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零七回 大梦初醒
    奋妹和发哥生于斯,长于斯,自然知道这六棱神果的神奇,只是它们不会说话,没法将我提醒,刚才乐的跳舞,或者就是提醒我,让它们也尝一尝神果的滋味。

    因此,当我向它们一说话,它们马上就明白了,箭一般的冲向了神果,在没有飞过去的时候,舌头便伸出来了,以争取最短的时间能够吃到神果。

    那奋妹速的冲向了牡丹右爪子里所持的一小块六棱神果,到了跟前的时候,翻了个跟头,便成为翅膀朝下,腿朝上,然后吃力的慢慢的向神果靠近,触角不断地摆动着,腿往回收,舌头伸得长,选择了一滴汁液,往上一碰,我看到蝴蝶的身体震动了一下,一对翅膀却停止了扇动,甚至并了起来,然后,便像一枚树叶似的从上面直掉下来,桃红阿姨赶跑过去将其接在自己的爪心里。

    虽然身体轻盈,但是这样掉下去,轻则折翅,重则会有生命危险,那五脏六腑会摔成杂碎的,因为我们红毛恐龙是大型动物,从牡丹的爪子的高度往下掉,将近有三米,所以,那伤害自然是不可小觑的。

    奋妹自然是有惊险,有我和桃红阿姨呵护着,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我悬着的一颗心可以落到肚子里去的。

    但是,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便++把目光迅速的移向了朱顶红,不看不要紧,那里却是十万火急。

    那发哥一动不动的站在六棱神果上,忘情的舔吸着上面的汁液。全然忘了面临的危险,朱顶红拿着神果的爪子却正递向了自己的嘴边,而,发哥,就停留在上边。

    “发哥……”我焦急的大喊一声,我想跑过去,将发哥救下来,但是哪能呢,尽管我之前救朱顶红的时候,是如此的神速。但是。这个时候,需要的速度是那一次的若干倍。

    至于多少倍,我说不上来,反正。我是过不去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发哥命丧于朱顶红口中。

    可怜我的奋蝶。刚刚婚,马上面临守寡。

    但是,这能怪谁?

    都怨那发哥过于贪婪。把我的嘱咐当成了耳旁风,还是奋妹听我的话,照我的话做了,安全的离开了危险之地。

    因为我切身体会到,品尝了神果之后,自然就会神往,全然不知身边的一切,我不让它们接触神果,就是让它们不要在神果上停留,浅尝辄止,因为倒过来吃,即使进入幻觉,也可以马上掉下来,掉到地上,不至于被牡丹和朱顶红给吃到肚子里去。

    但是发哥却没有很好的听我的话,或者它没有找到很好的角度,奈之下便去上面舔了一口,没想到这一下子就足以使它沉醉,将它带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就在我处于绝望的边缘的时候,只见落在桃红阿姨爪心里的奋妹突然跃起,奋不顾身的向发哥冲过去,我惊得“呀”的叫了一声。

    这个时候,朱顶红已经将神果放到嘴里,上下牙齿已经碰到了神果,口中的空间开始由大变小,我很担心,我的奋蝶救夫不成反搭上了卿卿性命,那我这一生,也难以原谅自己的。

    说时迟,那时,奋妹若离弦之箭似的从朱顶红嘴里穿行而过,在发哥身上狠狠地撞击了一下,那发哥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从朱顶红的嘴边坠落下来。

    须臾之间,奋妹也像醉了一般的直坠下来,我想,它有可能是通过这一撞,把脑袋给撞晕了,或者是再一次受到神果的感染,因为,朱顶红的嘴里有足够的浓度将其熏醉,这次龙口取食般的救命,本身就存在这极大的风险。

    还好,这一次真是有惊险。

    奋蝶、发哥安然的降落在了小雅的身上,这次多亏了小雅,她看到事情不妙,便在奋蝶飞出去的一刹那间,就腾空而起,飞到了朱顶红的下巴底下,专等奋妹和发哥从朱顶红的口里掉下来。

    牡丹和奋妹醒过来之后,大家谈起吃神果的体验,都是惊叹不已,没有想到千年神果竟然有如此奇效,真是匪夷所思啊。

    桃红阿姨说起奋妹和发哥的惊魂一刻,唏嘘不止,牡丹和朱顶红是睁大了眼睛,因为他们对这些事情一点都不知晓,牡丹甚至不知道我问他奋妹和发哥能不能享用神果的事情。他惊讶的问道:

    “哥哥怎么会问我呢?我怎么会知道奋妹和发哥是不是有仙风道骨呢?”

    “你当时不是大彻大悟了吗?”我笑着说道。

    牡丹也笑了,说道:

    “当时,我确实觉得自己所不知,所不晓,能够洞察天下,您向我询问的内容,虽然现在不曾记得,但是当时一定是像明镜似的。”

    小雅高兴的叽里咕噜起来,朱顶红还时不时的沉浸在刚才的情境之中,不肯回到现实中来。

    奋妹和发哥也渐渐的苏醒过来。

    首先醒过来的是奋妹。一醒来,它便迅速的爬到发哥的身边,用自己的触角触碰发哥的触角,用自己的小脸去贴近发哥的脸,不住地摩擦,又用自己最前面的两只腿不断地拨弄着发哥,显得极为着急。

    朱顶红看着急了,不再沉迷在自我的情景中,我从她的眼神中能感觉到她有些自责,但是,这又怎么能够怨她呢?何况,也没有怨的必要啊。

    那发哥因为贪吃了几口,醉的程度自然比奋妹厉害,过一会儿肯定会醒来的,因为我确信它既没有被朱顶红妹妹咬伤,没有摔伤,所以,大可不必着急的,因此,当朱顶红妹妹急着过去要帮忙的时候,我拦住她了。

    但是,奋妹却显得异常着急,它看到发哥醒不过来,急得团团转,一会将触角放在发哥的胸部,我想那一定是听听心脏是否还在跳动,一会儿又和发哥嘴对着嘴,我看见它的腹部一张一吸的,我知道,那是它在做辅助呼吸的。

    好一个奋蝶,懂得还蛮多的啊。

    不知道发哥能不能醒过来,但是奋蝶刚才的一系列举动,早把朱顶红感动得热泪盈眶了。未完待续……)