目光都没有离开,刚才的情景如梦幻一般,谁都不愿意打破它。

    但是,我们终究是要回到现实中来的。

    “桃红阿姨,孩子们。”我道,“我们该向六棱果树示爱了。”

    我没有忘记了我们停留在这儿的目的,不是观看六棱虫如何变为蝴蝶,而是向六棱果树讨要果实的,为了获得六棱果树的好感,我没有使用讨要或索取之类的词语,而是用了示爱这个词,当然,这也不是凭空而来,因为按照浅红将军教我们的口诀。我们要向六棱果树喊“六棱果。我爱你”,才行。

    “哥哥,这蝴蝶太好看了,比朱顶红妹妹还好看呢。”牡丹意犹未尽。很不情愿的掉过头来。

    “确实很好看。”桃红阿姨也。“我活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蝴蝶啊。”

    “哥哥,你的奋蝶是怎么回事啊?”牡丹问道。

    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他们讲我的奋蝶的故事。之前所描写的奋蝶的故事不过是我心里的回忆,实在没有时间讲出来,因为刚才那六棱虫的变化太快了,大家都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呢,我不能打搅了大家的雅兴。再了,那是极短的时间,三言两语岂能得清楚?而我所回忆的,也不过是脑袋里闪过而已,我也在观察着这只六棱虫的变化呢。

    只有朱顶红妹妹还在盯着远方,对我们的话置若罔闻,女孩嘛,总是这样,她还沉浸在其中呢。

    “妹妹,我们该向六棱果树示爱了。”我道。

    “不要话,”朱顶红向我摆摆爪子,道,“你看,那是什么?”

    循着朱顶红的目光看去,我看到两个黑点正向我们这边飞来。

    两个黑点越来越近,它们的轮廓也渐渐清晰,那不是两只蝴蝶吗?我的心里一喜,我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朱顶红的话,也吸引了桃红阿姨和牡丹,他们两个也向那个方向看去。

    雅也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里,嘴里不再叽里咕噜,看来,它也对蝴蝶产生了兴趣。

    很快的,两只蝴蝶飞到了跟前,它们分别飞到了牡丹、朱顶红、桃红阿姨和雅的面前,在他们面前翩翩起舞。两只蝴蝶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高忽低,忽快忽慢,时而同时扇动翅膀,摆出相同的姿态,时而又略有不同,错开了节奏,配合得极为和谐,可谓恰到好处。

    我们都屏着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两只蝴蝶,它们的形态非常相近,看起来是属于同一个品种的蝴蝶,颜色和图案都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只是一个稍大些,显得更强壮一点而已。

    在他们面前飞舞完毕,两只蝴蝶向我飞来,我再一次伸出右前爪,那两只蝴蝶几乎同时落到我的爪心里,可能刚才飞得太久,跳舞太用力了,我看见它们的身体有些发抖,尤其是那一对触角动得更是厉害。

    它们的翅膀现在是并在一起举在背上的,在我爪心上站稳之后,我看见它们分别用触角互相碰碰,我知道它们这是在交流,我屏息观看,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它们,片刻之后,它们在我的爪心里站成了一排,忽然的同时将最后的一对腿抬高,最前面的两条腿弯曲,整个身体包括翅膀都向前倾。这样连做了三次,才停了下来,然后并排站直,似乎在等待我发号施令。

    我知道它们在向我施礼,我不知道这两东西还懂得跪拜礼,而且做的是如此的庄重,或许,它们并不懂得红毛恐龙有跪拜之礼,但是它们之间最高的礼节就是跪拜也未可知的。

    我有时候想,我们总以为我们红毛恐龙是世间最聪明的动物,总以为我们的一些行为或做法是有别于其它动物的,比它们会高级一些,但是事实证明,我们会做的事情,其它动物也能做,甚至做的更好,有些事情我们做不来,但是它们却能做的很好。就比如这两只蝴蝶,它们像我们红毛恐龙一样行跪拜之礼,并且能够听得懂我们的语言。而我们,除了红毛恐龙的语言之外,什么动物的语言都听不懂的。

    雅和我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它一直能够听得懂我们的话,而我们,只知道她在叽里咕噜。了什么,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也许,当我们自大的以为我们是世界的主宰,我们最聪明的时候,那些聪明的动物,或者正在嘲笑我们的狂妄,我们的无知,嘲笑我们以武力和野蛮征服了这个世界,在它们心里,看待我们或许就像短脚畸龙在我们心里那样令人讨厌。

    这是一定的,我想。所以,如果有一我的能力能够影响很多的红毛恐龙,那么我一定会让他们改变很多,使下的动物真正从心底里佩服我们红毛恐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